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分享一巴西華人確診新冠後,在巴西治療的經歷!

絕處逢生

—我在巴西治療新冠肺炎的經歷

記錄者:李烈,巴西東北部阿拉卡茹華人協會會長。以下簡稱李。

講述者:伍生,新冠肺炎康復者,廣東臺山端芬人,男,35歲,住巴西里约,經營角子店。以下簡稱伍。

李:你在醫院住了多久?

伍:12天。由重症入院到康復出院,一共12天,具體時間是2020年6月1日至6月12日。

李:你入院時的主要症狀是什麼?

伍:乾咳不停,呼吸困難,講話困難,意識模糊,無法走路。後來被推進ICU

李:你入院前有什麼症狀?

伍:入院前不舒服有一個多星期。具體表現是乾咳,喉嚨痛,發燒,呼吸不暢,非常難受。

李:入院前有沒有去看醫生?

伍:去了一家普通公立醫院看醫生,但那裡的醫生把我的情況當成感冒來治療,開了五天的感冒藥讓我回家吃。五天后,我的情況不見好轉,而且症狀更嚴重了,所以又回去這間醫院複診,醫生又開了5天藥讓我回去吃。

李:然後呢?

伍:看到症狀不見好轉,並且變得更加嚴重,我對醫生的診斷產生了疑惑。我不放心,於是我去了第二家公立醫院,我跟醫生說我沒法呼吸了,很難受,症狀與新冠肺炎非常像,這家醫院看了我的病情,也懷疑我得了新冠肺炎。但是這家醫院沒有驗血和拍胸片的醫療設備,於是這裡的醫生幫我聯繫了一家有檢測能力的醫院。

李:你去檢測了嗎?

伍:去了。是一輛救護車來接我過去。經過檢測,確診是新冠肺炎,重症。醫院馬上把我隔離起來,立刻轉院,並用救護車把我送到政府指定的治療新冠肺炎的vila  lsabel醫院去治療。

伍:我一共去了四家公立醫院,這是第四家公立醫院,也是正式的治療新冠肺炎的公立醫院,醫院名字叫vila  lsabel。前面三家不是治療新冠的。

李:你入院後身體情況怎樣?

伍:入院後的前兩天乾咳嚴重,呼吸困難,全身無力,意識模糊,無法說話,沒法翻身,無法上廁所,護士幫我包成人尿布。每天的翻身,擦身,餵食以及清理排泄物,全由護士負責。

李:醫院如何給你治療?

伍:給我戴上呼吸機,插管,打吊針,抽血等,床的周圍都是醫療儀器,嘀嘀響個不停,醫生護士24小時輪班值守,片刻不離,無微不至。

李:第三天情況怎樣?

伍:經過兩天晝夜不停地治療,第三天有好轉了。身子可以動,可以講話,拿掉呼吸機可以自主呼吸,甚至可以起身去衛生間了。

李:之後呢?

伍:第四天開始,一天比一天好。心情舒暢。每天用手機給家裡報平安,上網,或跟病友聊天。

伍:每天服藥幾次,定時吃飯,醫生護士無微不至地照顧我。到了第十天,我的身體狀況基本與常人無異了。經過檢驗,完全康復。第十二天我被批准出院了!

李:還好你果斷,及時去找第二家醫院。

伍:是的。第二家把我介紹到第三家,在第三家確診,再送到第四家醫院接受治療。我因為被第一家醫院誤診為感冒吃錯藥,耽誤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已經由輕症拖成重症。如果當時我在家繼續拖著等自愈,可能早就沒命了。因為我當時的情況根本就是已經呼吸很困難,呼吸困難就會缺氧,就會窒息,就是死亡。

李:聽說有的新冠患者在家可以自愈?

伍:得了新冠,在家是很難自愈的,甚至是不可能的。而且可能會由輕症拖成重症,還可能傳染給家裡人,我就是在家由輕症拖成重症的。別人有沒有在家自愈的情況我不知道,但是像我這樣的情況,在家等自愈根本不可能。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再拖下去只能是死亡,因為人都已經沒法呼吸了,還怎麼可能自愈呢?這種病,死亡是很快的。你沒有呼吸家裡沒有呼吸機給你用,就是死亡。就算你家裡有呼吸機,你也不懂用,你的家人也不懂用,誰幫你戴上呼吸機呢?你怎麼可能在家裡自愈呢?

李:聽說有醫院不接收?

伍:不可能。如果確診了是新冠,醫院是不會放你走的。就算這個醫院不是定點醫院,沒有治療能力,他也會幫你聯繫轉院到定點醫院的。如果知道了你是新冠患者,還會放你走嗎?難道讓你出去傳染更多的人?怎麼可能呢。至於有傳說醫院不接收,這可能是去了沒有治療能力的醫院(也就是非定點醫院),或者被誤診,又或者是語言溝通上的問題。我估計最大的可能是語言溝通的問題。因為很多華人的葡語說得不好,沒法跟醫生有效溝通,詞不達意,容易產生誤解。

伍:其實現在定點醫院的醫療資源非常充足,醫生,護士,設備,藥品,病床等醫療資源都不缺乏。醫院內不但不擁擠,而且還出現床等人的現象。我的病房就是這種情況,我的病房有4張病床經常空著。很多病人治好都出院了,醫護人員的服務非常好。

伍:社會上各種說醫院不收病人的傳聞,是不真實的。可能是當初大爆發時,全社會措手不及,倉促上陣,資源嚴重缺乏,醫院醫療資源用盡,根本應付不過來,當時是有的這種現象。但是現在醫療資源缺乏的現象早就沒有了,醫院的醫療資源非常充足。當初政府反應是慢了,或者說是方向錯了,幾乎失控。現在巴西亡羊補牢,其實也是在執行應收盡收,應治盡治的政策的。巴西的醫療體系是不錯的,在發展中國家是中上的。多年建立起來的行之有效的國家醫療體系,一直在保護著巴西民眾的健康,一旦反應過來,就會充分發揮他的救死扶傷的作用。

李:治療費用怎樣算?

伍:費用全免!國家全包,我沒花過一分錢。謝謝巴西政府,謝謝巴西的醫護人員,冒著生命危險把我搶救回來。

伍:我用人格保證,我說的一切全部都是我自己的親身經歷。醫護人員照顧周到,盡心盡職,親切如家人。醫院環境舒適,伙食好,隨時上網,沒有孤獨感。

絕處逢生,我非常幸運!非常感謝巴西醫護人員的全力搶救和悉心照料! 救命之恩!永遠銘記!願疫情早日過去!

編輯 / 羅志永

【巴西華人資訊網】

image_print列印文章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