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黑臉觸禁忌 加國總理犯眾怒

圖為加拿大總理杜魯道日前抵達一場競選集會,開心向媒體打招呼。
2019/10/27 04:10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右二)18年在學校任教時,塗黑臉化妝成阿拉丁,參加「阿拉伯之夜」化妝舞會。

美國非裔導演史派克.李的電影常討論政治與社會議題,在他擔任執行製作人的恐怖喜劇《幽冥時代》(Tales From the Hood 2)中,有一段故事是,1名白人女大生與同學造訪「黑奴博物館」(Museum of Negrosity),看中了一只黑人布娃娃(golliwog),無知的她很想買下但遭拒絕,於是就要把它偷走,結局卻是,館內另一巨大黑人布娃娃幽靈上身,對她們大開殺戒。

在現實生活中,黑人布娃娃並不會幽靈上身,但今年先後有白人政治人物因年輕時「塗黑臉」或「塗棕臉」的照片曝光,而引發巨大爭議。「塗黑臉」反映出的種族歧視無知與偏見,與不了解黑人布娃娃具有冒犯性,其心態如出一轍。

滑稽劇諷黑人 反映歧視偏見

「塗黑臉」(blackface)一詞源於19世紀的黑臉滑稽劇(blackface minstrelsy),白人演員在臉上塗抹黑色的油彩,故意穿上寬大或破爛的服裝,模仿黑人的口音、表演黑人歌舞、彈奏樂器,以博眾人一樂。黑臉滑稽劇流行時,美國尚未正式廢除奴隸制,黑奴在南方種植園內過著悲慘日子,卻被掩蓋在滑稽劇輕鬆的嬉笑怒罵之下。

《紐約時報》指出,由於社會地位低下,黑人族群無法向主流社會展示自我,形象一直被黑臉滑稽劇中塑造的刻板印象取代—穿著廉價、身材肥碩、缺乏修養。因此,黑人民權運動興起之後,黑臉滑稽劇飽受詬病、漸漸失寵。21世紀以來,白人「塗黑臉」這種極具象徵性的行為,轉變為種族歧視的代名詞。

「塗黑臉」觸種族歧視禁忌,層出不窮,最近加拿大總理杜魯道就因18年前一段「黑歷史」曝光而犯眾怒。9月初,美國《時代》雜誌公布了杜魯道的一張老照片;照片上,杜魯道身穿長袍並包著頭巾出席,還將臉部、頸部與手部塗黑。照片攝於2001年。杜魯道當時29歲。照片發表後,杜魯道很快公開道歉,說當年他在任教的私立學校參加「阿拉伯之夜」,將皮膚塗成棕色出場,扮成阿拉丁。

杜魯道表示,「當時的我沒有想到,這是種族主義,但現在我認識到了」。他說,雖然過去顯然犯了錯,但他會繼續努力,抵制不寬容和歧視。然而事件卻還沒結束,後來杜魯道又被挖出兩張裝扮成黑人的照片,他再度道歉,卻又說已記不清楚自己年少無知時,究竟這樣胡鬧過幾次。

美州長塗黑臉 陷入政治危機

無獨有偶,年初,美國維吉尼亞州州長諾瑟姆(Ralph Northam)也因其在1984年醫學院年鑒紀念冊中的一張照片而被指種族歧視,照片中一人塗黑臉假扮黑人,另一人則裝扮成3K黨(白人至上主義組織)成員。緊接著,該州檢察總長赫林(Mark Herring)亦被爆出,他大學時代曾在派對上塗黑臉,由於兩人都是民主黨籍,當時醜聞還讓該州民主黨領導層陷入了危機。

【巴西華人資訊網】

廣告

One though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