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化將使吸血蝙蝠北遷美國 可能散播狂犬病

全球暖化造成生態改變又多了一個實例,隨著全球均溫上升,原本活動在中南美洲的吸血蝙蝠(Vampire bat)可能會往北擴散進入美國。新的研究表明,德州和佛羅里達州的部分地區已有吸血蝙蝠的出沒紀錄,而吸血蝙蝠是狂犬病的帶原者。

大眾科學(Popular Science)介紹,吸血蝙蝠是哺乳動物當中,唯一以血液為主食的,牠們可以查覺動物皮膚表面的淺層血管位置,並且識別動物的呼吸狀態,儘量在熟睡時吸血而不被查覺,牠們是用尖銳的犬齒切開動物的靜脈,然後持續舔舐傷口,唾液中有抗凝血的物質,使血液不會乾涸凝固。吸血蝙蝠不是很適應寒冷天氣,牠們生存的極限溫度大約攝氏10度。

其實在幾千年前,北美洲是吸血蝙蝠的家園,科學家在加州、德州、佛州、亞利桑那州等地的都發現過多種的吸血蝙蝠化石,生存年代大約是5000至3萬年前。然而在5000年前,美國南部的冬天變得寒冷,吸血蝙蝠開始向南遷移到中美洲和南美洲,分布北界就在墨西哥。一但隨著全球均溫上升,吸血蝙蝠當然有可能北返,並帶來狂犬病的新變種。

受到吸血蝙蝠吸血的牛隻,很可能因此染上狂犬病。(圖/史密森尼學會)

美國農業部的分子生態學家安東尼.皮亞喬(Antoinette Piaggio)說﹕「吸血蝙蝠在過去5年內,已在不常見的德州發現多次,大約深入30英里內。」他們從幾百隻蝙蝠身上採集了翅膀組織樣本,確定這些蝙蝠已在人口眾多區域出沒,顯見吸血蝙蝠確實已回到美國。

吸血蝙蝠的增加其實與歐洲人在15、 16世紀殖民美洲有關,歐洲殖民者帶來了大量的牲畜,為蝙蝠提供更多的獵物,使牠們數量能夠增加。而且當人們開鑿隧道、公路時,也等於為吸血蝙蝠提供遷移的路徑與溫暖的家園。

安東尼不想把吸血蝙蝠形容成怪物,他說﹕「吸血蝙蝠是非常社會化和群眾的動物,而且與人類已共存了很長時間。我實在不想把牠們妖魔化,描繪成我們應該害怕的東西。」

可是吸血蝙蝠會帶原狂犬病是不爭的事實,科學家們就算不想妖魔化吸血蝙蝠,也要試圖預測蝙蝠將到達的位置。 蝙蝠生態學家馬克.海斯(Mark Hayes)說,假假如氣候持續暖化,在未來幾十年裡,德州最南端和佛州南部的一半區域可能都適合吸血蝙蝠長期生存。而近年履次出現的強烈颶風就可能會將墨西哥猶加敦半島的一些物種快速的吹到德州和佛州。

狂犬病的實質危害在畜牧業,英國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疾病生態學家丹尼爾.斯特雷克斯(Daniel Streicker)說,蝙蝠會吸食牛、馬的血液,牛馬一但罹病,幾乎就藥石罔效,很可能是牧場毀滅性的災難。他聽說很多牧場主人因此完全放棄了動物飼養,因為在狂犬病地區養牛是非常不可靠的。

美國農業部正在德州、亞利桑那州、佛羅里達州的牛隻飼養場檢查牛隻是否有吸血蝙蝠的傷口,在2017年,檢查了超過95,000頭牛當中,還沒有發現任何被吸血蝙蝠咬傷的現象。不過他們已準備疫苗接種,以避免狂犬病爆發。

(中時電子報)

文章來源:Vampire bats could soon swarm to the United St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