1

看我抓一把中藥,服下一貼驕傲:他們這樣把中醫藥帶到海外

看我抓一把中藥,服下一貼驕傲:他們這樣把中醫藥帶到海外
2021/04/24

“馬錢子 決明子;
蒼耳子 還有蓮子;
黃藥子 苦豆子……”

這些中藥的名字,你是否耳熟能詳?

十五年前,周傑倫用一曲《本草綱目》唱出了中華民族對於傳統醫學的傳承和自信;

今天,在世界的各個角落,依然有很多可愛的人,胸懷濟世之志,不斷孜孜以求,把凝聚著神秘的東方智慧的中醫藥介紹給大家。

來自北京的他,讓日本患者瞭解中國針灸的了不起

“太不可思議了,我的味覺回來了!”一位剛剛從“精誠堂”治療完的患者如是說。這是一名在日本醫院檢查了多次、吃了多種藥,卻始終沒有找回味覺的患者。她來到這裡,只針灸治療了幾次,就逐漸恢復了味覺。

圖為賀偉現場用“火針”為患者義治演示

“精誠堂”的主人名叫賀偉,來自中國北京,是世界級和國家級雙項非遺傳承人已故國醫大師賀普仁的幼子,研習針灸技藝數十年,深諳“賀氏針灸”精髓。

1989年,賀偉懷揣“在日本傳播中國針灸”的夢想,隻身來到日本。經過三年的學習,他取得了在日針灸行醫的許可,並以“大醫精誠”作為座右銘,將自己的治療院命名為“精誠堂”。

20年前開業的時候,“精誠堂”的病人寥寥無幾。經過賀偉不懈的努力和患者之間的口口相傳,目前這裡每天要接待很多從日本各地,甚至從海外慕名而來的病人。

“很多日本患者通過‘輕巧’的針灸治療,取得明顯治療效果,這讓他們瞭解到了中國針灸的了不起。”賀偉表示。

在給病人治療的過程中,賀偉也在不斷地向他們介紹中國,通過宣傳傳統中醫針灸博大精深的理論,促進中日兩國普通民眾相互瞭解與理解,他常說,“這也許就是我的使命吧。”

很多日本病人表示,他們通過賀大夫看到了一個跟一些媒體宣傳中不一樣的中國,大大改變了對中國的印象。

哈薩克留學生李恩典:在家鄉當“郎中”

穆罕默德•柳什林的中醫診所在家鄉出了名,每年寒暑假回到阿拉木圖,找他問診的患者絡繹不絕。

這個26歲哈薩克留學生,中文名叫李恩典,在陝西中醫藥大學針灸推拿專業讀研一。5年前,還在該校讀大二的他,就開設了自己的中醫診所,現在已經名聲在外。

圖為李恩典展示自己獲得的獎牌獎狀。

“刮痧火罐、針灸推拿在我的家鄉特別受歡迎,這些中醫療法對一些日常病症療效顯著,甚至立竿見影。找我看病的患者很多,尤其是在冬天。”李恩典說。

近年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傳統醫學服務貿易悄然興起,並形成了一定的規模。隨著中醫藥對外交流與合作工作的推進,中醫理念越來越受到國際社會的認同,越來越多的留學生來華學習中醫。

在李恩典來中國之前,他的親友並不認可中醫。寒暑假回家,他用所學的中醫知識對患有頸椎病、腰病的家人進行推拿治療,逐漸改變了親友們的觀念。

“這次疫情發生後,阿拉木圖市政府、哈薩克陝西村村民,都讓我從中國往回寄中草藥,如連花清瘟膠囊等。”和許多在華學中醫的留學生一樣,李恩典相信中醫藥走向國際的速度會越來越快,影響也會越來越大。

中國醫生當“外教”:讓中醫在貝南“生根發芽”

“在非洲國家貝南,當地人民把醫療隊員手中的銀針稱作‘神奇之針’”,中國(寧夏)第24批援貝南醫療隊隊員周淑鳳說。

貝南位於西非中南部,氣候濕熱,加之當地民眾習慣用頭部頂重物,腰、頸椎病成為了當地的常見病,而這些病症可通過中醫治療得到有效改善。

2019年12月15日,中國(寧夏)第24批援貝南醫療隊抵達貝南,開展醫療援助工作。援助期間,醫療隊開展按摩、拔罐、針灸等診療活動1300餘人次,為當地民眾治癒疾病、緩解疼痛。

在一年多的時間裡,中國醫師用精湛的醫術和高尚的醫德贏得了貝南民眾的尊重,也讓中醫在當地“生根發芽”。

田彤向貝南學員講解針灸穴位。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醫療隊員們還發揮各自在中醫領域的專長,向當地的理療師教授拔罐、按摩及針灸等中醫技術。

對於針灸,貝南醫生起初並不敢動手操作,為了消除他們對針灸的恐懼,醫療隊隊員在為病人進行針灸治療時,會讓他們在一旁觀看。當貝南醫生看到細長的銀針進入人體還能治好病後,感覺非常不可思議,產生了極大的學習興趣。

“為了讓貝南醫生更好地上手,我們手把手地為他們示範。”醫療隊總隊長田彤說,他們還會用針灸穴位模型為學員講解針灸技法,加深學員對針灸穴位的記憶。如今,接受中醫培訓的貝南醫生已可以開展簡單的按摩、拔罐、針灸治療。

匈牙利中醫師陳震:30多年前栽培的樹苗,如今結出了果子

在海外,由於語言不通、去當地醫院看病流程不熟等現實障礙,中醫藥成為了同胞們防疫抗疫的重要依靠。疫情暴發以來,中東歐中醫藥學會會長陳震和團隊一直奮戰在抗疫一線,為許多患者帶去了平安。

疫情剛剛在歐洲暴發時,陳震借鑒古方和中國抗疫經驗,熬煮增強免疫力的湯藥免費向民眾派送;疫情蔓延後,當地許多診所關門避疫,但他所在的匈牙利岐黃中醫藥中心從未停診;為了服務更多患者,中心還開通了線上診療服務,並通過心理疏導排解患者的焦慮和壓力。

陳震接診患者。

據陳震介紹,現在到匈牙利岐黃中醫藥中心問診的當地患者遠多於華人同胞。“中醫藥在匈牙利擁有較好的民眾基礎,這既源於中醫藥過硬的療效,也離不開一代代中醫人紮根當地,日復一日地推廣。”

“我們30多年栽培的樹苗,如今結出了果子。”旅居匈牙利30多年,陳震積極向當地社會推廣中醫藥。他堅持在當地媒體發表介紹中醫的文章,出版中醫藥書籍,把相關術語翻譯成英語和匈牙利語,每年舉行大型義診。在他和同仁的努力下,匈牙利成為歐洲最早為中醫藥立法的國家。

目前,陳震的很多精力都放在新冠康復者身上。這些患者雖然核酸檢測轉陰,但身體尚未完全康復。“希望借助中醫藥的力量讓病人更好地恢復,解除他們的後顧之憂。”

紮根千年的漢方,有別人不知道的力量。

這些帶領中醫藥走向海外的文化傳播使者們,也在用自身的醫術和仁心,不斷增強著當地人民對於古老岐黃之術的信心。

老祖宗的辛苦,我們今天依舊不能輸!

編輯 / 王子明

【巴西華人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