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史話-帖木兒俘虜蘇丹 關籠示眾為樂

2019年01月27日

哥倫布塑像。
埃米爾帖木兒雕像。

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作家和探險家,以毫不掩飾的過度恭維來看待成吉思汗和蒙古人;十八世紀歐洲的啟蒙運動,卻催生出日益強烈的反亞洲人心態。這種心態往往特別把矛頭指向蒙古人,將其視為遼闊的亞洲大陸上所有邪惡或瑕疵的象徵。

遲至一四五三年鄂圖曼人征服君士坦丁堡時,明廷送去的外交信函仍以蒙古文書寫。一六四四年推翻明朝的滿洲人,則很有遠見的和成吉思汗後裔通婚,如此一來,他們便可名正言順自稱是他血緣上及精神上的繼承人。

蒙兀兒帝國留名於世

在中亞心臟地帶,成吉思汗後裔仍掌控著名叫蒙兀兒斯坦的地方。蒙兀兒斯坦是波斯人對蒙古人統治區的稱呼(譯按:中國史書稱此地為察合台汗國)。到了十四世紀末,蒙古人在中亞所掌控的地區落入帖木兒(Timour)之手。帖木兒又名「跛子帖木兒」(Timur the Lame或Tamerlane),為突厥族戰士出身,自稱是成吉思汗後裔,但證據非常薄弱。

他一心想恢復蒙古帝國,從印度到地中海許多原屬蒙古帝國之地均被他所征服。為了強化自己與成吉思汗的關聯性,帖木兒贊助編纂了許多描述這層關係的書。為確保自己家族擁有成吉思汗與蒙古人的血統,他的家人與成吉思汗真正的後代通婚。

埃米爾帖木兒雖一心想復興蒙古帝國,作風卻不似成吉思汗;他毫無道理的濫殺生靈,且似乎喜愛折磨、羞辱犯人,病態且樂此不疲。抓到土耳其的鄂圖曼帝國蘇丹後,帖木兒逼蘇丹看著自己妻女裸身伺候他用餐,而據某些傳聞,他甚至要蘇丹看著自己妻女滿足他的淫欲。據說帖木兒把這位蘇丹當動物般擺布,要他拉御用馬車,然後將他關在籠裡示眾。

帖木兒自稱是蒙古人,而且有成吉思汗家族女婿的正統身分,因而他的所作所為,在先後被蒙古人與帖木兒征服的人心中,就和早先蒙古人的作為合而為一。畢竟此蒙古人和彼蒙古人很難區別。當帖木兒以公開折磨犯人為樂,或將敵人首級一堆堆擺放在甫征服的城市外,在旁人眼中,他就是進行蒙古人的傳統作為。帖木兒的作為於是遭誤認為是成吉思汗的典型遺風。

帖木兒的後代,以印度的蒙兀兒人留名於世。一五一九年創建蒙兀兒王朝的巴伯爾(Babur),是成吉思汗二子察合台的第十三代後裔。巴伯爾孫子阿克巴(Akbar)在位時(一五五六至一六○八年),蒙兀兒帝國國勢臻於顛峰。他和成吉思汗一樣重視貿易,且具有和成吉思汗一樣的治理長才。他廢除了針對非穆斯林者所課的吉茲亞稅(jizya)。

維持蒙古帝國假象

阿克巴沿襲蒙古人的十進制組建騎兵(最大單位部隊有兵力五千人),且建立以功績為升遷標準的文官體系。一如蒙古人將中國打造成當時最富生產力的製造、貿易中心,蒙兀兒人將印度打造成世上最大的製造、貿易國家,且打破穆斯林、印度教傳統,提高婦女地位。他延續各教一律平等的原則,且試圖將所有宗教整合為丁伊拉赫教(Din-i-Illah),宣揚天上只有一神、地上只有一帝的觀念。

如此多的帝國,在政治上到藝術上的各個方面,竭力維持著蒙古帝國仍存在的假象,因而許多人似乎怎麼也不願相信該帝國已經滅亡。普天之下,這種對蒙古帝國實已亡卻信其仍存的信念,就屬歐洲人持續得最久,也看得最重。

一四九二年,元朝在中國已被推翻的一百多年後,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說服了伊莎貝拉(Isabella)、斐迪南(Ferdinand)兩位君王,聲稱他能重新打通海上航路,恢復與元帝國的商業往來。蒙古人所建的交通體系瓦解,導致歐洲人不知元朝已經覆滅,蒙古人已被趕回老家。因此哥倫布堅稱歐洲通往元帝國的海上通路雖遭穆斯林阻絕,但只要從歐洲駕船往西橫越大洋,他可以抵達馬可.波羅所描述的那個國度。

哥倫布帶著一冊馬可.波羅遊記印刷本,啟程前往尋找元帝國。他在這本遊記上寫下密密麻麻的註記和心得,以便抵達元廷時參考。對哥倫布而言,馬可.波羅不僅啟發了他,實際上還是此次冒險之行的嚮導。在踏上過幾座較小的島之後,哥倫布抵達了古巴,這時他認為已經抵達大汗領土的邊緣,不久就會找到蒙古人在中國所建的王國。哥倫布一直深信,大汗的王國就在稍微北方的大陸上,那塊土地也就是今日我們所知的美國大陸。

他未發現蒙古大汗的國度,因此斷定他所遇到的人,勢必是蒙古人南鄰的印度人,進而將美洲大陸上的原住民稱作印度人(Indian),此即沿用至今的「印第安人」。

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作家和探險家,以毫不掩飾的過度恭維來看待成吉思汗和蒙古人;十八世紀歐洲的啟蒙運動,卻催生出日益強烈的反亞洲人心態。這種心態往往特別把矛頭指向蒙古人,將其視為遼闊的亞洲大陸上所有邪惡或瑕疵的象徵。早在一七四八年,法國哲學家孟德斯鳩(Montesquieu),就在其著作《法意》(The Spirit of the Laws)裡,定下此種基調,以倔傲的心態鄙視亞洲人,將亞洲人許多令人憎惡的特質,歸咎於他稱之為「世上最獨特民族」的蒙古人。他形容他們既是卑賤的奴隸,又是殘酷的主子。從古希臘到波斯等人類文明所受的重創,他都歸罪在蒙古人頭上:「他們摧毀了亞洲,摧毀了從印度至地中海地區的大片地區;波斯東方的整個國家,因他們而盡成廢墟。」(待續)

【巴西華人資訊網】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