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史話-俄軍人街頭毆打中國人取樂

施工中的中俄黑龍江大橋。
2018年12月29日 04:10 文/杜米尼‧齊格勒 譯者/譚天

《黑龍江:尋訪帝王、戰士、探險家的歷史足跡,遊走東亞帝國邊界的神祕之河》。

編者按人跡最罕至、全世界第九長的神祕大河,是帝國幻夢的起點與終點,也牽動世界命運。黑龍江──中國與俄國的界河。黑龍江現代史,是俄國人跨越歐亞大陸向東方伸張勢力,碰上中國的故事。《黑龍江:尋訪帝王、戰士、探險家的歷史足跡,遊走東亞帝國邊界的神祕之河》是杜米尼‧齊格勒一部富有歷史風情的遊記。

與西方列強不同的是,俄國與中國有很長的共同邊界,兩百多年的外交關係也讓俄國人相信他們與其他帝國主義者不一樣。私底下,許多俄國外交官與高階軍官很瞧不起那些在中國各地橫行的西方資本主義者與傳教士,說那些傳教士是「精神商人」。

1900年夏,北京爆發一連串事件引起可怕的連鎖反應。那年五月,滿洲南部發生動亂,並開始逐漸影響到原本平靜的海蘭泡。不過當時沒有人在意。對於建造或保衛南滿鐵路的俄國人來說,動亂與暴力本是家常便飯。

西方列強爭相瓜分

那個年代,一般人心目中的中國人,不是現代意義的國家公民,而是一個古老、腐爛文明殘留下的一群人,是所謂「東亞病夫」。基於這個理由,西方列強、俄國與之後的日本爭相瓜分中國,將中國納入它們的勢力範圍。英國在長江流域深植商業與領事利益,並占領位於華北山東半島的戰略港口威海衛。一八九八年,英國威逼清廷簽下一紙九十九年租約,把香港以北一大片土地租給英國,即所謂「新界」。德國也利用教會遭攻擊的機會,以護僑為名,強占山東的青島。當時在越南殖民的法國,也在鄰近越南的廣東、廣西與雲南等華南與西南省分奪取特權。在一八九四年因朝鮮問題而與中國開戰、將清軍打得慘敗的日本,則占領台灣作為戰利品,並向華中擴展勢力範圍。俄國人也占領南滿的遼東半島,將非常好的天然港旅順據為己有。

對中國愛國者來說,清朝統治下的中國正「遭到瓜分」。外國人的傲慢與朝廷的軟弱畏縮,於是激起一場怪誕而劇烈的民變:義和團拳匪之亂。它大體上是一次自發性的暴亂,暴亂分子自稱義和拳。這場拳匪之亂於一八九八年出現於山東;當時洪災與旱災輪番肆虐,山東鬧饑荒,土匪、鴉片煙癮氾濫情況也很嚴重。為了對抗土匪與西方傳教士的挑釁(信基督教的人有權不受刑罰,許多土匪因此攀附教會,仰仗外國人的保護),山東百姓組織祕密會社與地方自衛團體,義和團就這樣應運而生。義和團拳匪沒有重武裝,但自認在戰鬥時,神靈附體,可以砲火不侵,刀槍不入。他們相信可以招來數以百萬計「天兵天將」,將洋人勢力逐出中國。在獲得洪旱災區的農民、勞工、遊民、船夫與車夫紛紛響應後,義和團勢力壯大,開始燒教堂,攻擊、殺害傳教士與皈依基督教的中國人,外國人於是要滿清鎮壓這項運動。義和團稱外國人為「洋鬼子」,提出「扶清滅洋」的口號,勢力像野火一樣擴散。

義和團陣營迅速擴大,團員人數超過一百萬,不久旗下還有了婦女組織。以「紅燈照」為例,成員都是十幾歲的女孩,自稱可以打倒遭到「汙染」的基督教女性。另有一個自稱「砂鍋照」的女子團體專門替義和團戰士造飯,據說她們的砂鍋有法力,裡面盛的飯菜在每次吃完以後又會自動填滿。

義和團湧入北京城

一九○○年六月,義和團之亂延燒進北京城,拳匪戴著鮮亮頭巾,繫著紅色綁腿,在街上亂竄,攻擊皈依基督教或擁有外國鐘或甚至洋火柴的中國人。西方人也遭他們殺害。清廷內部意見猶疑,一派主張保護外國人,另一派認為義和團仇外、愛國,值得鼓勵。外國人遂採取自衛措施,來自八個國家的四百名援軍於是開進北京。義和團隨即拆毀天津(距北京最近的港口)到北京的鐵軌,擊退了一支兩千人的外國軍隊。

很快地,成千上萬義和團員湧入北京城,將各地教堂付之一炬。外國軍隊槍殺了幾名拳匪,北京居民於是群起排外。不久,外國軍隊占領控制天津港入港海路的大沽砲台,義和團則包圍北京外國人聚居地區。慈禧太后這時宣布,這群來自鄉下的拳匪是忠於朝廷的「義民」。

在海蘭泡,人們關心的不是來自北京的新聞,也不是遼東半島俄國利益遭到不斷攻擊的報導,而是南非洲的布爾戰爭(Boer War)。俄國人也不認為義和團會把攻擊矛頭指向他們。與西方列強不同的是,俄國與中國有很長的共同邊界,兩百多年的外交關係也讓俄國人相信他們與其他帝國主義者不一樣。私底下,許多俄國外交官與高階軍官很瞧不起那些在中國各地橫行的西方資本主義者與傳教士,說那些傳教士是「精神商人」。

但到一九○○年五月底,庫頁島傳來的消息開始讓人神經緊繃。前往黑河中國境內購買牲口的俄國人,帶回消息說七千名部隊駐紮在黑河後方小丘。當局一開始對這些說法不以為意,說這不過是清軍例行的演習罷了。但到六月二十四日,報導傳來說一支遠征軍即將開進北京,解救北京城裡的外國人,一種危機意識才出現在海蘭泡。海蘭泡各地開始張貼下令總動員的告示,但就連為了對付誰而進行總動員的問題都還搞不清楚:或許是為了對付日本軍國主義者吧,因為當時俄國與中國有共同對抗日本的防禦聯盟。儘管有關傳言說義和團拳匪正竄入海蘭泡,但誰又會把這群土匪當回事?當地一名居民事後寫道,「大家早已習慣,對中國與中國人極度蔑視,住在邊界的俄國人對中國人的膽小畏縮也早已熟悉,根本沒有人相信會與中國真正打什麼仗。」

但海蘭泡的中國人開始感到情況不妙。當那些喝醉酒的俄國軍人在街頭隨意尋找中國人毆打取樂時,總督下令封鎖現場,並揚言逮捕任何散播謠言的人。地方報紙《阿穆爾地區報》(Amurski Krai)也呼籲俄國人與城裡的中國人保持良好關係,說城裡中國人的「工作與和平活動有助於我國歷史傳承的文化使命」。(待續)

【巴西華人資訊網】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