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 | 復蘇路上的風險:2019年拉丁美洲貿易環境展望

【聖保羅訊】揮別的2018年註定是不平凡的。一方面肇始於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歷經10年的演變,其影響和餘波仍然存在,說明當今世界尚未完全消除金融危機爆發的深層根源;另一方面,2017年以來特別是進入2018年,世界政治經濟格局發生深度調整變化,尤其是貿易保護主義逐級加碼增加了外部不確定性,使得世界經濟復蘇的步伐步履蹣跚。

展望2019年,這兩種因素的影響依然存在。在這種情況下,拉丁美洲地區的貿易環境也難以獨善其身。換言之,2019年對拉丁美洲而言復蘇之路可能並非一帆風順,貿易環境有時可能遭遇更多的風險。

風險來自國內外

第一,世界經濟增長低於預期直接減少拉丁美洲貿易需求增長空間。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8年10月發佈的最新《世界經濟展望》,預計2019年世界經濟增長3.7%,比7月份的預測值下調0.2個百分點。其中,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增長4.7%,比7月預測值下調0.4個百分點;拉丁美洲經濟增長預期為2.2%,比早前下調0.4個百分點。從重要交易夥伴看,2019年美國增長2.5%,低於預期0.2個百分點;歐元區和日本分別增長1.9%和0.9%,與預期持平;而中國和印度分別增長6.2%和7.4%,低於預期0.2個百分點和0.1個百分點。經驗表明,世界貿易追尋經濟增長的表現,因此發達經濟體的低增長與發展中國家經濟放緩直接壓縮了拉丁美洲地區2019年的貿易空間。

第二,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影響拉丁美洲國家整體貿易表現。眾所周知,許多以初級產品出口為主的拉丁美洲國家在2003~2012年大宗商品繁榮期獲得了豐厚的“資源紅利”,但是,它們沒有充分利用這種優勢提高技術能力和促進“出口籃子”多元化以維持出口活力,因此一旦大宗商品超級週期結束,許多國家出口面臨困境。目前大宗商品價格仍然處於下跌的大週期中,但不排除反彈小週期。根據IMF預測,初級產品價格指數2018年預計增長18%,而2019年將略有下降。具體而言,鑒於全球石油供給逐漸增加,其平均價格將由2018年的每桶69.38美元降至2019年的68.76美元,到2023年預計降至60美元的水準。同時,鑒於加征關稅和貿易政策不確定性對金屬需求的影響,金屬價格預計在2019年下降3.6%。因此,初級產品價格的波動將增加拉丁美洲國家貿易的脆弱性。

第三,貿易緊張局勢和多邊貿易規則改變增加了不確定性。其一,全球結構失衡導致的貿易緊張局勢在2018年集中爆發。一方是擁有巨大貿易逆差的美國,一方是具有貿易順差的中國、德國和韓國等國家,在沒有有效解決這種失衡前,貿易緊張局勢會延續至2019年。特別是,針對中國,美國已經實施對500億美元和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兩輪加征關稅措施。為維護國家尊嚴和核心利益,中國不得不做出相應反制。貿易摩擦升級將打亂全球供給秩序,打擊新興市場沿價值鏈提升自身競爭力的需求,拉丁美洲國家必將受到損害。其二,美國最終以更有利的條款完成了與韓國自貿協定的重新談判以及用新的“美墨加協定”取代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雖然維持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總體結構和三邊性質,但是新協定包括了對汽車、紡織品和化學品等部門更嚴格的原產地規則,以確保美國更大程度介入北美價值鏈,而犧牲了來自歐洲和亞洲這些域外供應者的利益,甚至使協定中的夥伴國墨西哥也受到損害。

第四,新興市場國家貨幣貶值趨勢打擊拉丁美洲國家貿易表現。就外部而言,壓力來自全球融資條件趨緊和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加劇。全球融資條件趨緊主要受發達國家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推動,特別是美國加息步伐加快及美元升值將放大這一緊張程度,而貿易保護主義升級直接削弱全球貿易量。2018年上半年,一些拉丁美洲國家也發生了貨幣動盪,其主要原因來自外部環境壓力、內部結構失衡和政治因素擾動三個方面。鑒於短期內外部壓力和國內結構失衡很難改善,而2018~2019年仍是拉丁美洲國家超級政治大選週期,非經濟因素的擾動干預不會消失。因此,在這種情況下,短期內拉丁美洲國家貨幣仍然面臨貶值壓力。鑒於外部需求減弱、內部進口需求又因貨幣貶值受到抑制,拉丁美洲地區整體貿易可能難有“靚麗”表現。

第五,大選後許多拉丁美洲國家的新政府將面臨新的貿易政策選擇。2018年是拉丁美洲地區名副其實的大選年。傳統政黨失勢和新興政黨崛起加劇了拉丁美洲政治格局的深刻調整。在這種情況下,步入開局之年的新政府必然面臨諸多嚴峻的挑戰。以巴西為例,2018年10月28日,右翼候選人博爾索納羅贏得大選,並將於2019年1月1日正式就任巴西總統。他可能會發展與美國的親密關係,而且更傾向於與發達國家的雙邊貿易協定而非區域貿易協定,因此,“金磚國家”和“南方共同市場”在其外交政策中的地位和發展方向可能出現變化。鑒於新政府的貿易政策還存在不確定性,因此巴西的貿易表現還有待後續觀察。

出路在於內外功

從區域內角度看,貿易的活力在於產業的競爭力,因此拉丁美洲國家推進結構性改革從而提高勞動生產率是根本出路。儘管當前拉丁美洲國家正在實施以實現平等和可持續性為目標的結構性改革,但其成效遠未達到預期,突出體現在結構性鴻溝仍然沒有消除。

拉丁美洲經委會資料顯示,從相對勞動生產率看,2001~2010年南美洲和中美洲的生產率分別僅為美國的12.1%和11%,而發展中亞洲地區的生產率占美國的比例達到33.8%。因此,未來為提高產業競爭力和出口活力,拉丁美洲國家可能需要從培育商業環境競爭力、激發中小企業活力、加強基礎設施和連線性建設以及提高人力資本基礎四個方面繼續深化結構性改革。

而從對外關係看,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單邊貿易保護主義可能促使拉丁美洲地區一體化趨勢向兩個方向轉變。一是加速區域內一體化以及次區域組織(如太平洋聯盟和“南共市”)之間的融合;二是拉丁美洲國家跨區域合作的方向可能轉向歐盟和亞洲。簡言之,唯有更大的開放,才能促進貿易的更加繁榮。

【巴西華人資訊網】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