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商曹德旺終於贏得勝利

我投了反對票!這是最後一天面對工會這攤糟心事(Shit)了!」美國時間上周四,11月9日晚,福耀玻璃(美國)位於俄亥俄 「我投了反對票!這是最後一天面對工會這攤糟心事(Shit)了!」美國時間上周四,11月9日晚,福耀玻璃(美國)位於俄亥俄州的工廠女僱員Cherry如釋重負。

天色已經漸漸暗下來,福耀玻璃位於代頓市的工廠里燈火通明,1608名符合投票資格的福耀美國僱員們已經投了一整天的票,從早上8點持續到午夜12點。關於是否要加入美國聯合汽車工會(United Auto Workers,下稱UAW),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著。

「你根本想象不到工會的入侵性有多強,他們去僱員家裡做家訪,包括拜訪他們的家人,他們有無人機,每天在工廠上空徘徊,想象一下這是多麼瘋狂的場景。他們每天列隊在工廠的入口處,喇叭嘈雜,被媒體記者們簇擁著……我們只想要清凈一點,我不想每天看到和聽到這些,我們只想要進入工廠!(不想工作被干擾)。」Cherry展示了幾張此前工會列隊站在福耀工廠門口聲援吶喊的照片。

2014年1月,福耀全球董事長曹德旺宣布,計劃在前通用汽車(43.88, 0.28, 0.64%)莫瑞恩廠區內建造一座汽車玻璃製造廠,初期雇傭約800名員工。同年5月,曹德旺以1500萬美元買下了這座廢棄工廠,並追加后總投入了2億美元對該工廠進行改造。

Untitled

這片重塑的廠區已經投入使用,福耀玻璃在莫瑞恩當地雇傭了2000名美國員工,已經超出了和莫瑞恩及俄亥俄政府最初約定的僱員人數。福耀還計劃雇傭本地員工直至3000名。

「我喊『工人』!你們喊『力量』!聽懂了嗎?」幾個月前,一位高舉美國聯合汽車工會(UAW)牌子的中年女性對著聲援人群大喊。

該工會的成員從附近區域趕來聲援福耀所在的莫瑞恩當地UAW工會,在工廠附近的公路上吶喊聲援,聲浪起伏。

這是一個難纏的對手。UAW是全美最大的汽車工人聯合會。

從福耀進入美國雇傭本地員工開始,這場拉鋸戰已經持續了18個月。去年,美國職業安全與健康管理局因安全違規向福耀開出一張22.6萬美元的罰單。福耀隨後與管理局達成了和解,罰金減至10萬美元。

這份罰單始於美國職業安全與健康管理局收到一封由11名福耀玻璃廠工人聯名發出的投訴信。這封投訴信的落款者正是UAW。

據UAW在當地的主管Rich Rankin介紹,在工會的推動下,今年4月,福耀把所有在職美國員工的小時工資從每小時10美元左右漲到了12美元左右。

在福耀俄亥俄州工廠內,UAW正在努力說服工人:能夠為他們爭取更好的保障和更高的工資,以及更安全的工作環境。

UAW在福耀工廠外不到100米處開設了一間辦公室,專門尋找願意加入工會的福耀工人。

Rich Rankin先拿出了利益「誘惑」,說他管理的地區內加入工會的兩家汽車玻璃製造廠付給工人的工資是每小時22美元,遠高於福耀員工每小時10美元的起薪。

接著Rankin還打出了煽情牌,「以前聽說美國企業出走海外,付給當地員工極低的薪水,現在我親眼見到美國製造業工人正在遭受著這一切。」他說。

然而,11月9日晚的投票結果卻讓UAW和它的支持者們大跌眼鏡。「我們非常震驚!」一位支持加入工會的福耀工人Jeremy Grant, 對當地電視台說。868名福耀工人投了反對票,444人投票支持加入工會。

對於2比1的大比例失利,有當地媒體用「到底發生了什麼?」作標題對此進行報道。「我們本來非常有信心。我本以為工會和福耀的工人們可以一起建造一個更好的公司。」Jeremy說。

「我非常開心地告訴大家:我們(福耀的美國工人)通過投票拒絕了工會,耶!!!」11月9日深夜11點45分,Cherry迫不及待地向好友們分享了投票結果。

「難道工會不是會讓工人們拿到更高的工資嗎?」Cherry的一位朋友不解地問。

「並不是這樣的。你賺的越多,工會就抽走的越多。我們不想給一個中間人付錢,這不會讓我們的境遇更好。當你一進福耀的時候,你的起步工資就是每小時14美元,三個月之後你就有一個提升的機會,這個提升階段(對於決定你的工資)非常關鍵,我當時就漲到了14美元每小時,每年的薪水都在漲,到明年4月,我可以拿到每小時17美元,這家公司才成立兩年而且正在迅速發展中。」Cherry解釋說。

「工會曾經很偉大,可是今天他們和其他部門一樣,開始腐敗和濫用職權,他們開始走下坡路了。」Cherry的一個朋友附和她說。

「美國有很多法律保護員工的利益,沒有工會我們也一樣可以維護自己的利益。工會只是想要我們的錢,我可不想我每天工作8小時,然後付錢給那些坐在那裡什麼也不做的人。」Cherry說。

Cherry的情緒有些激動:「福耀有2200名員工,未來會有更多,我們才不會給工會機會,讓他們像毀掉GE一樣毀掉我們,沒門!看看本田,這麼多年來一直堅決抵制工會,我們也能做到。」

「我們做了很多功課,最後我們做出了對福耀和福耀員工未來最好的選擇。」

「我們認真地讀了工會承諾的所有細節,然後我們想明白了對我們員工來說什麼是最好的選擇——雖然我們也希望能漲工資。」

「無疑他們(工會)會把福耀逼關門,讓他們撤資回中國,我們和我們的經濟根本不能承受這個結果。」

一位福耀員工透露,福耀在去年私下付給工會70萬美元,只要對方選擇放棄(進入福耀)。然而,工會不滿足這個結果,「他們急需更多的會費。」

「這家公司花了八百萬美元搬到了美國,給了我們工作機會,他們可以隨時把工廠搬回中國去,像福耀其他的工廠一樣照樣賺錢。我們可絕不希望重蹈GE的覆轍。」Cherry說。

「是的。工會只要一進來就會用罷 工來要挾廠方付更多的工資。」Cherry的朋友也贊成她的意見。

「這個失敗對工會的打擊是毀滅性的。」Joe Allen,一位美國長期關注工人問題的歷史學家和作家對此接受採訪時說。「如果UAW不能在俄亥俄的汽車廠組織到足夠的工人,他們如何掌控自己的未來?」

對UAW來說,這家中國工廠里的2000多名美國工人至關重要。UAW會員近年來增長緩慢;2009年的全國會員總數約為35.5萬,到今年只有41.6萬人,這距離1970年代末UAW輝煌時期的150萬會員數相去甚遠。

此外,該工會數十年來從未在美國南方組織過一家主要汽車製造工廠。今年8月,該組織在爭取日產汽車有限公司密蘇里工廠的工會選舉中,再次打了敗仗;因此,UAW急需在福耀莫瑞恩工廠的投票中取得勝利。

對於雙方在這場博弈中的表現,一位長期報道福耀的當地美國媒體記者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對於選舉前的宣傳動員活動,福耀方面非常私密和低調,都是在工廠內部與工人直接溝通,沒有公開的大規模的社交媒體或者市場活動;而UAW在社交媒體上發足了攻勢,但對工廠內大部分的員工來說,仍然缺乏足夠的直接渠道進行對話。」

福耀則充分抓住了這個與工人們直接溝通交流的優勢,在工廠內散發宣傳材料,宣傳和抨擊UAW涉嫌腐敗,鼓勵工人向UAW投反對票,「發出自己的聲音」。

據界面新聞記者了解,就在啟動投票前幾天,11月6日,福耀玻璃美國援引美國聯邦調查局正在調查的UAW官員和汽車企業高管涉嫌貪腐的經濟犯罪報道,福耀美國總經理劉道川在一份聲明中「呼籲工人不要同全美汽車聯合工會有任何關係,並在本周的選舉中,強烈反對UAW」。

11月2日,底特律新聞網率先披露了有關UAW涉嫌貪腐的最新報道,這個時間點對福耀發動宣傳過攻勢非常有利。報道稱原先針對3名UAW官員和2名菲亞特·克萊斯勒行政人員的經濟腐敗調查,已經擴大到一名通用汽車董事會成員,以及由底特律三家車企共同資助的UAW訓練中心。

美國聯邦調查局早在4個月前就啟動了這項針對UAW管理層勾結克萊斯勒高管貪污腐敗的調查。今年7月26日,聯邦大陪審團指控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公司的前勞工關係負責人阿方斯·科貝利(Alphons Iacobelli)從一家工人培訓中心盜用了數百萬美元,用於支付他和其在全美汽車聯合工會的主要談判夥伴的多項個人支出,包括豪華旅行、禮物、住房改善和其他費用。

根據由密歇根東區美國律師辦公室撰寫的42頁起訴書中,這名涉案前高管在UAW的主要談判夥伴是UAW副主席莫妮卡·摩根(Monica Morgan),在2008年-2014年間,她負責該工會同克萊斯勒的談判;她的另一個身份是大將軍霍利菲爾德(General Holiefield)的遺孀。起訴書中提到,科貝利支付了大將軍霍利菲爾德夫婦2009到2013年間共120萬美元開銷。

對此,劉道川在申明中稱,「工會腐敗是許多汽車工人不再選擇工會的原因之一,這也進一步解釋了為什麼由工會組織的勞工團體幾十年來一直在走下坡路。」

而UAW對此的反擊則很無力,並未對此事做進一步解釋。只是由發言人援引工會主席丹尼斯·威廉姆斯(27.26, 0.24, 0.89%)在今年夏天的一封信稱,「目前工會的領導層在此前對這些所謂的犯罪活動一無所知。」

1510993013498400_a580xH
10月19日福耀組織員工見面會,和員工一起分享食物,在輕鬆的氛圍下聽取工人的意見與反饋

此外,福耀還成功聯合到一位來自Dayton地區的美國國會共和黨議員邁克·特納(Mike Turner)的聲援,該議員一直與福耀關係密切。州的工廠女僱員Cherry如釋重負。

天色已經漸漸暗下來,福耀玻璃位於代頓市的工廠里燈火通明,1608名符合投票資格的福耀美國僱員們已經投了一整天的票,從早上8點持續到午夜12點。關於是否要加入美國聯合汽車工會(United Auto Workers,下稱UAW),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著。

「你根本想象不到工會的入侵性有多強,他們去僱員家裡做家訪,包括拜訪他們的家人,他們有無人機,每天在工廠上空徘徊,想象一下這是多麼瘋狂的場景。他們每天列隊在工廠的入口處,喇叭嘈雜,被媒體記者們簇擁著……我們只想要清凈一點,我不想每天看到和聽到這些,我們只想要進入工廠!(不想工作被干擾)。」Cherry展示了幾張此前工會列隊站在福耀工廠門口聲援吶喊的照片。

2014年1月,福耀全球董事長曹德旺宣布,計劃在前通用汽車(43.88, 0.28, 0.64%)莫瑞恩廠區內建造一座汽車玻璃製造廠,初期雇傭約800名員工。同年5月,曹德旺以1500萬美元買下了這座廢棄工廠,並追加后總投入了2億美元對該工廠進行改造。

這片重塑的廠區已經投入使用,福耀玻璃在莫瑞恩當地雇傭了2000名美國員工,已經超出了和莫瑞恩及俄亥俄政府最初約定的僱員人數。福耀還計劃雇傭本地員工直至3000名。

「我喊『工人』!你們喊『力量』!聽懂了嗎?」幾個月前,一位高舉美國聯合汽車工會(UAW)牌子的中年女性對著聲援人群大喊。

該工會的成員從附近區域趕來聲援福耀所在的莫瑞恩當地UAW工會,在工廠附近的公路上吶喊聲援,聲浪起伏。

這是一個難纏的對手。UAW是全美最大的汽車工人聯合會。

從福耀進入美國雇傭本地員工開始,這場拉鋸戰已經持續了18個月。去年,美國職業安全與健康管理局因安全違規向福耀開出一張22.6萬美元的罰單。福耀隨後與管理局達成了和解,罰金減至10萬美元。

這份罰單始於美國職業安全與健康管理局收到一封由11名福耀玻璃廠工人聯名發出的投訴信。這封投訴信的落款者正是UAW。

據UAW在當地的主管Rich Rankin介紹,在工會的推動下,今年4月,福耀把所有在職美國員工的小時工資從每小時10美元左右漲到了12美元左右。

在福耀俄亥俄州工廠內,UAW正在努力說服工人:能夠為他們爭取更好的保障和更高的工資,以及更安全的工作環境。

UAW在福耀工廠外不到100米處開設了一間辦公室,專門尋找願意加入工會的福耀工人。

Rich Rankin先拿出了利益「誘惑」,說他管理的地區內加入工會的兩家汽車玻璃製造廠付給工人的工資是每小時22美元,遠高於福耀員工每小時10美元的起薪。

接著Rankin還打出了煽情牌,「以前聽說美國企業出走海外,付給當地員工極低的薪水,現在我親眼見到美國製造業工人正在遭受著這一切。」他說。

然而,11月9日晚的投票結果卻讓UAW和它的支持者們大跌眼鏡。「我們非常震驚!」一位支持加入工會的福耀工人Jeremy Grant, 對當地電視台說。868名福耀工人投了反對票,444人投票支持加入工會。

對於2比1的大比例失利,有當地媒體用「到底發生了什麼?」作標題對此進行報道。「我們本來非常有信心。我本以為工會和福耀的工人們可以一起建造一個更好的公司。」Jeremy說。

「我非常開心地告訴大家:我們(福耀的美國工人)通過投票拒絕了工會,耶!!!」11月9日深夜11點45分,Cherry迫不及待地向好友們分享了投票結果。

「難道工會不是會讓工人們拿到更高的工資嗎?」Cherry的一位朋友不解地問。

「並不是這樣的。你賺的越多,工會就抽走的越多。我們不想給一個中間人付錢,這不會讓我們的境遇更好。當你一進福耀的時候,你的起步工資就是每小時14美元,三個月之後你就有一個提升的機會,這個提升階段(對於決定你的工資)非常關鍵,我當時就漲到了14美元每小時,每年的薪水都在漲,到明年4月,我可以拿到每小時17美元,這家公司才成立兩年而且正在迅速發展中。」Cherry解釋說。

「工會曾經很偉大,可是今天他們和其他部門一樣,開始腐敗和濫用職權,他們開始走下坡路了。」Cherry的一個朋友附和她說。

「美國有很多法律保護員工的利益,沒有工會我們也一樣可以維護自己的利益。工會只是想要我們的錢,我可不想我每天工作8小時,然後付錢給那些坐在那裡什麼也不做的人。」Cherry說。

Cherry的情緒有些激動:「福耀有2200名員工,未來會有更多,我們才不會給工會機會,讓他們像毀掉GE一樣毀掉我們,沒門!看看本田,這麼多年來一直堅決抵制工會,我們也能做到。」

「我們做了很多功課,最後我們做出了對福耀和福耀員工未來最好的選擇。」

「我們認真地讀了工會承諾的所有細節,然後我們想明白了對我們員工來說什麼是最好的選擇——雖然我們也希望能漲工資。」

「無疑他們(工會)會把福耀逼關門,讓他們撤資回中國,我們和我們的經濟根本不能承受這個結果。」

一位福耀員工透露,福耀在去年私下付給工會70萬美元,只要對方選擇放棄(進入福耀)。然而,工會不滿足這個結果,「他們急需更多的會費。」

「這家公司花了八百萬美元搬到了美國,給了我們工作機會,他們可以隨時把工廠搬回中國去,像福耀其他的工廠一樣照樣賺錢。我們可絕不希望重蹈GE的覆轍。」Cherry說。

「是的。工會只要一進來就會用罷 工來要挾廠方付更多的工資。」Cherry的朋友也贊成她的意見。

「這個失敗對工會的打擊是毀滅性的。」Joe Allen,一位美國長期關注工人問題的歷史學家和作家對此接受採訪時說。「如果UAW不能在俄亥俄的汽車廠組織到足夠的工人,他們如何掌控自己的未來?」

對UAW來說,這家中國工廠里的2000多名美國工人至關重要。UAW會員近年來增長緩慢;2009年的全國會員總數約為35.5萬,到今年只有41.6萬人,這距離1970年代末UAW輝煌時期的150萬會員數相去甚遠。

此外,該工會數十年來從未在美國南方組織過一家主要汽車製造工廠。今年8月,該組織在爭取日產汽車有限公司密蘇里工廠的工會選舉中,再次打了敗仗;因此,UAW急需在福耀莫瑞恩工廠的投票中取得勝利。

對於雙方在這場博弈中的表現,一位長期報道福耀的當地美國媒體記者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對於選舉前的宣傳動員活動,福耀方面非常私密和低調,都是在工廠內部與工人直接溝通,沒有公開的大規模的社交媒體或者市場活動;而UAW在社交媒體上發足了攻勢,但對工廠內大部分的員工來說,仍然缺乏足夠的直接渠道進行對話。」

福耀則充分抓住了這個與工人們直接溝通交流的優勢,在工廠內散發宣傳材料,宣傳和抨擊UAW涉嫌腐敗,鼓勵工人向UAW投反對票,「發出自己的聲音」。

據界面新聞記者了解,就在啟動投票前幾天,11月6日,福耀玻璃美國援引美國聯邦調查局正在調查的UAW官員和汽車企業高管涉嫌貪腐的經濟犯罪報道,福耀美國總經理劉道川在一份聲明中「呼籲工人不要同全美汽車聯合工會有任何關係,並在本周的選舉中,強烈反對UAW」。

11月2日,底特律新聞網率先披露了有關UAW涉嫌貪腐的最新報道,這個時間點對福耀發動宣傳過攻勢非常有利。報道稱原先針對3名UAW官員和2名菲亞特·克萊斯勒行政人員的經濟腐敗調查,已經擴大到一名通用汽車董事會成員,以及由底特律三家車企共同資助的UAW訓練中心。

美國聯邦調查局早在4個月前就啟動了這項針對UAW管理層勾結克萊斯勒高管貪污腐敗的調查。今年7月26日,聯邦大陪審團指控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公司的前勞工關係負責人阿方斯·科貝利(Alphons Iacobelli)從一家工人培訓中心盜用了數百萬美元,用於支付他和其在全美汽車聯合工會的主要談判夥伴的多項個人支出,包括豪華旅行、禮物、住房改善和其他費用。

根據由密歇根東區美國律師辦公室撰寫的42頁起訴書中,這名涉案前高管在UAW的主要談判夥伴是UAW副主席莫妮卡·摩根(Monica Morgan),在2008年-2014年間,她負責該工會同克萊斯勒的談判;她的另一個身份是大將軍霍利菲爾德(General Holiefield)的遺孀。起訴書中提到,科貝利支付了大將軍霍利菲爾德夫婦2009到2013年間共120萬美元開銷。

對此,劉道川在申明中稱,「工會腐敗是許多汽車工人不再選擇工會的原因之一,這也進一步解釋了為什麼由工會組織的勞工團體幾十年來一直在走下坡路。」

而UAW對此的反擊則很無力,並未對此事做進一步解釋。只是由發言人援引工會主席丹尼斯·威廉姆斯(27.26, 0.24, 0.89%)在今年夏天的一封信稱,「目前工會的領導層在此前對這些所謂的犯罪活動一無所知。」

此外,福耀還成功聯合到一位來自Dayton地區的美國國會共和黨議員邁克·特納(Mike Turner)的聲援,該議員一直與福耀關係密切。

(巴西華人資訊網)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