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黃花風鈴木

2019年03月10日 04:09 (鄒文亭/中央大學碩士)

每年3月都是黃花風鈴木盛開的季節,全台各地的黃金大道陸續綻放,繽紛燦爛的風鈴木會如陽光般爆炸盛開,點綴中南部的大街小巷。這炸裂的花木,將街道沐浴在金黃色的浪漫氛圍下。而遇上那場黃花風鈴木,是偶然,可冥冥中也是必然。

異鄉求學壓力大

那年,在台研究所的課已全部修完,進入了寫畢業論文的漫長蟄伏期。像一條小小的可憐的孤獨的小蟲子,為了追求自己所謂的學者夢,背井離鄉地來到了這裡。寂寂寥寥地蟄伏著,朋友圈裡沒有一點消息,整個人都消失了似的。因為異鄉求學的生活並不輕鬆,學業壓力非常大,厚厚的全英文書像磚頭一樣砸給你。

再加上這裡的氣候,我也是不習慣的。台灣雖地處南部,冬春季節溫度總在10攝氏度以上。可是你知道台灣的冬天連連幾個月都下著雨嗎?孟庭葦有一首歌叫《冬季來台北看雨》,真的很寫實哦,只是少了歌裡的那股浪漫勁兒。

台灣的冬季連月地下著雨,一絲陽光都沒有。中央大學又位於山上,我又住在女14舍背陰的那面。風一吹,雨一下,那動靜,那陰慘慘,簡直一個艾米麗‧勃朗特筆下的《呼嘯山莊》(《咆哮山莊》),而我們這些可憐的女孩子們,就是那前期住在呼嘯山莊裡的悲慘凱瑟琳們,彼時我們心裡其實是一致嚮往陽光和煦的畫眉山莊的。

女14舍的交誼廳

當然,女14舍也有好的地方,是所謂妹子最多的一棟樓。這裡有來自各個國家的妹子,平時大家都在各層的公共客廳裡交著朋友:韓國妹子聊著化妝品煮著泡菜麵條,印尼妹子切著蘿蔔絲煮著咖喱,日本妹子做著壽司生魚片。再就是一層的交誼廳,位於靠著女14的外面,男生女生都可以在那裡聊天交友。和好友暢談,和家人視頻,自己一個人徹夜地在這看書,這些在交誼廳度過的美好舊時光也是我一直懷念的。

在這裡,每逢冬天,洗過的衣物會經久不乾。哪怕就是小小的一隻襪子,一周過後都是黏糊糊濕漉漉的,垂著頭喪著氣兒。這裡的人們,衣服都是在洗衣機裡烘乾的。我嫌公用的烘乾機髒——確實髒啊,我親眼見過有人把鞋子放進去烘乾ˍˍ是很少用的。實在不行,就學著我那印尼室友,用取暖器烘乾。

對比著我們這裡江南的氣候,冬天零攝氏度以下然後連連下著雨這也是常有的事兒,可是隔三差五會出現冬日暖陽呀。記得在南京讀大學的時候,每每冬日暖陽一出來,我就會屁顛屁顛地抱著被子到陽台上曬著。中午下課因為被子還要曬著,不能到床上午休,我就會端個小凳子,靠著暖烘烘的被子瞇著。記憶深處的這些舊時光,透過時間老人加過的特殊濾鏡,回憶起來總是那麼的美好,彷如電影裡那一幀幀的唯美懷舊鏡頭。

再拿這次雨水節氣裡江南這半月連綿的雨來說吧!雨下著的時候微信朋友圈裡一片感慨人要發黴的怨聲。可上周末太陽不是出來犒勞大家了嘛!這時候的朋友圈,大家彷彿都活過來一般,曬的不是朋友圈而是太陽。對比著這半月來的雨,再想想我那時在台灣不見太陽的連綿陰雨日,看文獻寫論文沒靈感沒思緒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寫出論文順利畢業的日子,然後寫累了也就只能在房子裡窩著,可不活脫脫地就像一條在寒冷黑暗的環境裡蟄伏的小蟲子麼。這裡的寒冷指的是天氣,而黑暗指的是當時寫不出論文的心境。

反正那年是出奇的冷,國境之南的台南高雄,竟然頻頻爆出老人熬不過這寒冷而死亡的消息。從不下雪的台北竟然還下了那麼一咪咪的雪。那個時候的Facebook,全是曬雪視頻,那個歡呼雀躍勁兒呀。可是為什麼是視頻呢?因為雪就那麼幾粒,只有視頻才能拍出來,照片根本拍不出來呀。那個時候我在研究室裡爬著論文,開著空調都冷的發抖。

反常的乾冷冬季

傍晚還接到台北室友從家裡打來的電話,邀我明天和她一起去台北的陽明山看雪,因為只有山上有一點點的積雪呀。記憶中2013年南京有過一場大雪,反正是很美的。見過這麼美的雪景的我,怎麼會折騰著去看那一丟丟積雪呢。不過台北室友的心境我當時是理解的,所以只勸她:「這種天氣上山的道路怕不安全,要看雪的話以後冬天來大陸找我,我帶你去看大大的白雪世界。」

鋪墊了這麼久的關於那年冬天的冷是有原因的。因著氣候的反常,那年的春天又特別的乾。乾到什麼程度呢?沒記錯的話記得那年天乾物燥的彰化好幾座廟失火了。可是要不是因著這乾,我是不會遇上那場黃花風鈴木的。

在台生活那麼久,關注這裡的資訊,融入當地人的生活是我一直在做的事。可是在這裡過去了這麼些年月,我都不知道這裡有一種叫黃花風鈴木的植物,更不知道她開起來那麼美,那麼絢爛。直到那年反常的氣候,那黃花風鈴木覺得世界末日要來了,她們要被乾死了。扯著最後的力氣,全台的黃花風鈴木,不似往年的因地區緯度或海拔高低漸次開放,而是一起轟轟烈烈地全開了。這可是空前的花事呀。

於是,台灣的媒體再一次地躁動了起來,到處都是關於黃花風鈴木的報導。而我於學校的一個芝麻小店吃飯的功夫,看到了電視裡的報導,就欣欣然按奈不住我那顆愛花的躁動的心,拎了個包就買好了一張台鐵票,去了嘉義中正大學。

愛花的躁動的心

中正大學作為一個旅遊景點,是因為大S和F4的《流星花園》而出名的。說到底,台灣很小,對比大陸,那裡的景點真的不多不豐富不壯觀。可是台灣人就是文藝浪漫,人家的文化底蘊就是強:流行樂壇的燦爛星空裡,周杰倫張惠妹蘇打綠五月天S.H.E,哪個不是台灣的。還有人家的電影就是拍的牛逼,就是在國際上叫得上板。試問誰不知道李安?誰沒看過《聶隱娘》?誰又沒有追過九把刀的《那些年》?而台灣的景點,大部分也都是因為影視劇裡的取景而為內陸人所知的。我身邊很多的追星小學弟小學妹,還會奔著他們喜歡偶像的足跡開闢他們所獨有的行走台灣路線呢,想來也是奇事一樁!

對比之下,追星追偶像劇沒那麼瘋狂地我,追花兒卻追的響噹噹了哈。正所謂,來到中正大學,你追的是你的流星花園,我追的是我的黃花風鈴木。在我心裡,像蜜蜂一樣追逐鮮花是我一生最甜蜜的事業。

【巴西華人資訊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