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在聖保羅市中心排長隊領取免費午餐

民眾在聖保羅市中心排長隊領取免費午餐
2020/10/18


在聖保羅市中心,領取救濟午餐的人排起了長隊,隊伍繞了一整個街區,在那裡沒有人在乎社會隔離措施,有很多人甚至沒有帶口罩。

排隊領取救濟午餐的人有的是街頭流浪者,有的是快遞員,還有的是在附近工作和生活的人,他們趕去排隊就是為了獲得一份餐食。巴西BBC新聞社前往調查,瞭解新冠疫情對這些人群的影響。

根據巴西地理統計研究所的統計,巴西有超過1千萬人生活在“嚴重飲食危機”的情況下。這項調查是根據2017年和2018年的資料進行的,顯示巴西饑餓人群有所增加,在5年中增加了3百萬人。

每週一,教父約瑟都會從聖保羅市東部的TATUAPE地區的NOSSA SENHORA DA CONCEICAO教堂出發,帶著另外12名志願者,在聖保羅市中心的SE廣場分發1400份盒飯。他表示,現在他們分發的盒飯數量是年初時的7倍還多。他表示,不僅盒飯的數量增加了,前往領盒飯的人群階層也出現了變化。

“現在不僅是街頭流浪者,我們發現還有很多失業者,還有感到饑餓的人。昨天,有一位老先生說他工作了一整天都沒有吃飯,在等著領取盒飯,這是他一天中唯一的伙食。”教父說。

教父說,如果他能找到更多的志願者參加,或是做更多的盒飯也會被送光,另外還有人要求帶盒飯回家給家裡人吃。“在疫情開始之前,我們可以送400到500個盒飯,現在如果我們可以送2千份,也會被送光。”

但是準備這些盒飯是需要很多人的共同努力,好像一個流水生產線一樣。從捐送食物開始,比如送大米和褐豆,還有做飯的工人,以及運輸的工具等,他們借用自由市場菜農的卡車幫助送盒飯。

“我們需要很多的大米、褐豆和包裝,有兩家肉製品商店向我們捐助。如果有其他人願意捐助,我們也會接收,我認為我們的社會需要互相説明。”教父說。

該教會還在城市另外3個地點,在每週三分發300份盒飯。在距離SE廣場300米遠的地方,教父法蘭西斯科和志願者在LARGO SAO FRANCISCO廣場發送1200盒午餐和1200盒晚餐。在GLICERIO地區發送300份,以及CHA DO PADRE地區400份。

法蘭西斯科教父說,在疫情剛開始時,前往領盒飯的人非常多。“當宣佈進入疫情時,人們暫停了捐助,我們沒有任何的準備,沒有足夠的廚房,志願者,也沒有送餐的空間。”

當時,他們在該地區每天只送300份盒飯。前往領盒飯的人過多,引起了電視臺的關注,在報導該事件之後,才吸引了更多的志願者前往幫忙。“我們之前所有的人都是街頭流浪者,現在人群出現了改變,有附近的居民也沒有錢買飯,還有一些是打零工的人,他們沒有工作證,有的人因為政府的補貼要結束了而非常緊張”教父說。

教父說,現在排隊領盒飯的人減少了一些,因為有其他人恢復捐贈活動,他們的壓力也減輕一些,不過他們的志願者也隨著減少了,還有捐贈的食物原材料也減少了。

MAOS DE MARIA組織本周在PARAISOPOLIS貧民窟捐送的盒飯突破了1百萬份,他們從3月23號開始捐送盒飯。該組織創始人艾莉沙德拉說,目的是為了説明那些因為疫情而失業的人,尤其是女性。“我們的任務是為貧民窟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同時打擊針對女性的暴力案件。我們的目的是每天生產2千份盒飯,但疫情使我們的工作量增加,甚至曾每天送1萬份盒飯。”

失業已經有1年的門衛艾尼亞斯就是每天到該機構領取盒飯的人。“我從他們那裡領盒飯已經有3個月的時間,是他們幫助我維持生活。”艾尼亞斯說。

疫情期間艾迪米遜會做一些建築工作的零活,但現在也失業了,他每天領三份盒飯與父母,姐妺一起吃。“只有我的父親在工作,他們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因為我們沒有收入。”他說。

MAOS DE MARIA認為飲食平衡可以增加居民的免疫力。“如果沒有飯吃,身體抵抗力就會下降,就容易感染病毒,我們向疫情期間挨餓的人提供盒飯。”她說。

她表示,從週五開始,他們的工作還將擴展到帕拉、伯南布哥和聯邦區。他們的志願者會將盒飯送上門,這樣避免人流集中。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外出領取盒飯,95歲的弗利達就是TEN YAD機構救助的700名貧困者之一。弗利達的丈夫去世有15年的時間,弗利達曾與她的小兒子在一起生活,不幸的是29歲的小兒子因為感染新冠在7月份去世。

“他們送來的飯很美味很健康,自從疫情開始以來,我一直在家裡獲得餐食,午餐的量正好,晚餐是湯,還有飯後甜品,我沒有任何可以埋怨的。”老人說。

編輯 / 王小明

【巴西華人資訊網】

image_print列印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