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貨幣危機?巴西黑奧創歷史新低

今年1至10月,巴西經常帳戶赤字為457億美元,遠高於去年同期的320億美元。

今年以來,受到強勢美元打壓,新興市場貨幣普遍承壓走弱。作為拉美最大經濟體,全球貿易緊張形勢令巴西經濟處境艱難,連續降息和資本外流壓力讓黑奧貶值壓力驟增。

巴西央行入場干預

第一財經報導,巴西央行本周公佈的數據顯示,由於貿易順差減少,巴西10月份經常帳戶赤字擴大至79億美元,為2014年後同期最高值。今年1至10月,巴西經常帳戶赤字為457億美元,遠高於去年同期的320億美元。外貿形勢的惡化令巴西經濟面臨巨大考驗。

巴西財政部長格德斯(Paulo Guedes)26日的講話引發市場進一步擔憂,他稱:“我們採用的是浮動貨幣機制,波動是正常情況。自己並不擔心美元匯率過高。恰恰相反,當財政政策有力而利率逐步走低時,均衡匯率就會升高,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受此影響,巴西黑奧對美元匯率盤中一度大跌超1.5%,跌破了2015年經濟危機時創下的歷史低點。隨後巴西央行時隔三個月再次緊急入場救市,兩次向公開市場拋售美元,一度將匯率拉回超過300個基點。不過恐慌情緒並未得到緩解,27日黑奧再次回測前一日低點。今年以來巴西黑奧是表現最差的新興市場貨幣,本月已累計貶值近6%,全年跌幅逾10%。

巴西央行近半年來已連續三次降息50個基點,市場普遍預期,今年12月和明年2月巴西央行將分別再進行各50個基點的降息,屆時巴西基準利率將下滑至4%。在經濟下行壓力下,黑奧原先高收益貨幣的吸引力正在大幅下降。

富達國際(Fidelity International)新興市場投資組合經理格裏爾(Paul Greer)表示,在目前的經濟環境下,當一個國家的財政部長說出類似的話,那就是在發出貨幣拋售的信號。

2015年時,巴西的利率還在10%以上,如果利率繼續下滑將讓套利交易的空間進一步減小,同時拋售的成本也將更低。

Opportunity資產管理公司經濟學家豐塞卡(Marcelo Fonseca)指出,此前流入巴西的資金有相當一部分是看多巴西經濟,並希望利用匯率升值和高利率獲利,而國際收支變動反映出已有不少投資者開始選擇逐步撤離。

經濟改革前路漫漫

2018年大選中政壇新人博爾索納羅( Jair Bolsonaro)大舉提振經濟的承諾獲得了巴西選民的青睞。上任伊始,他便推出了一系列大刀闊斧的經濟改革方案,旨在通過財政改革、放鬆管制和私有化的結合來啟動增長。

今年3月,博爾索納羅的養老金改革計畫便遭遇了國會的質疑和阻撓,該方案是控制巴西財政赤字擴大的關鍵一步,可以使巴西在未來10年內節省1萬億黑奧(約合1.6萬億元人民幣)開支。經歷各方數月艱苦談判,10月23日,巴西參議院投票先後通過了養老金改革基本文本和修正文本,養老金改革法案終於獲得批准。法案涉及上調最低退休年齡、增加個人繳納年限和限制遺屬撫恤金等措施。

許多國際投資者將此次養老金改革作為巴西政府是否能進行更大的經濟改革的風向標,以及是否能對巴西經濟恢復信心的試金石。倫敦安本資管基金經理古鐵雷斯(Edwin Gutierrez)表示,巴西未來的改革之路依然充滿挑戰。要想釋放經濟活力,光有養老金改革不夠,如果經濟無法加速發展,積極改革的勢頭有可能被削弱。

不過外商投資意願疲軟反映出了市場的謹慎心理。巴西10月外國直接投資(FDI)為68億美元,是今年6月以來的最低水準。近12個月累計外國直接投資為795億美元,占GDP 4.35%。

巴西11月6日舉行的海上石油區塊拍賣遇冷,也說明了國際投資者對加入巴西經濟改革信心略顯不足。這是巴西歷史上最大一次近海鹽下層石油區塊拍賣,也是2010年以來最昂貴的一次油田拍賣。此次一共推出Atapu、Buzios、Itapu和Sepia四塊油田,預估儲量150億桶,最終中標金額約170億美元,遠低於政府預期的250億美元,且出現兩塊油田流拍的情況。

此次共有14家石油公司進入拍賣的招投標名單,包括雪佛龍、殼牌、埃森克美孚在內的五大石油公司,而在最終的競標中他們都選擇了退出。分析認為,巴西國家石油署(ANP)設定的過高競標底價,以及與巴西石油公司合作時的巨大商業和政治風險是能源巨頭打退堂鼓的重要原因。

挪威獨立能源諮詢機構雷斯塔(Rystad Energy)駐巴西分析師拉維(Aditya Ravi)表示,不少油企此前就對政府對油田的控制權超過中標者表達了不滿,特別是根據巴西政府的“投資補償”要求,中標企業需向巴西國油支付15億美元的早期投資。即使是經濟效益前景最好的Buzios油田,假設從第一天開始就能產生現金流,也還需要至少5~6年才能賺錢。

雖然巴西經濟面臨挑戰,但黑奧前景或許並不太悲觀。當地券商Necton經濟學家佩菲托(André Perfeito)表示,美元對黑奧的匯率可能會升至4.30左右,但由於巴西充裕的外匯儲備水準,黑奧進一步大幅走低的可能性並不大。

巴林銀行全球新興市場企業債券主管拉瓦爾(Omotunde Lawal)認為,貨幣短期小幅貶值並不一定全是壞事。對巴西企業來說,黑奧貶值對於出口更為有利,而巴西企業是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

編輯 / 王子眀

【巴西華人資訊網】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