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歷史小知識】不可思議的大都市:聖保羅為何能成為巴西最大的城市

【聖保羅訊】瞭解這個巴西最發達、人口最多的大都市如何在幾十年內擺脫低迷,並在國民經濟中占主導作用。

自1960年以來,聖保羅市一直是該國最富裕,人口最多的大都市。它本身所產生的財富從未少於巴西經濟的10%。然而,直到19世紀中葉,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有一天聖保羅會有今天。

在1872年,第一次全國人口普查顯示,該市僅有31385名居民,並且一直面臨人口持續減少的風險,而巴西當時已經擁有眾多的中心城市。

巴西當時的首都里約熱內盧是當時最大的城市(居民數274972),其次是薩爾瓦多(居民數129109)和累西腓(居民數116671)。

直到19世紀,聖保羅還沒有找到一種可以真正抵消向桑托斯運輸的高額成本、並促進本地經濟發展的農業模式。聖保羅還沒有找到刺激經濟的方法。

但是在1872年到1960年之間發生了什麼,以至於聖保羅最終不再是一個小城鎮,而成為該國最富有、人口最多的大都市?幾十年來,導致這個城市擺脫低迷並在國民經濟中起主導作用的主要因素是什麼??

咖啡:新的產品

十九世紀給國民經濟帶來了巨大變革。隨著1808年葡萄牙法院轉移到里約熱內盧,以及進口限制的結束,巴西的農業、商業和初期紡織業都受到了來自國際的競爭。隨著巴西傳統作物的減產,情況進一步惡化,特別是在東北部地區。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有一種產品在接下來的幾年中仿佛游離于巴西的進出口貿易之外,它就是咖啡。

咖啡是從北部傳入巴西內地的。在聖保羅市,種植咖啡的先驅是軍閥José Arouche de Toledo Rendon。他在Tietê河岸的一片領地上種植咖啡。這片地區被稱為“Casa Verde”,這也是聖保羅市該區命名的由來。

由於聖保羅州和裡約州交界處的帕拉伊巴河谷(Vale do Paraíba)的土壤、溫度、海拔等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咖啡豆在這裡開始變得尤為重要。

從1821年到1830年,巴西出口了317.8萬袋咖啡豆。然而由於受限於帕拉伊巴河谷,聖保羅市並沒有從這第一次的咖啡擴張中收益。包括聖保羅州的部分地區,它們都需要向里約熱內盧交稅。

到1860年前後,野生森林的砍伐和不受控制的種植導致帕拉伊巴河谷的產量下降。那時候坎皮納斯(Campinas)已經有一些種植園,之後又延伸到里貝朗普雷圖(Ribeirão Preto),在這些地區咖啡擁有更好的種植條件,而這些地區也成為巴西當時出口咖啡的主要種植地。

從1861年到1870年,巴西的咖啡出口達到了2910.3萬袋。在十九世紀80年代,巴西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咖啡生產國。十九世紀末,巴西的經濟高度依賴於咖啡出口的表現,其占巴西出口的比例已經達到了70%以上。雖然咖啡在聖保羅州的西部種植,但是產生最大影響的是聖保羅市。該城市成為了咖啡財富的經濟政治中心。世界上最大的咖啡生產商家族選擇居住在聖保羅市。

除了巴西的大多數咖啡大亨和政治家官邸外,聖保羅還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工人和商人。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咖啡產生的財富沒有留在坎皮納斯或者里貝朗普雷圖呢?為什麼濱海城市桑托斯沒有成為聖保羅州的中心城市,而在沿海又成就了另一個中心城市?為什麼恰好是聖保羅市成為了“咖啡之都”?

鐵路:運輸促進了發展

經濟學家指出,交通技術一直是城市形態的決定因素。先前,不少城市通過基礎設施將戰略地理位置連結起來而降低交通成本而獲得了增長動力,例如紐約和芝加哥。

這種情況也適用於聖保羅。聖保羅市能在州內這麼多城市中脫穎而出,在很大程度上與十九世紀建造的鐵路有關。

1852年頒佈了一項法律規定,對投資鐵路的人給予利益。最後,聖保羅發現了一種足夠強大的資助建設體系的刺激方式,這樣的結果就是內地生產並運往港口的方式變得更為靈活和廉價。這種刺激就是鐵路運輸。咖啡是一種值得運輸的產品,運輸咖啡達到了能夠產生財富的程度。

桑托斯——容迪亞伊(Jundiaí)鐵路於1867年落成。隨著鐵路的開通,一群農場主創立了名為保利斯塔的公司(Companhia Paulista),來繼續進行內陸鐵路的修建。1872年,將容迪亞伊與坎皮納斯連接起來的通路落成。

原先用驢子運輸到港口需要3到4周時間,而鐵路建成後幾天就能到目的地。保利斯塔公司還建造了Ituana (1873年)、Mogiana(1875年)和Sorocabana(1879年)的鐵路。

咖啡的運輸變得更快、更便宜,這進一步促進了生產。幾個世紀以來一直保持孤立的聖保路開始逐步與該州的其他主要城市建立起了聯繫,並在1877年通過北方鐵路(Estrada de Ferro do Norte)直接與里約熱內盧相通。

在火車開通之前,聖保羅的市政收入與坎皮納斯和桑托斯的收入情況非常相似。隨著新鐵路的落成,聖保路成為了該州的主要城市。所有內陸到沿海的火車都彙集到了聖保羅。

內陸高原大門口以及與海岸線的直接相通的戰略位置,使聖保羅成為一條生產銷售線的必經之地,也是咖啡財富的集中地。主要的銀行、保險公司、出口服務公司和所有的機構辦公室都在聖保羅落戶。

聖保羅終於找到了它財富的來源(咖啡)以及對發展的刺激方式(鐵路)。它已然成為一個具有吸引力的地方,來吸引它原本不具備的——人口。

移民:工人、消費者和企業家

聖保羅農業的崛起發生在巴西廢除奴隸制的呼聲越來越高的同一時期。隨著咖啡農場開始要求更多的奴隸勞動力來擴大生產,將更多新的奴隸帶入農田變得更加困難和昂貴。

聖保羅的議員通過國民議會試圖抵制奴隸制的廢除,但幸運的是,奴隸制最終走向末路。咖啡大亨不得不尋找其他的方案。

農場主、參議員Nicolau de Campos Vergueiro提出了將歐洲移民帶入田間工作的想法。在大獲成功後,這一策略被其他農場主借鑒,而政府提供大量的補貼。

許多外國人來到巴西時,他們不知道他們會從事什麼樣的工作,或者從來沒有從事過重農業。他們被迫進行高強度的勞動,所經歷的與奴隸相似。

大多數移民原先都在自己的城市中有自己的職業。他們可能是泥瓦匠、木匠、制鞋匠或者工匠。他們對農場生活感到失望,並被聖保羅所出現的機會所吸引,許多人決定居住在聖保羅。

其他人甚至不瞭解這個國家就直接在聖保羅定居了。這是一個機會之地,特別是對於那些有技能或者有錢的人。

在1885年到1939年間,有兩百多萬的移民進入了聖保羅。大多數人(65%)在1885年到1914年間抵達,將聖保羅建設成了一個主要由外國人組成的城市。最大的群體是義大利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和日本人。

新的居民在城市發展中發揮了核心作用。他們為聖保羅提供了工人隊伍,用他們所傳入當地的專業技能和經驗提高了聖保羅的服務品質,為聖保羅的公司形成了一個消費者市場。其中一部分人獲得了成功,成為了企業家,使城市獲得了活力。

經濟學家表示,城市不僅將沒有資本的工人與資本充足的雇主聯繫起來,也為窮人甚至每個人提供了廣泛的機會,以找到他們本來不會意識到的個人才能。

多元化:從工業化到服務業城市

巴西的工業化進程並沒有在聖保羅開始。他始於十九世紀出的里約熱內盧、伯南布哥和巴伊亞,那裡有豐富的原料(特別是紡織工業的棉花)以及足夠的人口來進行支撐當地生產的消費。然而在聖保羅,工業找到了茁壯成長的理想條件。

聖保羅的一個工業化產業是1872年Diogo Antônio de Barros少校創建的紡織廠,他是一名在歐洲學習過工業化的退伍軍人。

早在1895年,一項調查就登記了52家工廠的存在,其中大多數是紡織廠、鋸木廠、鑄造廠、啤酒廠、帽子廠和火柴廠。大多數的這些工廠都位於Brás區附近,非常靠近桑托斯——容迪亞伊鐵路。

高效、廉價的運輸系統和網路,對於越來越多的企業家決定在聖保羅建立工廠起了決定性作用。

聖保羅內陸地區生產的原材料經火車抵達聖保羅的工業區,成品用公路運輸到該州的各個地區以及桑托斯港,再從那裡入國際市場。

運輸成本和消費者市場對於確定公司建立以及城市形成的地點具有決定性作用。因此,除了鐵路之外,聖保羅還為吸引各行各業提供了另一個巨大的優勢:主要由移民組成的巨大人口。

外國人比巴西人更適合在工廠工作。除了形成了業內急需的大量技術工人外,他們還成為了當地產品和服務主要的消費者。

紡織公司是聖保羅工業化初期最突出的一個產業部門,其成功很大程度上歸功於移民。雖然精英只穿進口的衣服,但勞工們會購買本地的產品。

最後,除了扮演技術工人和重要的消費者角色外,許多移民也被證明是才華橫溢的工業家。1933年,45%以上的工廠都屬於外國人。

另外,當咖啡生產過剩導致1929年的價格持續下跌和危機席捲聖保羅的咖啡生產時,農場主積累的財富不再投入咖啡種植,而開始應用於工業生產。

而且也有較少一部分用於民用建築中。人口的增長所產生的住房需求也是巨大的。除移民外,截至1930年,聖保羅市還接收了來自巴西其他州的大量工人。

推動城市工業化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電力需求的增長,由於注入外國資本,電力在1930年至1945年間翻了一番。

聖保羅的產量不僅增長,而且多樣化。在1919年,傳統工業(紡織品、服裝、鞋類、食品、飲料、煙草和傢俱)占整個行業增加值的70%左右,到1939年,其份額已下降到56.7%。

儘管它仍然是該州工業中最重要的部分,但顯而易見的是,所謂的動態工業(冶金、機械、電氣材料、運輸材料和化學)的結構變化,使其在總產量中的比重翻了一番。

城市工業活動的集中為第三產業的爆發式擴張創造了有利的局面。商業活動不但在擴大,而且更加專業化。金融活動、大學和研究中心也是如此。商業服務尤其得到了增長。

因此,截至1960年,在全國的人口普查中,聖保羅成為巴西最大和最富有的城市,它擁有382.5萬居民,其中第三產業的就業人口占60%。

城市的力量

雖然聖保羅的崛起完全是由咖啡的成功引起的,但該市成功地為建設相關和多元化的產業園創造了吸引力,這反過來促進了第三產業的擴張。

大城市的歷史給我們的經驗是,多元化的經濟更有可能克服危機並重新成長。它對經濟格局變化的抵抗力也更大。

近年來,聖保羅市的增長速度有所下降。原先的工業化經濟也轉向更加服務型的經濟。隨著貨運成本的下降,工業園不一定需要建在主要城市。

然而在今天,運輸成本仍然與人有關。因此,對於服務業而言,大城市仍然值得進入,在那裡,思想更為流通,資訊也更為集中。這就解釋了為什麼聖保羅仍然足夠強大,可以發展並保持其作為巴西最大和最富有城市的地位。

【巴西華人資訊網】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