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瓦多:當了巴西200多年首都,如今是民族的交融中心、食客的海鮮天堂

薩爾瓦多是葡萄牙殖民者抵達巴西後建立的第一座城市。1549年,一支葡萄牙艦隊帶來的殖民者建城後,薩爾瓦多很快成為巴西最重要的港口和殖民地首府。自此時起,直至1763年,薩爾瓦多一直是巴西的首都。
拉塞爾達電梯為上下城區的聯繫交通提供很大方便。張峻榕攝

被升降電梯分割的城市

有趣的是,薩爾瓦多的城市結構充分彰顯了早期的社會階級分化狀況。在老城區的沿海地帶,一座巨大的哥特式垂直升降電梯赫然醒目,這座有著近百年歷史的拉塞爾達電梯連接著薩爾瓦多上城區與下城區。

電梯管理員告訴記者,城市建設初期,薩爾瓦多作為巴西最大的港口,長期是各國殖民者與海盜的爭奪之地,來自海上的頻繁攻擊使得位於山頂的上城區遠比近港的下城區安全。歐洲殖民者因之落戶山上,而從事港口勞動的非洲黑奴和當地土著人則被迫留居山下,一切物資均由人力運送上山。拉塞爾達電梯建立後,為上下城區的聯繫交通提供很大方便。儘管如今已修建多條上山車道,這部電梯作為時代印記仍保持著運轉。

除作為殖民者的行政中心外,薩爾瓦多還是歐洲天主教傳教士在巴西最早的主教駐地,這一特殊地位也使得歐洲人在薩爾瓦多留下了160座以上各具特色的古老教堂。
薩爾瓦多的教堂獨有的殖民文化色彩與生俱來。葡萄牙殖民者在巴西積累一定財富後,由於宗教狂熱思想和“炫富心理”作祟,往往會從歐洲運來大量高級建材來修建華麗教堂,以彰顯家族的雄厚實力。在這一點上,聖法蘭西斯科教堂可謂其中翹楚。這座修建於1585年的巴羅克風格教堂共使用了300千克黃金和80千克白銀進行裝飾,整個建築內部金碧輝煌。

▲薩爾瓦多最具人氣的教堂——邦芬主教座堂。張峻榕攝

然而,薩爾瓦多最具人氣的教堂卻是小得多的邦芬主教座堂。這座占地面積不大、形狀中規中矩的教堂坐落在廣場中央,因其門前欄杆上無數條彩色許願帶顯得格外異彩紛呈。就是這樣一座貌不驚人的小教堂,卻是全巴西人的“許願聖地”——根據當地習俗,來訪者可在這所教堂許下3個願望,隨後將寄託願望的許願帶系在教堂前的欄杆上等待實現。更為有趣的做法是,將許願帶打死扣系於手腕,此後無論吃飯穿衣洗澡都不再解下,若有一天許願帶斷開或脫落,就是願望實現之時。當然,這種許願帶材質並不脆弱,等待它自然脫落往往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據說有人許願之後兩三年後帶子都不曾脫落,只好一直帶著。

狂歡節從這裡走向全民

作為拉美地區早期最大的港口之一,薩爾瓦多也曾是非洲奴隸三角貿易的重要場所之一,人種交融在給當地平民帶來文化衝擊的同時,也促成了薩爾瓦多作為文化融合中心的特殊地位。如今在薩爾瓦多,天主教同非洲宗教交融共存,非洲裔社會團體在文化教育等方面自成一體,當地人氣極高的重大節慶也包含了多種元素,形成了極為獨特的風格。

在薩爾瓦多的30多個社區當中,奧隆棟(Olodum)社團是極具代表性的一個,這個從誕生開始即同巴西狂歡節密不可分的社會組織,其發展歷程也濃縮了薩爾瓦多不同民族、不同社會階層間的交匯過程。

奧隆棟組織主席若昂·豪爾赫在採訪中向記者講述了這個傳奇非裔組織的誕生經過和發展歷程。原來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狂歡節是白人的“特權節日”,而非洲裔黑人社區的民眾則不被允許參加相關活動。為了爭取自身權益,歡慶自己的節日,當地黑人們于1979年4月25日成立了奧隆棟藝術團體,並獲准於自己的社區內組織狂歡節慶祝活動。在這一現象的帶動下,各黑人社區紛紛加入其中,奧隆棟組織也因而逐漸拓展了職能,發展為兼具藝術、教育、社會管理等一系列職能的黑人運動非政府組織。在如今的貝洛裡尼奧街區,奧隆棟組織為當地黑人建立起了一系列學校、醫院、藝術中心等公益性場所,形成了獨特的社區文化。

▲奧隆棟鼓隊進行表演。張峻榕攝

值得一提的是,根植節日與文化演出的奧隆棟社團在藝術方面已然取得了國際公認的成就,其將非洲傳統節奏與巴西桑巴節奏融合而成的“桑巴赫格”舞曲,天生便帶著歡快熱情的風格。每年狂歡節期間,奧隆棟都會在薩爾瓦多舉辦專場演出,全球各地數以萬計的觀眾都會慕名前來,一同加入歡慶隊伍。

非洲文化與天主教文化另一融合典範是薩爾瓦多的宗教節日。除了眾所周知的3月前後的狂歡夜和6月聖若昂節之外,薩爾瓦多的海神節獨具特色。這一節日繼承了非洲宗教的原始信仰,每年2月,人們聚集到海灘上,以遊行的形式向海神致以敬意。遊行結束後,慶祝人群會將事先準備好的承載著貢品的船隻駛入海中,並在大海裡將船鑿沉,將貢品送予海神,以期在未來的一年裡海神繼續保佑著這個靠海生存的城市。

海鮮愛好者的天堂

說到薩爾瓦多,自然也少不了當地的美食。作為巴西的最初的港口,這座城市的美食自然也是與海緊密相關。薩爾瓦多的美食非常接地氣。採訪中,巴伊亞州教育電視局局長岡薩雷斯對記者說的:“別的菜品都不重要,沒吃過豆麵餅,就不算來過薩爾瓦多。”

這極具代表性的“豆麵餅”又是何方神聖呢?據巴伊亞美食博物館館長莫妮克·巴達羅介紹,這遍佈薩爾瓦多街頭巷尾的豆麵餅(Acaraje)做法極其簡單——僅是將菜豆打碎磨成面,再捏成餅用棕櫚油炸熟——可這色澤鮮紅的小豆餅卻是薩爾瓦多美食的靈魂。將冒著熱氣的豆餅從中剖開,把當地特產棕櫚秋葵醬或是燉蝦夾在中間,一口咬下去就是熱騰騰的幸福感,有時豆麵中混入打碎的蝦肉,這一口就不僅是香嫩,更有幾分鮮氣。

▲薩爾瓦多著名美食豆麵餅。

除了豆麵餅,薩爾瓦多的城市美食自然就是海鮮:從南美特產小貝類到尋常餐桌上難以想像的鰩魚,一切海鮮都可以做成汁香四溢的“巴西魚鍋”。隨著配料的改變,魚鍋的口感也會產生差別:無論你喜歡濃稠厚重的湯羹,還是喜歡清淡鮮香的佳餚,薩爾瓦多總能找到一款海鮮主料滿足你。難怪有很多巴西人都曾感歎:“巴西東北歸來,三個月不食海鮮。”

▲薩爾瓦多著名的海鮮鍋。張峻榕攝

大西洋畔,薩爾瓦多見證了巴西的起源與發展。其老城區破舊的建築猶如沉溺于往昔輝煌的老人,新城區卻已帶著城市發展的朝氣拔地而起。

作者:文匯報駐巴西利亞記者 張峻榕

編輯 / 王子明

【巴西華人資訊網】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