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史話-莊妃風姿迷人 皇太極立馬求婚

位於瀋陽故宮的清太宗皇太極畫像。
2019年02月28日 04:10 文/李鴻建

崇德八年(一六四三年)八月,皇太極突發腦溢血,暴死於清寧宮中。由於死得突然,對於由誰來繼承大統,皇太極沒有來得及留下遺囑,這樣他一去世,在繁雜堂皇的喪儀背後,「諸王兄弟,相爭為亂,窺伺神器」,一場激烈的權力角逐悄悄而又密鑼緊鼓地進行著。

宰桑的夫人,也就是布木布泰的母親叫博禮(蒙古語「平平安安」的意思),清人稱她婆婆叫科爾沁大妃,管她叫科爾沁次妃。博禮為人賢慧敏捷、孝順謙和,具有較強的交際能力。布木布泰因此從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兼通蒙、漢文,性格開朗豪放。她十三歲那年,皇太極因被她那迷人的風姿所吸引,派人來求婚,寨桑很爽快地答應了。

姑侄三人同事一夫

一個月過後,也就是後金天命十年(一六二五)二月,宰(寨)桑即派大兒子吳克善送布木布泰與皇太極完婚。皇太極在遼陽東北岡舉行盛大儀式,歡迎送親隊伍,努爾哈赤也率后妃和各貝勒、大臣遠行遼陽城外十里相迎。從此,布木布泰成了三十四歲的皇太極寵愛有加的側福晉。

有必要在這裡再說明一下,十一年前的一六一四年,同樣是嫁給皇太極為正房大福晉的哲哲,其實是布木布泰的親姑姑,而在九年以後的天聰八年(一六三四年),布木布泰的姐姐海蘭珠守寡在家,也嫁給了已繼承汗位的皇太極。姑侄三人同事一夫,這在中原人看來似乎有點兒不可思議,但在北方遊牧民族,卻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婚後,布木布泰接連為皇太極生下三個女兒:天聰三年(一六二九年),生長女也是皇四女雅圖,後來受封為固倫雍穆長公主;天聰六年(一六三二年),生皇五女阿圖,後來受封為固倫淑慧長公主;次年,又生了皇七女,後來受封為固倫端獻長公主。一六三六年皇太極改國號為大清,稱帝於盛京(瀋陽)時,同時建立起後宮制度,在其眾多妻妾中分封了五宮后妃。

布木布泰的姑姑哲哲,理所當然正位中宮清寧宮,為皇后,地位僅次於皇后的,是在布木布泰後入宮的姐姐海蘭珠,她被封為宸妃,位居東宮─關雎宮。其他兩位西宮麟趾宮貴妃、次東宮衍慶宮淑妃,原為察哈爾蒙古林丹汗之妻,皇太極征服察哈爾部後娶之,他作這樣的安排,主要是出於政治上的考慮。布木布泰被封為莊妃,居次西宮─永福宮,稱西側福晉,皇太極在頒給她的用滿、蒙、漢三種文字寫成的冊文中寫道:「……茲爾本布泰,系蒙古科爾沁國之女,夙緣作合,淑質性成。朕登大寶,爰仿古制,冊爾為永福宮莊妃。爾其貞懿恭簡,純孝謙讓,恪遵皇后之訓,勿負朕命。」顯而易見在崇德五宮后妃,也稱五大福晉中,莊妃在後宮的地位並不顯赫,其實此時後宮受到皇太極專寵,統攝一切的是她的姐姐宸妃。

生下皇九子地位躍升

布木布泰在宮中地位的首次提升,是在崇德三年(一六三八年),這一年正月,宸妃所生、被皇太極視為皇嗣的皇八子因病夭折,恰在幾天後,也就是正月三十日戌時(公元一六三八年三月十五日),莊妃布木布泰於永福宮生下皇九子福臨。母以子貴,從此永福宮一改往日的冷清,變得門庭若市。

清代官書稱莊妃曾「輔佐太宗文皇帝」(皇太極),然僅此一句,語焉不詳,倒是民間盛傳一則「莊妃勸疇」的故事。崇德七年(一六四二年),明清松錦大戰,清軍俘獲明薊遼總督洪承疇,皇太極派范文程等一干漢族官員前往勸降,但是,洪承疇「延頸承刀,始終不屈」。

一天夜裡,牢門輕啟,莊妃扮作一位侍女,手持參湯飄然而至,她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娓娓道來一席話,讓絕食等死的洪承疇態度大變,繳械投降歸了大清。然而這個故事的可信度並不高。據史書記載,被俘之初拒不投降的洪承疇之所以後來一改初衷,甘為大清鷹犬,是因為皇太極親自出馬,招降成功。其實莊妃布木布泰的初露崢嶸,是在皇太極去世後的爭位大戰中。

崇德八年(一六四三年)八月,皇太極突發腦溢血,暴死於清寧宮中。由於死得突然,對於由誰來繼承大統,皇太極沒有來得及留下遺囑,這樣他一去世,在繁雜堂皇的喪儀背後,「諸王兄弟,相爭為亂,窺伺神器」,一場激烈的權力角逐悄悄而又密鑼緊鼓地進行著。當時,最有實力問鼎權力大位的,有兩個人,一個是三十四歲的皇太極的長子肅親王豪格,他隨父南征北戰,擁有父親親將的兩黃旗和伯父代善鑲紅旗、堂叔濟爾哈朗鑲藍旗的擁護和支持;一個是努爾哈赤的十四子、三十二歲的睿親王多爾袞,他雄才大略,用兵很能把握分寸,頗得皇太極倚重和信賴。他曾西征察哈爾林丹汗殘部,得元朝傳國玉璽而歸,在大臣、親王中有很高的威望,他的擁護者有英親王阿濟格、豫郡王多鐸以及正、鑲兩白旗將領。自皇太極去世,兩派之間串聯、遊說、結盟、分崩,頻繁的明爭暗鬥,短短幾天直弄得水火不容,必欲置對方於死地而後快。

八月十四日,皇太極死後第五天,按捺不住的兩派終於攤牌了。一開始,年高輩尊的代善力挺豪格:「虎口(豪格)帝之長子,當承大統。」豪格欲擒故縱,起身遜謝說:「福小德薄,非所堪當」。說完,自以為穩操勝券的豪格便起身離開了會場。豪格一謙讓一離開,阿濟格、多鐸就乘機勸多爾袞即位。為掩人耳目,也有人提出立代善為帝,代善不願陷入這漩渦之中,連忙說:「吾以帝兄,當時朝政,尚不預知,何可參於此議乎!」說完退場,阿濟格也跟隨而去。眼看著推舉之事一時陷入僵局,這時,一直沒有開口的多爾袞提出另外一個方案:「虎口王即讓而去,無繼統之意,當立帝之第三子,而年歲幼稚,八高(固)山軍兵,否與右真王(濟爾哈朗)分掌其半,左右輔政,年長之後,當即歸政。」由幼皇子嗣位,由他多爾袞和濟爾哈朗輔政,兩黃旗天子親兵的地位保持不變,這其實是個折中的方案,也是劍拔弩張的雙方都容易接受的方案。此言一出,兩黃旗大臣不再堅持立豪格,轉附多爾袞,會場上的氣氛頓時緩和了下來。經過協商,最後,大家一致同意立皇九子為帝。這樣在祭祖禱天、集體盟誓後,六歲的小娃娃福臨就被抱上了皇帝寶座。(待續)

【巴西華人資訊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