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軍控非裁軍 堅決抵制美國優先

軍控非裁軍 堅決抵制美國優先
2021/09/23

沙祖康日前在中國軍控與裁軍協會20周年紀念大會暨軍控工作座談會發表專題發言,闡述軍控工作的根本目標,指出軍控不等於裁軍,軍控談判需要同時維護國家形象和國家利益。

沙祖康歷任大陸外交部軍控司司長、聯合國副祕書長等,代表中國參與軍控和裁軍領域多項談判。

沙祖康日前在中國軍控與裁軍協會20周年紀念大會暨軍控工作座談會發表專題發言,闡述軍控工作的根本目標,指出軍控不等於裁軍,軍控談判需要同時維護國家形象和國家利益。要堅決抵制在多邊軍控機制中「美國特殊」、「美國優先」風氣,美國若不全面準確執行安理會決議,中國應採取實際行動申明立場,因為「這是美國唯一能夠聽得懂的語言」。

沙祖康認為,全球戰略安全格局正經歷深刻演變,中國軍控和軍事外交工作亟待加強,他有幾點體會:

首先,軍控絕不等於裁軍,軍隊和裝備既不是越多越好,也不是越少越好。裁軍還是擴軍,應由維護國家、地區和世界的和平、安全的需要來決定。把軍事力量維持在適當、必要和足夠的範圍內,這才叫「軍控」。超越這一需要,則應當「裁軍」。

以大家都熟悉的《中程飛彈條約》為例,當時美蘇只想銷毀部署在歐洲的中程飛彈。經中方堅決要求,最終達成歐亞兩洲中導全部銷毀目標。此外,中國在遺留化武談判,堅持須由遺棄國全面負責銷毀,迫使日本承擔銷毀遺棄在華化武法律責任。

沙祖康指出,第二,做好軍控工作必須要由各部門團結:在《全面禁核試條約》談判中,中方兩手都很硬,也妥善處理了條約的禁止範圍、「現場視察」啟動機制、條約生效條款等難點問題。並為中國核子試驗計畫贏得時間。

沙祖康稱,第三,做好軍控工作要審時度勢,開拓創新:比如,無條件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使中國占據了國際道義高地。但今後一段時間,美國將把中國作為主要競爭對手、甚至敵手,此一政策是否可再審視一下,作些微調?

又比如,美國在「飛彈及其技術控制制度」(MTCR)機制內大搞豁免,採取雙重標準,嚴重威脅我戰略安全利益。此外,其他多邊軍控條約,中方都不應該助長「美國特殊」、「美國優先」風氣。比如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等於變相承認美特殊地位,他認為大家都退約,不搞特殊化。朝核問題也是,中方可以宣布,若美國不全面準確地執行安理會決議,中國將採取有關措施。

【巴西華人資訊網】

編輯 / 李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