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巴西外賣員的真實情況

【聖保羅訊】外賣員屬於自由自業者,其薪酬是根據交付量獲得的, 有人稱每週能賺400黑奧。

由於失業率居高不下,外賣員成為了巴西新興的創收活動。據巴西媒體採訪到,一位25歲的外賣員科倫特(Anderson Corrente)每天需要騎9小時自行車,最少行駛70公里。因為其主要收入來源就是完成各種外賣軟體訂單派送的提成。

作為自由工作者,這些外賣員是根據他們執行的交付量獲得等量報酬,每單的平均最低費率是4黑奧,只有完成一定數量的訂單才能獲得理想的報酬。而科倫特稱,如果一周七天都走單,一周能掙300-400黑奧。

他說道:“我沒有休息日,我記得有一天我是從週六早上10點開始送,然後等我停下車的時候已經是周日的淩晨4點了,當時我沒有記錄我跑了多少公里,但是我相信我應該是輕輕鬆松達到140公里了。”

雖然工作時間很長,但是對於科倫特來說,還是相對來講比較輕鬆的一份差事。他說:“有訂單下來的時候我就走,沒有的時候我就坐在馬路邊上等。餐運也不是一直處於高峰時段的,我一般用的派送軟體就只有三個,Rappi,Uber Eats 和 Bee(這個軟體用於給餐廳的派送,而非消費者),除此之外,我還給兩家私人餐廳以及一家甜品網店送外賣。”

科倫特提到關於用餐時間的問題:“我們外賣員一般都不會在午餐晚餐高峰期用餐,要麼提前幾個小時吃,要麼過了午餐高峰期再吃,晚餐也是如此。”

額外收入


外賣對於另一位26歲的,有固定工作的盧西安諾(Luciano de Souza)來講,算是額外收入,工作日裡他是給一家餐廳做服務生的,閒暇時間用來派送。

他說:“我在街上走的時候看到了一位背著外賣包的派送員,我便上前詢問他需要做一些什麼來成為派送員,對方也很耐心的與我解釋了一通。經過慎重考慮,我已經把派送當做副業了。”

盧西安諾透露道:“一個月的兼職能掙800黑奧,每天只從早上10點做到下午3點,差不多40公里。如果運氣好的話,單子多,就跑個60公里。下午6點到晚上10點我是在一家披薩店做服務生。我是登記員工有穩定的收入,加上派送掙來的外快,讓我不再過的緊巴巴。”他坦白道,下一步的計畫是成為全職的外賣員。

不平等待遇

受採訪的外賣員表示,外賣軟件在指派訂單時,特別是跨區域的外賣,比起自行車主,更傾向機車主,導致騎摩托送外賣的往往掙的比騎自行車的要翻倍的多,這使得很多使用自行車派送的人員考慮使用摩托車。

對於32歲的索薩(Israel Campos Souza)來說,一開始派送是純屬興趣,那個時候他還有著一份護工的職業,但是後來他失業了,就只能全靠派送來支撐他的開銷了。

減少收入

隨著外賣行業的擴張以及人員的充實,使該市場日漸飽和。派送的最低費用也下調了,外賣員每天需要完成更多的訂單才能達到原有的收入水準。

關於外賣員的工作條件,Rappi公司解釋,他們都是自由工作者,可以根據自己的意願隨時使用軟件工作或停止。該企業表示一直在加強平臺合作的外賣員和客戶的使用服務和體驗。

Uber Eats也是雇傭自由工作者,從消費者支付的總額中將提成轉給企業的合作外賣員。該企業給予旗下外賣員其合作商的折扣券以及高達10萬黑奧的工傷保險。除此以外,Uber Eats表示他們還提供醫療補貼,可在門診和身體檢查獲取一定折扣。

編輯 / 王子明

【巴西華人資訊網】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