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一代商業傳奇人物 「褚時健 」

作者:筆記俠

今天(2019年3月5日),雲南紅塔集團原董事長、褚橙創始人褚時健逝世,享年91歲,一代商業傳奇就此遠去。

他是傳統企業的爆品王,造酒、制糖、產煙,種橙子,幹什麼都是最好的;他是影響企業家的企業家,他的故事和創業精神,深深影響了中國企業界包括柳傳志、王石等一些大佬,以及無數要為明天而奮鬥的年輕人。

褚時健,這個曾被報告文學形容為像太陽一樣燦爛的男人,淡然外表下的內心,似乎沒有一個人能觸碰到。你也許讀不出跌宕起伏的人生,看不到在老人溫暖笑容中刻下的滄桑,但一定不會忽略那親自鑄就了紅塔山與褚橙傳奇的雙手。

當正和島創始人劉東華問「褚老,你希望留給自己的墓誌銘是什麼?」的時候,屬兔的褚老緩慢而堅定地回答了五個字:褚時健,屬牛。

「人生總有起落,精神終可傳承」。今天,讓我們重新聆聽褚老的教誨,緬懷褚老的勵志人生。

褚時健伉儷與王石合照

一:「現在的年輕人都太急了」

現在社會上太多人想做些可以一蹴而就的事,都想找條直路走。尤其年輕人,大學讀完書進入社會剛幾年,就想搞出名堂,實際不是這樣。人生很多事,不是一條直線。
我也曾經是年輕人,從新中國成立後到現在,社會變動很大,很多希望都破滅了。尤其是我40來歲的時候,幾乎所有希望都不存在了。當你抱著很大希望的時候,失望很多;當看不到希望之後,希望又好像慢慢看得著一點。

時代不同了,年輕人期望值很高,很多人想一夜暴富,不能承受短期內沒有回報的事。我年輕時,一家三口人從昆明到玉溪,看到修路工人們臨時住的房子,都非常羨慕。當時我們都覺得:「一輩子能住上這樣的房子,這一生就得了!」

現在年輕人的知識面、信息量比我們那時強多了,但年輕人的特點還是一樣:把事情想得很簡單。

有一次,一個年輕人從福建來找我,說自己大學畢業六七年了,一件事都沒成功。他是性子急了,目標定得很高,想「今年一步、明年一步,步步登高」。

我對他說:你才整了六七年,我種果樹10多年了,你急什麼?

主人翁褚時健享齡91

二:「跌得越低,反彈力越大」

年輕人現在不過二三十歲,人生歷程還很長,也不一定每個人都要做大事業。困難多,搞好一點,信心就大一點,只有這樣走,一步一步來。比如橙子,只要一公斤能賺一分錢,上萬噸就能賺多了。

你想心急,就做不成。

以前有不少人在社會變動的時代抓住機會,一下發了大財,比如搞房地產。還有人靠親戚、靠父母,現在財富很大,我也認識。但現在這樣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即使是靠機遇、靠父母,我也認為他將來守不住。

很多人說我十二年來種橙子是「觸底反彈」,跌得越低,反彈力就越大。

種橙子的人不少,但今天可以說,要像這樣種好上千畝的還不多見。有的人來我的果園看了一次,回去就開了八九萬畝的新果園,但我看來,基礎沒打好,後頭要吃虧。
我們碰到過的難關,十幾年沒遇過。連續高溫一個多月,果子都被曬掉了。但你看我們的五條管道從對面大山來,面對高溫,果園有水維持。別的果園如果基礎不好,損失就大。而我們還能保住和去年一樣的產量,就是因為農業基礎打實了。

這個也是年輕人最難理解的。人在年輕時,要先學會吃苦,要實實在在掙錢,才能拿得住。就像搞農業,如果你質量搞不好,經過一個週期,10元資產就變8元了。

三:「無論做什麼都要有敬畏心」

種橙這件事我2002年正式開始搞時借了1000多萬元錢,到2007年的時候就全部還清了。

前幾年的銷售全靠朋友幫忙,你幾十噸他幾百噸地團購,慢慢就消化掉了。我老伴兒那個時候管銷售,帶著橙子到處去參加展銷會,也是受了不少苦。好在前面幾年果樹還幼,我們的技術也不完善,產量不算很大。

2008年之後,我外孫女他們從國外回來幫著我和我老伴兒,開始抓我們自己的銷售。

2009年產量開始飛速增長,銷售也慢慢步入正軌,所以產品還從來沒有積壓庫存過。水果這種生鮮產品,積壓庫存是很大的災難,相當於就是毀掉了。很幸運,我們沒有過這種情況。

2014年以前我們的果園一直是增產,每一年都比上一年增產不少。所以,我一直說我們是沒有大小年的,的確像我們這樣連續10年都是增產的果園幾乎沒有。但是2014年我們出現了減產,有氣候的關係,也有果樹生長的自然規律:大小年的關係,儘管我們採取了很多措施,輓救了許多產量,但規律就是規律,一定要服從。

無論做什麼事情,人都要有一顆敬畏心,自然規律、市場規律都要遵守。

1.產品:產品的競爭是質量和價格的競爭

我們現在果園已經擴展到幾萬畝。到2020年,我們的果子產量能達到6萬噸。我知道現在我們的橙子在市場上很好賣,聽說有人拿它和當年的紅塔山煙相提並論,都是緊俏商品。

我很高興大家這麼抬舉,但是我思想上不敢輕飄飄。頭幾年可能大家因為是我種的橙子,因為好奇心都買來吃吃,但是如果果子不好吃,或者只是普通過得去,我相信買了幾次人家就不買了。

我們賣得也不便宜,要是不好吃、品質不高,人家憑什麼真金白銀買你一個老頭子的賬?

所以我一直和孫輩還有作業長們說,不要陶醉人家怎麼誇你怎麼捧你,做好自己的本分,把橙子種好,每年多豐收點,味道更好一點,人家繼續揣著錢等你的橙子,不然,人家的口水等著噴你。

現在整個新平縣種冰糖橙的越來越多,差不多一年的總量要到200萬噸去了。我們規模算大的,品質也算高的。但是,必須要看到,這個橙子過剩是必然會發生的。

供求關係從來都是有松有緊,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市場經濟是不留情面的。產品一過剩,首先來的就是降價,降到你的銷售價是成本以下都會有可能。咋辦?到那個時候,還是質量和價格方面的競爭。

我如果質量好,其他人賣不完,我賣得完,另外我成本控制得好,別人虧著本賣,我還能賺到錢。

2.管理:只管大事

我做事的習慣是,凡是經我的手做的事情,我只管大事。這個大事決定了我幹這行能不能成功,其他的那些雞毛蒜皮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以前我有四五個副廠長,我給他們的權力非常大,每人管一塊,四五個億美金的投資我就讓他們簽了。要委託書的話就給他們寫一份,我就畫一個框框在這兒,讓他照著辦,有什麼錯誤我來承擔。

我做那個小煙廠的時候,有13個黨委委員,每天早上8點所有委員都要集中開會,討論的都是雞毛蒜皮的事:這家打架了,那家豬肉不夠吃了等等。

管得了那麼多嗎?所以那些雞毛蒜皮的事就不要管了,有很多事情比這重要的多。也有看走眼,選錯人的時候。很多不瞭解我的人都覺得我在工作中比較霸道,其實當時我的目的就是要讓玉溪卷煙廠成功,成為全國最好,做到很多指標跟全國水平差不多。

大的錯誤我是不會給他機會的。當時我一個人忙不過來,黨委系統有很厚的一沓文件,我也不能隨便簽字說我都看過了,我就找別人來當黨委書記,但這個人一來就胡鬧,到差不多的時候,他就通過活動想當廠長,在這種情況下,我就說他是破壞玉溪卷煙廠的形象。後來報告到省裡,就把那個黨委書記趕走了。

還有另外一個廠長,也是類似這樣的情況,所以人家都認為我很霸道。

3.關係:對得起做過的事,對得起處過的人

我這個人,心裡放不下事,也算是個急性子。

像2014年天干,老是不下雨,我每天晚上想到我的果樹,半夜四五點就睡不著了,起來翻書翻資料,第二天叫上司機去找專家,一定要找到解決辦法。我想著,我這麼認真,果子的質量不會不好吧?

我一直和兒孫們強調,一個人工作、過日子都要認認真真,對產品要認真,對周圍的人也要認認真真。這些年我們的果子賣得好,除了我們產品過硬,周圍人的支持也有很大關係。

像早幾年我們果子不成熟,沒有朋友的幫忙,銷售會很成問題。現在我們名聲在外了,心裡要知道感激,更要學會讓大家利益都得到平衡。

我一直對和我打交道的合作夥伴也好,朋友也好都有一個心理,那就是怕虧了人家。這個習慣我一直都有。

做人做事要隨時隨地都在檢查,做這件事我朋友虧了沒有?我一直經常提醒褚一斌,不要粗心大意,要經常想到身邊跟著你的那幾個人,誠誠懇懇和人家相處。我們生活條件比他們好一點,我們就多照顧他們一點。

我們現在果園裡的農戶,在我們這裡幹活兒,我就希望他們比別的農戶生活條件要好一些;我們的作業長,我也希望他們收入一年比一年高。

新平的縣長有一次聽說我們作業長的待遇,很驚奇:「工資比我還高?!」對得起做過的事,對得起相處過的人,我能做到這兩點,我這幾十年也算沒有什麼遺憾了。
回頭看看,我這一路走來,沒有白費精神。我辦事認真,確定了目標就追求到底。在每一個工作的地方我都有人生的記號,我也沒在工作上鬧出什麼大事故。

想到這些,我也就甘心了。

四:「我活著為了什麼?」

這些困難有些是原來想到的,有些是沒有想到的,但我相信我能克服它。很多年以來,不管幹大企業還是小企業,不管幹哪個行當,都會遇到不同的困難,這些困難到最後還是解決了。

所以,人的信心很重要。如果我們接二連三地幹不成事,那就沒有信心了。

我在74、75歲時怎麼想起來搞這個苦差事(種植褚橙),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因為我們的處境,我的生活來源沒有辦法(保障),我只有一條出路,必須要搞成功。

我從小就閒不住,爬高上低的,我這個房子一天上去八回,下去八回,時間還打發不了,總得有點事情做。

這都是我從小養成的習慣,認定了要幹的事,只想贏,不想輸。

五:王石説我為什麼是褚時健的粉絲?

我有很多粉絲,但我是褚時健的粉絲,他不僅是雲南人的驕傲,更是我們這些企業家的驕傲。所以,我每次來都不能說是看望他,每次都是帶著崇敬的心情來取經的。他一年創造300億元利稅的時候,萬科的經營規模才30億,差距非常大;我們去年才繳300億元的稅,20年前褚廠長就達到這個數字了,這還是20年前的300億。

所以在褚廠長面前,我是來學習的,他一直給我非常強烈的內心觸動。十年前我第一次到哀牢山,我見到他的時候,老人家戴著破草帽,衣服是圓領的還是破的,比現在穿的還舊,正和一個人討價還價。那個人幫他修水泵,開價80元,褚廠長說:「最多給你60元」,他倆就圍繞著80還是60討價還價。想想看,他曾經是多麼叱吒風雲的人物!

之後我們開始聊天,我很好奇地問他,「您前後做的事情差別太大了,我相信您能搞成,但有一點不明白,既然種橙子,為什麼不引進國際上很好的橙苗,而是從湖南引進種苗呢?」

他就給我講道理,說哀牢山的土壤怎麼樣、氣候怎麼樣,說:「我一定能種過他們」,之後大談掛果之後是什麼情況,又說這個橙子怎麼怎麼好。我就問他掛果要多長時間,他說要六年,但我當時一盤算,六年之後他就80多歲了,一個70多歲的老人創業,大談80歲以後的場面,這是一種什麼精神啊!

而我對晚年的安排,和他的境界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從內心佩服他。和褚廠長接觸過程中就能理解,他為什麼能在當年把企業搞得那麼成功,絕不是因為政策、因為特許經營、因為偶然。

那之後我們總是通電話。十年後,大家都看到了,褚橙已經很有名了。

一般來說,我和褚廠長會被當作同一代企業家。我們都創業過。我1983年到深圳,1984年創建萬科,我記得很清楚,創業時,我在萬科辦公室的地板上寫了兩行字,一句引用肯尼迪就職演說,「不要問社會能為你做什麼,而是要問你能為社會做什麼」;第二句話是巴頓將軍講的,「衡量一個人成功的標準,不是看這個人站在頂峰的時候,而是看這個人從頂峰上跌到低谷時候的反彈」。

巴頓將軍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非常欣賞這段話。我到深圳以後,有低谷、有反彈、有很多曲折,但再怎麼曲折也不像褚廠長那麼曲折,所以我那一次非常感慨,褚廠長已經70多歲了,還在展望六年之後的漫山遍野,所以用巴頓將軍的話來衡量褚廠長是再恰當不過了。

當時我專門寫了一篇文章《哀牢山上冰糖橙》。但那篇文章不是寫給別人,而是在談我的感受。之後很多企業家因為這篇文章知道了褚廠長的現狀,都想到這個地方來看看,包括柳傳志先生,去年他專門到這裡拜訪了褚廠長。可以這樣說,褚廠長身上集中體現了中國企業家的一種精神,是一種如何在前進中遇到困難,並從困難中重新站起來的精神。

這次來,我又不僅僅吸收營養,還想讓更多中小企業家能系統地知道他。所以,我希望能夠有商學院做他的研究。

因為褚廠長把一個看上去不可能做成的事情做成了,而且這種成功是可示範、可借鑒、可學習的。他就在這裡,他就在做,做得很輝煌,他可以給世人提供鏡鑒。

六:他的妻子馬靜芬說: 下一生還嫁他

褚時健90歲的生日宴上,馬靜芬也回憶了自己和老伴的老年創業生涯,「開始種果樹時,的確是很困難。開始的時候,很多人覺得我們在搞著玩。」

她表示,種果樹最難的就是修剪。而現在,自己已經敢說,(褚橙)已經搞成功了,「放在以前什麼時候都不敢說自己的東西最好,都是悄悄地做,碰到的困難很多很多。褚時健買了一人高的書,家裡床頭都是書,就是從頭開始學。」

令人感動的是,馬靜芬在現場提及有人問她的一個問題——下一生怎麼過?她說,「如果褚時健還要我的話,我還嫁給他。」說完還看了看身邊有些走神的褚時健,小小地抱怨說「褚時健沒有聽見」。

他的妻子馬靜芬說: 下一生還嫁他

有人問她為什麼,她說,「如果我這輩子不是嫁他的話,我就沒有今天。雖然有很多磨難,但就是因為這些磨難,才有我的今天。」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開始說要贏在起跑線上。可是,人生又何止一條起跑線?人生歷程還很長,當下沒有選擇的時候,不必拿望遠鏡去窺探別人的成功。

褚時健身體力行地踐行了「認定了要幹的事,只想贏,不想輸」,贏了自己同時也贏得了全世界的尊敬。

褚老,一路走好

【巴西華人資訊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