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經濟部顧問:將向富人徵收更多所得稅並創建金融交易稅

巴西經濟部顧問:將向富人徵收更多所得稅並創建金融交易稅
2020/08/01

根據巴西經濟部特別顧問阿菲夫(Guilherme Afif Domingos)給出的資訊,政府將提出的稅制改革方案包括:放寬個人所得稅(IRPF)的免稅條件;減少所得稅抵扣項;對富人徵收較高的稅;徵收金融交易稅以抵消工資稅減免的缺口。

經濟部長蓋德斯(Paulo Guedes)已宣佈,稅制改革的方案將分批提交給國會。第一部分已經於7月21日提交,有消息來源認為剩餘部分可能會在8月一次性提交。

阿菲夫表示,政府打算在個人所得稅方面的更改是:

  • 放寬免稅條件(從目前個人月收入1903.99黑奧提高至約3000黑奧);
  • 減少抵扣額(目前有醫療、被撫養人及教育開支的抵扣額);
  • 降低目前為27.5%的最高稅率;
  • 對高收入人群徵收較高的稅;
  • 恢復1996年以前存在的對個人利潤和股息分配徵稅。

“我們將放寬免稅的條件,減少中產階級所需繳納的稅率(目前為27.5%),因為我們將停用一些抵扣項,並向高收入人群加收一個新的稅。富人們(需為這種新稅)繳納至少3萬6千、4萬多黑奧。對此我們還在研究中。”阿菲夫說道。

阿菲夫並沒有透露對高收入群體徵收的稅率。在其他國家和地區,對高收入群體的稅收費率如下:

  • 德國:47.5%(收入越高,稅率越高);
  • 中國:45%;
  • 瑞典:61.85%;
  • 美國:稅率從10%到37%不等,會根據一些情況變化,比如婚姻狀況或是否戶主等。

金融交易稅

阿菲夫表示,政府打算通過長期徵收金融交易稅來每年獲得1200億黑奧的資金,目的是抵消工資稅減免帶來的缺口並增加對貧困家庭的援助資金。

阿菲夫稱,如果這項新稅種被通過,那麼將會停止徵收金融操作稅(IOF)。

“當有了另一種金融稅後,就沒必要繼續採用原先的金融稅了,”阿菲夫解釋。目前由於新冠疫情的關係,政府已暫停徵收金融操作稅。

阿菲夫沒有提供新稅項徵收方式的進一步細節,比如是否會對資金進入帳戶、資金的出戶或僅對支付(豁免轉帳和提現)徵稅,對此他只表示,稅率應該是0.2%。

根據瓦加斯基金會(FGV)稅收研究中心的高級研究員克爾雷奧(Isaías Coelho)的調查,全球僅有11個國家徵收金融交易稅,分別是阿根廷、玻利維亞、秘魯、哥倫比亞、洪都拉斯、多明尼加共和國、委內瑞拉、匈牙利、墨西哥、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

對於專家們的批評,比如交易稅使得稅收疊加,會造成去仲介化而且對最貧窮的人不利,阿菲夫表示,這是把“極其惡劣的”工資稅換成“惡劣的”交融交易稅。

“這是種新時代的稅,是追隨貨幣流動所徵收的稅。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反對它。因為它能檢測到所有合法和非法的交易。當所有人都需支付金融交易稅時,該稅的徵收方式則不會是漸進式的,而是以’稅收比例’徵稅,”阿菲夫說道。

他評估道,正在與國會討論的以增值稅(IVA)的徵收方式,將是“落後于時代的先行者”。

“這是上個世紀的稅,因為它是針對產品徵收的,如今經濟正在以飛快的速度數位化,而現在的新冠大流行讓數位化再次加速。”阿菲夫補充道。

工資稅減免

阿菲夫說,每年通過金融交易稅徵收的1200億黑奧資金將被分配到幾個專案中,包括:

  • 綠黃工作證——政府打算免除1至1.5個最低工資的職位的工資稅。這樣有望對所有雇主減少大約20%的費用,這將消耗1200億黑奧的一半以上。
  • 修訂收入分配方案——政府希望審查社會援助計畫,為其分配更多的資源。新冠疫情對貧困群體的打擊很大。如今他們靠援助計畫維持生計,而新冠疫情還沒有降溫的跡象。政府的目的是給他們提供説明,為他們回到正式崗位或靈活性崗位準備一個坡道。

阿菲夫表示,這麼做是為了使所有稅制變化都不會對稅收產生影響,這意味著政府不會因此而需花費更多資源,同時也不會使稅收負擔處於較高的水準。

他提到,為了將更多資源配置給貧困群體作為援助,考慮到新稅制和支出上限,政府有必要削減其他支出。

“增加稅收,我們沒有占到任何便宜。沒法超出支出上限,那我們只能努力減少開支。我們提出這個項目的目任務是獲取100億到200億黑奧的資金。我們正在尋找獲得這些資金的地方。”阿菲夫說。

根據阿菲夫的說法,個人利潤和股息分配徵稅也應採取漸進的方式,也就是說,利潤分配越多的人需(按照個人所得稅)繳納更高的稅率。

編輯 / 王小明

【巴西華人資訊網】

image_print列印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