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史話-唐朝有武則天 蒙古有滿都海

達延汗。
2019年02月10日 04:09

滿都海雕像。
駱駝奶。
《成吉思汗的女兒們》。

編者按魏澤福是蒙古史的說故事高手,《成吉思汗的女兒們》得以拂開歷史掩蓋於女性身上的塵埃,還原蒙古女兒們對帝國的奉獻。為了找尋被歷史掩蓋的皇室女性真相,魏澤福挖掘中國朝廷的外交報告、寫給梵蒂岡的信件、穆斯林史、亞美尼亞王室編年史、馬可‧波羅等商人的回憶錄,以及道教與儒家寺廟的碑文,拼湊出蒙古皇后們的故事。以其文史考證及生花妙筆,證實了世界未曾忘卻她們。撐起大漠草原上輝煌功業的,並非馬背上的剽悍男兒,而是手握政經大全、復興帝國威望的──蒙古帝國的皇后們。

滿都海得知這小孩的下落和他岌岌可危的處境後,便派盟友去救他,把他安置到另外一戶人家家裡。他是成吉思汗僅存的男性後代,倘若眾人知道他的下落,必然會引來某個派系的劫持或追殺。

滿都海想發號施令,但她不但沒經驗,也沒軍隊。所有戰士不是效忠他們所尊敬的將軍烏訥博羅特,就是效忠政府裡的最高階官員亦思馬因太師。

「黃金王子」棄嬰

但滿都海有樣東西是他們所沒有的,即一個男嬰。那不是她自己的小孩,而是「黃金王子」遺棄的嬰兒。他是成吉思汗支系唯一僅存的男性後代,孛魯忽濟農的兒子,大汗的繼承人。

男孩名叫把禿猛可(Batu Mongke),是伯顏猛可與失乞兒所生。男孩出生於南戈壁,那是蒙古人所居住人煙最稀疏的地區之一,那裡除了稀疏的草叢,基本上是沒有植物的多岩石乾草原。不過,這塊環境惡劣的土地起碼還可以放牧。牧民可將牲畜從沒草的地方,輕鬆帶到下過雨的地方。

一道名叫三美人山(Gurvan Saikhan Nuruu)的帶狀山脈,從戈壁的這個地區穿過。這道山脈是規模更大的阿爾泰山脈的尾稜和最東南段,山脈逶迤至此,漸漸沒入戈壁的砂礫中。它們算不上大山,但在平坦的地形上顯得特別高聳、壯觀;海拔高度足以攔截冬天飄過上空的部分水氣。夏季融雪時,雪水流進小峽谷和溪裡,使這地區成為放牧牲畜的理想地點。夏季有山泉提供水源,冬季有峽谷峭壁擋住從北極圈吹來的寒風。大小峽谷構成迷宮般的地形,當有人入侵或軍隊經過時,居民可迅速躲入其中。山上交錯的羊腸小徑,構成大峽谷與大峽谷間的交通管道。

這地區雖然人煙稀疏,卻有貿易路線縱橫其間,使該地區不致完全與外界隔絕。戈壁裡這塊廣袤開闊的地區,北接蒙古肥沃乾草原的北部,南鄰今日中國內蒙古的南部。往西北延伸的山脈,則將這地區與更肥沃的西蒙古地區連成一體。

父親遇害、母親被擄走後,把禿猛可寄人籬下,輾轉待過數戶人家。失乞兒已成為亦思馬因的妻子,她不僅生了小孩,與新丈夫共組新家庭,而且似乎未因失去丈夫或小孩而感到遺憾。

最初,把禿猛可獨自和一名老婦人同住。那位老婦人生平不詳,只知有人稱她為巴拉克欽的巴柴(Bachai of Balaktschin)。這位一貧如洗的老婦人只能勉強讓自己溫飽,她無力照顧這嬰兒,同時也沒這個意願。在戈壁極端嚴峻且人煙稀少的環境裡,小孩倚賴母親或其他照料者的程度,遠超過在氣候溫和宜人且有許多人簇擁的環境下長大的小孩。

駱駝乳汁具藥性

夜裡氣溫急遽下降,光靠小孩自己所散發的熱氣,即使蓋著毛毯仍會凍死;小孩得與大人睡在一塊,或至少與其他幾個小孩擠在一塊才行。白天時得細心看顧小孩,頻頻摩擦他們的手、腳與其他裸露部位,以免凍傷。在氣候較溫和的環境中,尿濕衣服可能導致小孩皮膚嚴重發炎,進而引發一些更長期的病痛;不過在戈壁,尿液可能迅速結冰,馬上危及小孩的性命。在氈帳外,哪怕小孩只是跌一跤,都可能因起身的動作太慢而喪命。秋、春兩季沙暴時,小孩可能在距氈帳不過幾呎處迷失方向,漸漸被暴風捲起的沙淹沒,窒息而死。

小孩通常要吃奶數年,並以秋季時可取得的豐富乳製品補充營養,但冬季降臨後,小孩得吃肉或經脫水、加工處理、非常堅硬的乳製品。小孩要靠戈壁的肉和粗食保命,需要有大人或年紀大得多的小孩幫忙將食物稍微嚼爛,以便小孩吞嚥、消化。

巴柴沒有提供這男孩成長所需的周全照料,經過三年的疏於照顧,把禿猛可仍然活著,但也只剩一口氣。有部史書寫道,他「患了胃病」,另一部史書寫道,他「長得像駝子」。滿都海得知這小孩的下落和他岌岌可危的處境後,便派盟友去救他,把他安置到另外一戶人家家裡。他是成吉思汗僅存的男性後代,倘若眾人知道他的下落,必然會引來某個派系的劫持或追殺。

這男孩的新養父母,是一位名叫賽柴(Saichai)的女人和其丈夫帖木兒.哈達格(Temur Khadag),自從把男孩接進來住,他們便著手恢復養子的健康和體格。有人將帖木兒.哈達格和他的六個兄弟譽為這男孩的救命恩人。新母親以蒙古傳統的推拿術或正骨術(bariach),替他進行長期治療。時至今日,輕柔推拿和輕度整骨仍是蒙古人養育小孩過程中的一部分,若要小孩長得體態端正,便不可或缺。而老一輩的人,例如祖父母,當他們坐在氈帳旁邊閒來無事時,就會按摩小孩的肌肉,拉拉小孩的骨頭和關節。

賽柴用不久前首次生產的駱駝乳汁,給這男孩的傷口按摩。乳汁盛放在表面鑲銀板的淺木碗裡。駱駝奶和銀器有蒙古醫學所看重的藥性。治療期間得不斷按摩,將乳汁揉進男孩身體受損的部位,並用溫熱的銀碗摩擦受傷部位。(待續)

【巴西華人資訊網】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