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年齡可逆?科學家研發抗老回春藥

一項研究認為,透過生長激素再生胸腺,可以逆轉衰老。
2019/09/11 23:13

一項小型新研究表明,「生物學年齡」可能可以透過激素補充來改變,這似乎是個好消息,意謂著延壽回春是有可能的。

生活科學(Live Science)報導,加州私人研究中心「免疫介入」(Intervene Immune)研究所,對9名健康志願者(年齡在51至65歲,白人男子),這9人服用了生長激素、抗糖尿病藥物脫氫表雄酮(DHEA)和二甲雙胍,和激素補充劑的混合物,也就是俗稱的「雞尾酒療法」。每位志願者每周服用一次混合藥物,並持續一年。然後科學家分析他們的DNA結構,結果發現,參與者的平均生物年齡,至少減少了2.5年。 研究成果發表在9月8日的衰老細胞雜誌(Aging Cell)上。

論文的主要作者,「免疫介入」研究中心的首席科學官兼聯合創始人葛雷葛里‧費西(Gregory Fahy)解釋,這場試驗的原本目前並非扭轉生物時鐘,而是想要了解混合藥物能否扭轉了胸腺的萎縮?胸腺是人體的免疫器官,它可將未成熟的免疫細胞,訓練成能夠摧毀入侵病原體的特化細胞(B細胞和T細胞)。

胸腺是如此重要的器官,然而它的功能卻在青春期後就逐步開始惡化,並隨著腺體失去組織,被脂肪浸潤而繼續減少,這會使得人體的免疫細胞逐步失去判斷力,有些免疫學家認為,這就是衰老的特徵。

那麼,胸腺能不能再生呢? 胸腺再生是不是抗衰老的關鍵?費西就是這樣想的,他對胸腺的研究可以追溯到1986年,當時他讀了一份論文,提到科學家將年輕小鼠的胸腺移植到老鼠體內,成功使的老鼠免疫系統恢復活力。令他感到驚訝的是,似乎沒有人繼續推進這個實驗,也沒有進行人體臨床試驗,因此他決定自己來,在他在46歲時,他用自己做為實驗對象,自己注射生長激素DHEA(脫氫表雄酮 ),經過一個月,他發現了自己胸腺有一些再生的現象,感到非常振奮。因此,他想在一個更大規模的研究複製這一發現。

他的9名志願者也進行與他10年前類似的療程,費西發現了他們受損的胸腺組織,已經開始恢復並且正在產生新的特化免疫細胞群體的證據。

費西說:「除了胸腺回復之外,我也看到除了改善免疫系統之外的其他成果,比如腎臟功能也有提升,開始更有效地從血液中過濾毒素,這個結果與1988年小鼠研究的結果相呼應,當時研究是,將年輕小鼠的胸腺,移植到老年小鼠身上,結果不但免疫功能提升,腎臟的功能也有改善。」

費西表示,就是他發覺,9名志願者有了一連串的正向改變後,才聯繫了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遺傳生物學家史蒂夫‧霍瓦茲(Steve Horvath),他以開發高度準確的遺傳時鐘而聞名,看看藥物試驗是否改變了參與者的「生物學年齡」。

霍瓦茲 以驗血的方式,取得參與者的DNA,他以四種已經確立的遺傳時鐘作為基準,再與試驗者的DNA做比對,結果發現試驗者的生物學年齡估計值減少,而他們的總體預期壽命值增加,並且在試驗結束後6個月後,似乎仍保持完整,沒有所謂快速凋亡的情況。

瑞典卡洛琳斯卡醫學院(Karolinska Institutet)研究所的分子流行病學家薩拉‧海格(SaraHägg)表示,我們對生物學年齡的研究還很粗淺,但確實從未出現過DNA可以逆轉的說法,特別是利用藥物干預之後。

海格表示,我們的DNA在我們的生命歷程中,它的螺旋結構是一段段的化學標籤,這些標籤包括由碳和氫組成的甲基,它們黏附在DNA上,我們的細胞就「讀取」這些特定的遺傳信息片段,然後進行新陳代謝。

隨著年歲的增加,DNA的端粒會縮短,這使得細胞分裂的次數有其限制,也就是衰老。海格表示,端粒特徵就可用於計算一個人在兩到三年內的生物學年齡。

至於能否逆轉,海格說她沒參與研究,很難說明這是不是代表衰老停止或是回春,這都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

對於其他同業的質疑,費西承認,目前尚不清楚每種藥物如何促進抗衰老作用,而且因為樣本量很小,所以研究結果是否能適用在其他人也不能確定。

【巴西華人資訊網】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