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史話-蔣介石助張學良戒毒

攝於民國35年元旦的全家福。第一排:母親仝道雲(左)、小妹閔錫慶(中)、父親閔湘帆(右);第二排:大姐閔錫明、大哥閔錫鈞與二哥閔錫金。
2019年03月09日 04:09  文/閔錫慶

《親歷西安事變的穆斯林將軍:追尋先父母的足跡》。

編者按一對親歷西安事變與抗戰洪流的將軍夫妻檔,一個生長於戰火下的穆斯林家庭,見證一段在大時代下不為人知的故事。作者閔錫慶為民國將領兼國大代表閔湘帆之後,他在回憶父母親生平的家族史著作《親歷西安事變的穆斯林將軍:追尋先父母的足跡》一書中寫道,「有一回,母親坐火車到西安去探訪父親,誰知就在父親送走母親當晚的第二天凌晨,發生了舉世震驚的西安事變…….」

蔣張關係如同父子,在北伐之後,蔣對張尤其倚重,而張對蔣就像是對待自己的父親一樣。

九一八事件後,南京政府的一些軍事將領,如商震、宋哲元等,對張學良這個吸毒成癮而又沉迷於酒色的紈褲子弟,是否有能力應付日本關東軍的入侵,非常懷疑。他們敦促蔣介石必須親自去指揮抗日。

我們童年時,很少聽到父母談起西安事變和他們有何關係。直到父親晚年退休後,他開始寫回憶錄時,仔細的描述當時的情景,我們才知道,他竟然親身經歷了西安事變。

吸毒成癮又沉迷酒色

在中國近代史上,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發生的西安事變,可說是國民黨和共產黨關係的轉捩點,也是此後國共勢力消長的一個關鍵。事變的起因是一九三六年十一月,蔣介石把他的中央軍嫡系部隊三○個師,從湖南湖北調到平漢線漢口-鄭州段和隴海線鄭州-靈寶段,準備入陜,完成他眼中的剿共戰役的最後階段。蔣在十二月初要求張、楊配合他的計畫,把東北軍和十七路軍全部投入陜北前線,以圖畢其功於一役。

領導東北軍的張學良和西北軍的楊虎城,在陜西西安臨潼華清池突然發動「兵諫」,劫持當時的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意圖迫使他改弦易轍,終止「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兄弟鬩牆,外禦其侮」,面對步步進逼的強鄰日本,國共停戰,聯合抗日,似乎變成了當時全民的一致願望。

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作為國民政府的領導人,蔣介石的想法是,抗日既是國家的總方針,大前提首先必須是在政治上實現一個統一的中國,才能凝聚全民意志,「外禦其侮」。而共產黨卻是一個在中國內部割據一方的「叛亂團體」。從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在江西建立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江西蘇維埃)開始,共產黨的目標就不只是要建立一個「國中之國」,而是要把「革命政權」發展擴大,最後席捲全國。

為達成政治統一,蔣介石接連發動了幾次圍剿紅軍的行動,但都無功而返。到了第五次圍剿紅軍和共產黨,終於獲得成效,一九三五年,紅軍在江西的反圍剿行動失敗,被迫進行「二萬五千里長征」的大潰退。傷亡慘重。潰退到陜北的紅軍只剩下幾萬人。而此時紅軍領袖張國燾又帶領一批軍隊出走,另立中央,留在陜北的紅軍剩餘不到兩萬人,共產黨在陜北的根據地,已處於危急情勢。對照之下,在西安事變前夕,包圍剿共的中央軍、東北軍、西北軍加起來,兵員超過三十萬人。

困擾近代史家的謎題

在這種眾寡懸殊的情況下,為什麼張學良、楊虎城卻要發動西安事變呢?這一直是困擾著近代史家的謎題。

對張學良來說,日本無疑是有殺父之仇的。他的父親張作霖是被日本特務在他的專列火車抵達瀋陽皇姑屯時,在南滿鐵路交叉道放置炸彈炸死的。可是九一八事變時,張學良採取的卻是退卻避戰的政策,這使他在全國贏得「不抵抗將軍」的罵名。他領導的東北軍,讓日本軍隊輕易奪取東三省,在輿論指責下,灰頭土臉,很不好受。當時有傳聞說,張的「不抵抗」政策,是奉蔣介石一個祕密電報(銑電)而採取的。但不論如何,蔣張關係如同父子,在北伐之後,蔣對張尤其倚重,而張對蔣就像是對待自己的父親一樣。

九一八事件後,南京政府的一些軍事將領,如商震、宋哲元等,對張學良這個吸毒成癮而又沉迷於酒色的紈褲子弟,是否有能力應付日本關東軍的入侵,非常懷疑。他們敦促蔣介石必須親自去指揮抗日。一些名流學者,如胡適、丁文江也都公開質疑張學良的軍事領導能力,呼籲政府要拿出負責任的態度,不能一味姑息。

果不其然,在熱河遭遇戰中,號稱三十萬大軍的張學良部隊,面對幾萬兵員的關東軍,在很短的時間就遭潰敗。日軍只派了一二八名騎兵突擊隊就攻佔了熱河省會承德。這不免使人懷疑,蔣介石根本無心對付日本,只是把東北軍擺在那裡充樣子。

事實上,從九一八事變的「不抵抗」,到一九三三年的《塘沽協定》,到一九三五年的《何梅協定》,都是對日姑息讓步,出讓華北利益的舉措。這段時期,蔣的用心所在是要對付共產黨的勢力。

大家心照不宣的是,東北向來是土匪盤踞之地。張學良從他父親張作霖那裡繼承的東北軍,本身其實就是一支最大的土匪部隊,由土匪據地自雄,成為軍閥,一旦遇上裝備精良、受過正規訓練的日本關東軍,就不堪一擊。別說對抗日本的現代化部隊,就是為爭奪鐵路權而與蘇聯軍隊交戰,也是一交手就敗下陣來。儘管如此,蔣介石對張學良還是疼愛有加,不但一直為他護短,為他的「不抵抗」找理由,例如糧食補給不足等等,而且還委託澳大利亞籍的顧問端納(William H. Donald)幫助他戒毒,送他出國避風頭,到歐洲去周遊列國。

張學良在歐洲周遊返國後,起初獲得的任命是豫(河南)鄂(湖北)皖(安徽)三省剿共總司令部副司令,這個剿共總部先設在漢口,後移武昌,總司令是由蔣介石兼任。(待續)

【巴西華人資訊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