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黑幫替政府“封城抗疫”,這事兒靠譜嗎?

那些確保防疫措施“落地”的先決條件,當地政府給不了、不願給,黑幫又何嘗例外?

當地黑幫組織發佈的告示。

這兩天,“巴西黑幫替政府強制‘封城’:政府拿不出辦法,那就讓我們來解決”的消息,在國內外網路上引發廣泛關注。

這事是由巴西里約熱內盧黑幫發佈的“宵禁令”而起。

“上帝之城”的天下奇聞

巴西新聞網站G1刊載了這則“宵禁令”。

“宵禁令”的內容十分簡單,主要就是用威脅性短語警告當地三個社區石頭河、穆日馬和提居其亞的“所有居民”在晚8點後不得出門,“誰都必須服從我們的禁令,否則小心點”。

事件的肈因自然是新冠疫情。

疫情暴發之初,巴西隔岸觀“禍”,日子一度頗為自在。當時人們普遍相信,新冠病毒“怕熱”,而巴西地處熱帶,具備“天然免疫力”。

最初巴西境內疫情也的確雲淡風輕。正因如此,總統博索納羅一度頻頻發聲,稱“病毒好對付”“不必大驚小怪”,並將提出異議的媒體一律斥之為“假媒體”。

但到了3月中旬,形勢為之一變:先是3月7日總統一行的美國之行,帶回來一個確診者新聞秘書瓦恩加滕,繼而3月22日博爾索納羅本人被誤傳確診、誤傳者又是他以“大嘴”著稱的兒子愛德華多,引發國內外一時驚惶。

接下去“狼”真的來了:截至“黑幫宵禁令”當天,巴西累計確診1546起,死亡25人,儘管絕對數尚不能與幾個確診病例上萬的國家相比,但疫情蔓延的速率卻相當驚人。

3月21日,2002年同名電影《上帝之城》的背景地——里約熱內盧著名貧民窟之一“上帝城”發現一例確診,引發貧民窟廣泛不安。

在此情況下,巴西總統仍堅持拒絕在巴西全境實行諸如“封城”、宵禁之類防疫措施,引發公眾廣泛不滿。這則所謂的“黑幫宵禁令”,正是在此背景下應運而生。

被黑幫下令實施“宵禁”的三個社區,正是里約熱內盧市內貧民窟的核心區,這裏既是150萬赤貧人群的棲身之所,也是巴西黑幫肆虐之區。

貧民窟:法外之地

巴西是個貧富懸殊巨大的國家。

21世紀初,其衡量財富不均度最準確參數值——基尼係數曾達0.6,高居世界第一,兩任左翼前總統雖著力整治,令情況一度稍有改善,但也一直“穩居三甲”。

里約熱內盧則正是巴西貧富不均社會的縮影。

這裏有世界上最美麗的沙灘和國內最富裕的社區,但一牆之隔就是貧民窟。

貧民窟通常依山而建,鱗次櫛比、雜亂無章地分佈著鐵皮棚屋和狹窄的陋巷。

這裏公共設施簡陋,經常停水斷電,衛生條件惡劣,缺醫少藥,廁所骯髒。不少棚屋透光、通風條件欠佳,兩三個狹窄房間裏擠著男女老少5-8口,甚至一家四五口人擠在一間幾平方米的鐵皮棚屋內,也並不足奇。

在如此惡劣條件下,流感、結核……形形色色的呼吸系統疾病在貧民窟大行其道。

巴西貧民窟。

儘管如此,疫情曝光之初,貧民窟居民卻普遍表現得漫不經心。法國法新社記者採訪當地貧民窟時,絕大多數受訪者仍然抱著“富人才會得這種‘富貴病’,我們窮人沒事”的事不關己心態。

這是因為,巴西官員們一再告訴他們“病毒疫情是從國外傳來的”,最初“中招”的名人則不是政客,便是明星,總之是有機會出國的“闊人”。

但熟知當地情形的人士指出,儘管貧民窟和富人區間宛如咫尺天涯,但貧民窟與外國遊客、外國遊客與富人區間的交集卻十分密切。

許多貧民窟的大人、孩子靠向外國遊客兜售各種東西和服務,勉強維持一家生計,而他們回到貧民窟後又幾乎不可能避免密切接觸。

正因如此,當疫情突然出現在貧民窟,當博索納羅的“富人政府”照例表現得無所作為,和當地貧民窟“相依為命”的巴西黑幫“挺身而出”,跑來“搶戲”,也就順理成章了。

黑幫出動也不一定好使

平心而論,巴西各級政府並非沒頒佈一些防疫措施,但效果不佳。

比如疫情暴發以來,巴西衛生部門一直宣傳“勤洗手”,但正如裏約貧民窟社區一位官員所言,“自來水隔三岔五停,礦泉水喝都喝不起,讓我們拿什麼洗手”。

裏約市政廳還要求“疑似者需與其他家庭居民保持一米間隔”,但在當前的居住條件下,這無異於天方夜譚。

更要命的是,貧民窟許多人並沒有正式工作,更沒有像樣的社會福利,要填飽肚子就必須出門尋覓活計。

非政府組織Redes da Mare義工索薩指出,貧民窟內許多人“當大疫來臨之際,只能在‘不出門餓死’和‘出門染疫’間二選一”。

在這種情況下,即便巴西三級政府果真頒佈“封城令”或“宵禁令”,對防止疫情傳播也只能是一紙空文。

此外,巴西人好動、喜聚集的傳統,也遠非一紙禁令所能阻遏。

巴西總統還在隔離期竟公開露面,與民眾親密自拍引爭議。

早在3月17日,巴西聖卡塔琳娜州就已宣佈進入緊急狀態,禁止人群聚集,取消所有公共活動,關閉公共場所。

但在弗洛裏亞諾波利斯市海灘上,娛樂嬉戲的人仍成千上萬,這迫使州政府動用警方直升機在海灘低飛,試圖用旋翼刮起的沙塵暴驅散“海灘眾”,但仍是驅散了東邊,西邊照舊;驅散了西邊,東邊又故態復萌。

但如果說巴西政府很無奈,那裏約黑幫的力量其實也有限,即便其“宵禁令”屬實,也未必好使。

當地政府的防疫措施無法貫徹,是因為貧民窟缺乏最基本的公共設施、居住條件和衛生配套。

因為貧民不工作則無以糊口,不聚集則無法維持生計,不群居則無處棲身。這些確保防疫措施“落地”的先決條件,政府給不了、不願給,黑幫又何嘗例外?

巴西黑幫固然是巴西貧民窟的產物,又何嘗不是貧民窟積弊的根源之一?

指望“富人政府”落實防疫固然是奢望,指望黑幫完成“政府未竟大計”,也有些不切實際了。

編輯 / 王子眀

【巴西華人資訊網】

image_print列印文章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