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億年前恐龍出沒的千年鹽都

二億年前恐龍出沒的千年鹽都
2020/11/20

2019年1月22日,第25屆自貢國際恐龍燈會亮燈。


自貢,大陸四川南部的一個城市,一個因鹽興市的古都。早年在課本上讀到的是自流井和貢市,後來合併稱自貢市。她有著千年鹽都、南國燈城及恐龍之鄉的別稱。對我而言,有著另一份與親人聯結的特殊感情,1949年兵慌馬亂中,爸媽丟失了他們的長女,我們則從未見到相片裡的大姐,直到四十年後她登報找到家人,自此開始與鹽都有了聯結。

自貢花燈名聞暇爾

十七年前首次到達成都機場,航站像是公車站般小而老舊,連行李轉盤也像載不動眾人行李似的。搭公交車搖搖晃晃一個小時才進入市區,必須住一晚隔日在梁家巷搭十幾人座小車,連人帶行李塞得滿滿的,經四個多小時才達自貢,人在車中蹩得幾快虛脫。之後住進了當年最時髦的沙灣飯店,裡頭消費似與外面庶民如兩個世界。而2004年再去已是全新氣派的國際機場,且經高速公路到自貢,快速又平穩,進步實在太快。

古都是有韻味的,自貢的古樸建築、閒散步調與穿越市區的釜溪河,讓我有一種非處身現今時代的錯覺。當地喝茶、麻將之風甚盛處處可見,像是蜀地的標誌。我隨著親人在河邊茶館喝茶嗑瓜子,悠閒自在的啥事都不去想,方知古諺:「少不入蜀、老不出川」是有道理的。

隔日參觀燊海井,一座自清道光十五年開鑿的汲鹽作坊。裡面全是木製軲轆,巨大而滄桑。在一千九百年前漢章帝時期,就發明世界第一座深達千米的燊海井,出產的鹽鹵及天然氣品質極高,以氣煮鹽更節省成本,致使自貢最多曾有一萬三千多口鹽井,在抗戰時期海鹽被封死,全靠此地出產之井鹽供應,為國家立下汗馬功勞。

燊海井作坊主要建築有大車房、灶房、櫃房等。生產設備有井架、大車、鹽鍋、鹽倉、採輸氣設施並以牛隻拉動絞盤,展示了清代井鹽鑽鑿技術和工藝,直到現在作坊仍在製鹽,並開發作為觀光景點。井鹽汰出的黑色沃土被研究出能治療皮膚病,鹽水製作的泡菜更是香脆美味,已被列為全國重點保護文物單位。

自貢的花燈名聞暇爾,曾遠赴台灣在台中大墩重劃區展示。2017年春節我來到自貢,在彩燈公園內觀賞二十三屆國際燈會,其種類之多造型之美令人歎為觀止。展示的花燈有122多座,如:金雞報春、南北絲綢之路、大唐樂舞、兵馬俑等,其中大型「青花韻」花燈最讓我青睞。在琳瑯滿目的作品中,立刻就可以看到它與眾不同的風采,是青花瓷的色澤與花飾讓它奪目搶眼,沒想到其造型被工匠設計成花燈,其精巧費功,表現出中國工藝品的極致。而宮燈長廊內懸掛的千盞宮燈,上寫著祈福祝願警世或哲理詞句,如:佛心、清風、騰飛、天道、修心、慎思、清幽、覺物、誠信、悟道、靈意、自在、遊心……不及備記,既美觀又有深意。設若人一輩子需參觀一次燈會,彩燈公園內的展示品絕對是首選,且讓人觀後永遠難忘。

文化底蘊令人讚歎

2000年我首次參觀世界三大恐龍館之一的自貢館,為在鄉間設有這麼一座博物館感到驚奇。館址選在此處是因為約二億年前恐龍家族出沒,其種類之多為世界之最,現代的觀念是以實景展現並不挖掘出來,恐龍化石出土一半為玻璃帷幕圈住,遊客在上層俯瞰參觀,咸為在人類之前出現,且已消失之巨獸感到驚奇。館內一大型暴龍立起展示栩栩如生,一遊客飯後帶醉意進館直呼恐龍在動,為參觀添一趣事。今年我再度參觀恐龍館,農村已遷至他處,道路修得寬闊平整,館址增擴一恐龍公園,能容納萬千參觀遊客,被稱為「東方龍宮」。

自貢位置在北緯30度,一個讓世界感到神祕地方,二億年前出恐龍群窟,千年前石灰岩層深處冒出井鹽,近年燈會盛名遠播,成為近代花燈工藝翹楚。在秦漢及三國時期視為蠻荒之地的川蜀,擁有侏儸紀時代巨獸遺跡及民生需求的鹽品,其在考古及研究古代經濟議題上,她的文化底蘊是豐富與讓人驚歎的,我以能四次造訪鹽都而感榮幸,更能親見這些文化遺跡感到收穫豐碩。

編輯 / 羅志永

【巴西華人資訊網】

image_print列印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