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確診500萬之際的“完美風暴”:新冠病毒在巴西

在50歲的巴西人魯本(Ruben)記憶中,巴西從來沒有遭遇過這樣的“浩劫”。

“太慘了。”他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哀歎道,“把寨卡病毒、登革熱、 H1N1、流感、愛滋病這些流行病加在一起,也沒有這次的新冠疫情嚴重。大概只有100年前的西班牙流感和70年前的二戰可以相提並論。”

5月21日,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全球新冠疫情統計資料顯示,全球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突破500萬。24小時前,世衛組織收到了自疫情發生以來單日全球最高新增紀錄——106000例新增病例。

“新冠大流行還沒有結束。病毒正在轉向較貧窮的國家。”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發出嚴厲警告。

眼下,美洲已經成為了全球疫情的中心,而南美洲的巴西正在成為新的震中。

過去10天,巴西新冠肺炎死亡人數增加了50%,達到近2萬人,累計確診病例近30萬,超過了義大利、西班牙、英國等重災區,目前僅次於美國和俄羅斯。

5月18日,新上任僅三天的代理衛生部長——陸軍將軍帕祖洛(Pazuello)在世衛大會上向全世界介紹巴西的疫情。帕祖洛將軍是巴西一個月來迎來的第三位衛生部長。三天前,他的前上司納爾遜·泰希(Nelson Teich)突然宣佈辭職。此時距離上一任衛生部長去職還未滿一個月。

如走馬燈般更替的衛生部長和每日不斷攀升的疫情數字凸顯出這個拉美第一大國眼下面臨的嚴峻挑戰。

專家警告,新冠疫情在拉美大流行的速度和廣度可能與亞洲、歐洲和北美洲的情況完全不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有著超過 6.66 億人口。這裡也是世界上貧富最懸殊的地區。除了巴西,墨西哥、秘魯、智利等國的疫情也在不但升溫。

大量的貧民窟讓人倍感擔憂——當疫情在人口密集和公衛醫療設施薄弱的地區大面積爆發,沒有有效的隔離措施,醫療資源遭到擠兌,政府內部又充滿矛盾,應對失調,所有這一切湊在一起,新冠病毒將在巴西掀起一場“完美風暴”(編注:“完美風暴”指1991年強烈衝擊美國東海岸的風暴,因多種天氣條件彙聚在一起,為這個風暴的形成創造了“完美”的條件而得名)。

風暴來襲

當席捲全球的新冠病毒終於登陸南美大陸,人們發現,在巴西暴發的疫情不僅有著此前所有重災區共有的特徵,還證實了人們一些最壞的擔心。

巴西疫情蔓延顯示新冠病毒對於溫度似乎並不敏感,疫情反而在“最熱的地方情況最不好。”魯本說。

在魯本認識的人當中,至少已經有兩人死於新冠肺炎。他母親的妹妹上個月確診,現已不幸過世。

在聖保羅——這座有著1200人口的南半球最大城市中,新冠病毒已經帶來了沉重的打擊。與裡約一起,這兩座巴西最大、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有著巴西三分之一的確診病例,正經歷著和義大利倫巴第、馬德里和紐約相似的遭遇。

聖保羅市長布魯諾·科瓦斯(Bruno Covas)5月17日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時表示,該市的公立醫院已達到90%的容量,將在兩周內飽和。隨著疫情繼續發展,其衛生系統可能隨時崩潰。

“新冠病毒在巴西找到了一個形成‘完美風暴’的環境——這裡缺乏政府的明確應對策略;到處是沒有採取保護措施的人們;大部分城市都有著密集的人口;許多人生活在非常困難的條件下,沒有乾淨的水源,也不可能保持社交距離。”美國智庫“美洲對話”(Inter-American Dialogue)中拉專案主任瑪格麗特·邁爾斯(Margaret Myers)對澎湃新聞說。

與歐美疫情重災區國家不同的是,作為南美洲貧富差距最大的國家,巴西有著超過1300萬貧窮人口住在4000多個設施簡陋、衛生條件差、人口密度極高的貧民窟裡。這些地方是病毒傳播的“天堂”,卻是遏制疫情的噩夢。

對於生活在貧民窟的窮人而言,保持社會距離幾乎是不可能的。為了生計,他們也無法待在家中,必須外出上班掙錢。對於他們而言,吃飯顯然是更迫切的需求。

聯邦政府給予這些因為疫情沒有收入的窮人每人每月600 巴西雷亞爾(約等於100美元)的補助,持續三個月,然而這只是杯水車薪。

不僅在大城市,在偏遠鄉村、甚至是原始森林裡,新冠病毒也沒有放過。

邁爾斯指出,在亞馬遜河流域,沿岸有很多土著居民,他們原本與外界很少接觸。但這也使得他們特別容易受到外來病毒的侵害。

近年來,由於非法伐木和採礦導致的環境破壞,以及盜采工人入侵雨林深處,導致了病毒在原住民部落中的擴散。而這些原住民幾乎沒有任何醫療保健措施。當病毒在當地蔓延,幾乎等同於一場人道主義災難。

在網上流傳甚廣的一組照片顯示出了這種悲慘景況的冰山一角:大型挖掘機在位於亞馬孫心臟地帶的巴西阿馬遜州首府馬瑙斯市挖掘一排又一排的深坑,掩埋大量遺體。

馬瑙斯市的醫生告訴巴西有線電視新聞網,新冠疫情使該市許多公立醫院人滿為患,病人無處可治。由於缺乏檢測,官方公佈的死亡人數大大低於實際情況。當地死亡人口記錄顯示,僅4月份,就有2435人被埋葬,而去年同期僅有871人被埋葬。

據法新社報導,巴西原住民聯合會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目前已經擴散至巴西38個原住民部落,至少446名原住民確診,92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53歲的柯卡馬部落酋長。

這樣的悲劇喚醒了人們的回憶。早在16世紀初,西班牙殖民者把包括天花病毒在內的眾多傳染病帶到了美洲,成了美洲大陸土著居民噩夢的開始。到16世紀末,當地土著人口銳減,整個社會體系幾乎處於崩潰的狀態。

“總統帶領我們與一個不認識的敵人進行戰鬥。”馬瑙斯市長亞瑟·維吉裡奧·內托(Arthur Virgílio Neto)說道,“他必須承認自己錯了,為了減輕醫院負擔和恢復社會運轉,我們必須進行隔離。”

內托的話暴露出了巴西疫情中另一個更致命的問題——政府領導人之間以及與衛生專家之間對待疫情的分歧。

對於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而言,保持經濟顯然比防控疫情更重要。疫情開始以來,他與提倡嚴格社交隔離措施的衛生專家發生了多次衝突。4月初,他甚至解雇了自己任命的衛生部部長。繼任部長也在一個月不到就宣佈辭職。

“總統與專家的分歧必然導致政府抗疫力量削弱。我們在美國也看到了這種情況,這是美國疫情下降很緩慢的原因之一。如果巴西也這樣,同樣會導致疫情防控效果不佳。”現居紐約的中國公共衛生和流行病學專家、中國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對澎湃新聞說道。

總統和衛生官員、地方政府和聯邦政府不一致甚至相互矛盾的資訊使得巴西人陷入混亂的境地,無所適從。一些人被催促著出門上班,另一些人則大聲抗議。在一片吵鬧聲中,更多的人在感染和死亡,得益的或許只有新冠病毒。

風暴如何形成

作為全世界最晚受到新冠病毒影響的國家和地區,巴西與南美洲本有足夠的時間做好準備。

據魯本的回憶,巴西的疫情是從2月末開始的。2月26日,裡約著名的嘉年華遊行結束後次日,聖保羅確診了首例病例。

巴西聯邦政府雖然宣佈進入緊急狀態,可是各州州長都沒有取消嘉年華,來自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遊客來到巴西參與狂歡節,這導致很多巴西人感染病毒並擴散至全國。

在首例病例出現後的近一個月裡,巴西疫情增長緩慢。3月28日,全國僅僅有不到4000例。之後疫情開始爆發性增長,到4月28日,已驟升至7萬多例。截至5月21日,累計確診病例已經接近30萬,死亡近2萬人。。

以巴西2億多人口的體量而言,其每百萬人口感染和死亡率相對美國和歐洲國家來說,並不算高。不過許多專家指出,由於漏報和缺乏檢測,巴西的實際感染人數可能是目前公佈數字的10到15倍。巴西目前的測試規模僅為美國的二十分之一,而美國的檢測水準還沒有達到一些歐洲重災區國家的水準。

從亞馬孫的土著村莊到巴西城市的貧民窟,儘管許多州長和市長都採取了社會隔離措施。但是,將近一半的巴西人並沒有遵守這些規定。頂級醫學刊物《柳葉刀》在5月的一篇社論中直言不諱地指出——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對疫情輕視的態度是這背後最重要的原因。

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嚴忠告訴澎湃新聞,在應對疫情上,巴西和美國有很多相似之處——都有一個對疫情大意輕視的總統;更偏愛民粹主義;與疫情最嚴重地區的地方政府領導人不合;對專家的建議和策略不感興趣;堅持經濟第一等。

不過,黃嚴忠認為,博爾索納羅的政策應該還是有一定的民意支持基礎。“巴西有很大的貧民群體和非正式的就業人口。對於他們來說,疫情還是生存下去更重要這個問題是顯而易見的。如果沒有經濟的話,飯都吃不了。”他說。

而博爾索納羅與地方政府的角力更是將疫情危機進一步複雜化。

巴西最富有的州聖保羅採取了最嚴厲的措施來對抗大流行。州長若昂·多裡亞(João Doria)公開批評了博爾索納羅號召巴西人重新去上班的呼籲。他還表示,博爾索納羅解雇衛生部長是一場災難。

“政府領導力的缺失以及聯邦和州之間缺乏協調是巴西面對疫情危機的一大障礙。當下巴西政府迫切需要向大型公司與家庭提供經濟援助並採取社會隔離的措施, 但是到目前為止,政府所採取的措施都是不穩定的。”巴西坎皮納斯州立大學經濟學教授佩德羅·羅西(Pedro Rossi)對澎湃新聞說。

據羅西介紹,博爾索納羅的主要權力基礎部分來自於軍隊和民兵組織支援。就在5月20日,代理衛生部長的將軍一口氣任命了20名軍人擔任衛生部門的高級職務。而博爾索納羅本人則表示,他不急於短時間內任命第三位衛生部長,以避免“重蹈覆轍”。

在羅西看來,巴西正面臨一場政治危機,這場政治危機正在助長疫情的危機。“因為我們有一位總統,他的主要策略是反對政府,反對自己的衛生部長。”他說。

巴西此前有著曾被世衛組織稱讚的全民醫保體系。但羅西表示,醫療系統因為長期財政緊縮政策的影響,在如今的疫情下顯得遠遠不夠。

“關鍵問題是我們無法瞭解疫情的發展趨勢。現在巴西的疫情波動非常劇烈,我們不能確定我們到底處於什麼階段。”他說道。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預測,巴西新增死亡人數將快速上升至僅次於美國,位居世界第二的規模。病毒的傳染指數R,即每個患者平均感染的人數為2。而美國和其他主要疫情國家R值已經接近1。這意味著,在其他主要疫情國進入平緩和下降期之際,巴西疫情甚至還未達到最高峰。

黃嚴忠表示,巴西面臨最大的威脅在於,無論是防控疫情還是保持經濟,當博爾索納羅選擇了一個極端,結果可能反而兩個都抓得不好,被困在疫情中的時間只會拖得越來越長。面臨疫情和經濟的雙重打擊。

被稱為“熱帶特朗普”的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此前在被記者問及對巴西疫情日趨嚴重的看法時,他回應稱:“那又怎麼樣?我很抱歉,但你還要我怎麼樣?”這一冷漠和傲慢的態度引起了民眾的極大不滿。

風暴的影響

這場疫情對於巴西和整個南美地區帶來的影響無疑是巨大和深遠的。巴西經濟部近日發佈的預測認為,今年巴西GDP將下降5%到10%。

“像所有國家一樣,服務業受到的影響最大。巴西經濟的重要支柱大宗物品出口國際價格暴跌,對經濟影響很大。我們將面臨一個巨大的經濟衰退,因為人們不願意走出家門,不消費,就沒有需求。人們不工作,所以沒有供應。”羅西說。

他繼續說道,“2008年的危機來自金融系統,衝擊了實體經濟。現在我們正面臨著一場來自實體經濟的危機,我們還不知道金融系統和公司會受到多大程度損害。”

在疫情來襲之前,巴西經濟已經面臨了巨大的壓力。

2015年到2016年間,巴西經歷了25年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這場巨大的危機使得巴西經濟兩年間萎縮了 4%。2017 年勉強反彈了1%。而今年,當新冠大流行襲來之際,虛弱異常的巴西經濟又將陷入“絕望的深淵”。

羅西認為,目前博爾索納羅的政策只是單純呼籲人們工作,但是情況並不會變得更好。“GDP會更糟,因為人們外出將進一步傳播病毒,而疫情加重將使得人們害怕外出。他的策略沒有基於科學的論點,只是一種政治策略。”

而羅西擔心的是,巴西的情況會變得更糟。“最壞的情況是,病毒的傳播率很高,死亡率也很高,加上政治和社會政策的不穩定。我們會開始看到暴力問題在巴西出現。它可以動搖政治制度,引發軍事政變。我們已經看到這樣的跡象。”他說。

儘管前景不容樂觀,羅西仍有著大多數巴西人骨子裡的樂觀精神。

“雖然困難重重,然是我依然樂觀,努力看到好的東西。我認為情況會變得更糟,許多窮人會死,但是人們必須明白,我們必須建立一個有效的社會體制與疾病鬥爭。不僅僅是在大流行時期,如果有人遭受貧窮和其他疾病的痛苦,我們必須幫助這些人。如果我們能夠動員國家和人民戰勝這次的疫情,我們就能夠動員國家和人民團結起來,克服諸如巴西的貧困等社會問題。它可以向人們表明,我們的國家變得更好是可能的。我認為這是這種疾病會帶給我們的好處。”他說。

編輯 / 羅志永

【巴西華人資訊網】

image_print列印文章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