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史話-宮廷偷情 董鄂氏晉封皇貴妃

孝莊文皇后。
2019年03月03日 04:10 文/李鴻建

孝莊文皇后

兩年之內連遭喪子喪妻之痛,極重感情的福臨從此也是精神頹落,鬱鬱寡歡,未出半年,即因患痘症追妻尋子而去,福臨臨終前,本想把皇位傳給次子福全,但孝莊看中了玄燁,遂通過皇帝信賴的傳教士湯若望,以玄燁出過天花為由,勸說福臨改立皇三子玄燁,於是,八歲的玄燁成為大清新帝(年號康熙)。

當然,流言蜚語很快就傳入博穆博果爾耳中,他關起門來將妻子董鄂氏狠狠地訓斥了一番。但博穆博果爾萬萬沒有想到,在聽說他訓斥了董鄂氏之後,他那當皇帝的哥哥竟然一抬手就給了他一耳光。被戴了綠帽,又挨了打,羞憤難當的博穆博果爾選擇了自殺─時為順治十三年(一六五六年)七月。

福臨欲廢后另立

為了把負面影響降到最低,孝莊要求兒子將博穆博果爾按親王體例發喪,待二十七天喪服期滿後,孝莊又派人將董鄂氏接入宮中,先封為賢妃,一個月後,又按兒子的意願,晉封她為皇貴妃。

在後宮,皇貴妃地位僅次於皇后,不過福臨對母親的這種安排還是很不滿意,他認為董鄂氏有德有才,堅持一定要立董鄂氏為皇后。一次,孝莊身體欠佳,皇后未能及時去探視,福臨便抓住機會,指責皇后「禮節疏闕,命停應進中宮箋表」,並將此事交由諸王公貝勒及大臣們討論,準備第二次廢后了。本來,皇帝廢后另立,哪朝哪代都有,算不上什麼大事,但福臨的先後兩位皇后都是來自蒙古,說到底,這是一場政治利益大於一切的婚姻,假如福臨再度廢后另立,這就違反了滿蒙多年來達成的默契,勢必要影響滿蒙關係,動搖大清的立國之基了。深明其中利害關係的孝莊自然不能容許兒子如此胡來,她憑著自己太后加母親的威嚴,使得兩個月後,福臨同意仍「如舊制封進」。

但是此後,福臨仍特別執拗的要廢后另立。為表明自己堅持到底的決心,甚至公然下令摳去太廟匾額上的蒙古文字。面對這樣多情執著的兒子,孝莊小心翼翼地維持著這微妙而又緊張的母子婆媳關係,讓大清帝國的基業不致因後宮的變故而發生動搖。所幸的是,孝莊的這份苦心與無奈,福臨與皇后不理解,通達人情的董鄂氏卻能夠體諒,她不惜委屈自己,主動周旋於皇后與皇帝之間,儘量緩和調節兩人之間的關係,有時甚至到了孝莊所難以達到的作用。見董鄂氏如此的通情達理,豁達大度,孝莊也不再把她當外人,有事先與她商量,心裡話也總是向這位兒媳婦傾訴,以至於到後來婆婆對這位兒媳到了須臾不能離開的地步。但儘管如此,深知其中輕重厲害的孝莊仍堅守著自己的底線-絕不允許兒子再廢后另立!另外,為培養福臨的執政能力,孝莊還為兒子寫下激勵忠言:「為天子者,處於至尊,誠為不易。民國者之本,治民必簡任賢才,治國必親忠遠佞,用人必出於灼見真知,蒞政必加以詳審剛斷,賞罰必得其平,服用必合乎則。毋作奢靡,務圖遠大,勤學好問,懲忿戒嬉。倘專事佚豫,則大業由茲替矣。凡幾務至前,必綜理勿倦。誠守此言,豈惟福澤於萬世,亦大孝之本也」。作為一名少年天子,性情急躁的福臨有時遇事難免不夠冷靜穩重。順治十六年(一六五九年)六月,南明將領鄭成功率兵圍困江寧(今南京),揚言要蕩平江南,直取北京。消息傳來,福臨驚慌失措得提出要放棄北京退守關外。對此,孝莊嚴詞斥責:祖宗的基業,怎能輕易斷送?羞愧難當的福臨遂拔劍擊几,逝言要御駕親征。孝莊又耐心勸說:皇帝貴為天子,不應意氣用事,每臨大事尤其要冷靜對待。最終福臨改為留在北京坐鎮指揮,派大軍快速增援,又由於鄭成功決策的失誤,不久江寧之圍即解。

兩年連遭喪子喪妻

順治十四年(一六五七年)十月,董鄂氏生下一個兒子,雖然這是福臨的第四個兒子,然而此子一出生,他即下詔立其為太子。不幸的是,三個多月後,順治十五年的農曆正月二十四,這位備受寵愛的皇太子即不幸因病夭折了。雖然為減少董鄂氏的喪子之痛,順治追封這位短命的皇太子為榮親王,然經此打擊,董鄂氏卻從此一病不起,勉強在病榻上捱了兩年,順治十七年(一六年)八月,這位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皇貴妃即香消玉殞,撒手追子而去。

兩年之內連遭喪子喪妻之痛,極重感情的福臨從此也是精神頹落,鬱鬱寡歡,未出半年,即因患痘症追妻尋子而去,福臨臨終前,本想把皇位傳給次子福全,但孝莊看中了玄燁,遂通過皇帝信賴的傳教士湯若望,以玄燁出過天花為由,勸說福臨改立皇三子玄燁,於是,八歲的玄燁成為大清新帝(年號康熙)。

為避免重蹈攝政王擅權的覆轍,福臨臨終前有意安排了四位滿洲老臣索尼、遏必隆、蘇克薩哈和鰲拜輔政。安徽有位叫周南的秀才,千里迢迢趕到北京,以皇帝尚未成年不能親政為由,上書懇請孝莊太皇太后垂簾聽政,被孝莊嚴詞拒絕了。雖然她有足夠的聲望、資歷、能力與理由,但孝莊她很清楚,外戚干政,后妃臨朝,此例一開,勢必為後代所效仿,引發動盪與內亂,給朝政增添無法預料的變數。因此,她堅持把朝政託付給四大臣,自己則多方延師傾力調教小孫子玄燁,培養他各方面的才能,以便他將來能擔當起統御龐大清帝國的重任。

玄燁八歲即位,十歲時,生母佟佳氏即不幸病故,所以,雖然貴為大清皇帝,但他在這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也就只剩下他的皇祖母孝莊太皇太后了。而對於孝莊而言,玄燁登基,等於是歷史又重演了一回。她又得和十七年前一樣,肩負起培養幼帝,把握政局的重任,只不過這一次兒子變成了孫子,年齡上由六歲變成八歲。

因為有了教導兒子的一番經歷,孝莊對小皇孫的教導,從一開始就做到高標準、嚴要求。她不光關心他的起居,對他的言語舉止,也都立下規矩,稍有逾越,則嚴加責罰,毫不留情。

康熙後來回憶說:「朕自幼齡學步能言時,即奉聖祖母慈訓,凡飲食、動履、言語,皆有規度,雖平居獨處,亦教以罔敢越軌,少不然即加督過,賴是以克有成。」當然,玄燁也沒有辜負皇祖母的苦心和期望,他從小「即知黽勉(努力)學問,好讀書,嗜書法,留心典籍,竟至過勞,痰中帶血,亦未少輟」,成為歷史上少有的不恥下問、勤奮好學的帝王,並很快成長為一代有為的英主。(待續)

【巴西華人資訊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