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料冠軍弗拉門戈,巴西球隊中的“異類”

這一周足壇最有戲劇性,最瘋狂的球隊屬於弗拉門戈。

在對手河床開場13分鐘就破門的情況下,弗拉門戈憑藉巴博薩第88分鐘和第90分鐘的梅開二度,逆轉絕殺河床,拿到隊史第二座南美解放者杯冠軍,這場比賽就像20年前的歐冠決賽那樣不可思議。

結局還沒有寫完,24小時後,由於格雷米奧90分鐘絕殺帕爾梅拉斯,直接送弗拉門戈提前四輪拿到本賽季巴甲冠軍,巴西已經56年沒有球隊可以一個賽季拿下巴甲和解放者杯雙料冠軍了。

更有意思的事情就在昨天,弗拉門戈與塞阿拉的比賽中,塞阿拉半場領先卻換下了強力中鋒加利亞多,換上一名中衛,原本佔據速度和體能優勢的塞阿拉開始死守領先優勢,結果可想而知,更善於進攻的弗拉門戈增加前鋒,不斷在距離球門30米以內的位置製造威脅,最終球隊4-1逆轉比賽,讓對手不得不面臨可能降級的危險。

弗拉門戈擁有非凡的一個賽季,在八月初輸給巴伊亞後,球隊27場比賽不敗。

不能否認,弗拉門戈的成功有很大的因素是新帥若熱·熱蘇斯,用半年時間把歐洲的足球理念與南美足球相結合,讓這個從本世紀初險些降級才開始醒悟的球隊變得強大。許多人第一次瞭解他或許是因為葡萄牙體育“兵變”事件,但是他離職後很快就找到新工作,在利雅得新月賺夠了錢,轉戰弗拉門戈收穫讚譽,這是一個有野心又有智慧的葡萄牙人。近幾年,葡萄牙教練在世界上的許多地方拿到冠軍,或許穆裏尼奧為首的他們將會給世界足壇帶來更大的衝擊。

當然,弗拉門戈的進攻屬性多虧了最佳射手巴博薩和最佳球員布魯諾·恩裏克,兩個人的高產帶動了全隊進步,而後防線還有拉菲尼亞和費利佩兩位征戰歐洲多年的球星,中場組織者是德阿拉斯卡埃塔和裏貝羅。熱蘇斯通常會讓8人組成進攻陣容,進行高強度緊逼,在一周雙賽的壓力下,弗拉門戈也不會大面積輪換,解放者杯半決賽其他三支球隊使用幾乎是預備隊陣容時,他們還是主力應戰。

里約熱內盧從來就不是一個太平的地方,這裏的球隊也在混亂中掙扎了幾十年,在追逐名利的過程中欠下巨額債務,解放者杯一直以來都不是巴西球隊的首要考慮目標。不過近幾年巴西的經濟狀況是好於阿根廷的,也意味著巴西的球隊財政水準還算理想,在他們心中解放者杯的含金量也逐漸增高。只是從2014年至今,南美解放者杯決賽只出現過兩次巴西球隊,2017年格雷米奧還輸給了拉努斯,而巴甲聯賽多半是帕爾梅拉斯和科林蒂安佔據優勢,這兩支球隊也沒什麼特別之處,球員身體素質不錯而已。

弗拉門戈的戰術打法有別於其他巴西球隊,所以他們在一定程度上被看做“異類”,有些令人遺憾,巴甲球隊並沒有選擇開放包容的態度來接受新鮮的事物,反而愈發謹慎和封閉,大多數教練選擇深度防守,利用身體和速度進行快速反擊。而此前一篇文章我們剛剛研究過,現在能稱為嚴密的防守少到可憐,防到另一個極端,就會把自己陷入迷宮中,稍有差池對手就能找到突破口,解放者杯決賽的河床跟大多數巴西球隊犯了相同的毛病。

加利亞多一定也看過瓦斯科達伽馬與弗拉門戈的比賽,達伽馬的雙前鋒給弗拉門戈站位非常靠前的後防線造成巨大壓力,但一整個賽季的比賽鍛煉早已讓弗拉門戈每個位置的抗壓能力提高,更何況無論是陣容深度還是技術,弗拉門戈不在下風,身體素質這一項差一點,在綜合評定中並不會有極端作用。

38年前,弗拉門戈第一次奪得南美解放者杯,也是那一年,球隊3-0完勝利物浦,奪得豐田杯冠軍,這兩場比賽裏濟科是當之無愧的最佳球員。當時南美足球的水準世界一流,前五屆豐田杯冠軍全部來自南美,只是慶祝勝利的歌曲傳唱至今,已經逐漸褪去了極度驕傲的外衣,只是帶著具有樂觀精神的、希望意義的情緒繼續前進。現在的利物浦也不是當年兩次衝擊冠軍失利的球隊,這個賽季充滿歐氣的紅軍也不會是輕易繳械投降的對手。

我們可以期望一場世俱杯的決賽是弗拉門戈對陣利物浦,無論如何,慶祝都是屬於紅色的。

編輯 / 王子眀

【巴西華人資訊網】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