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電影播十年 黃炳熙的電影情緣

文 / 陳文政

舊戲院裡的老影癡

台中舊城區有間老電影院,倉庫裡,古老放映機轉動著膠捲,噠噠聲響起,銀幕上秀出斑駁的影像。仔細一看,年輕的林青霞跟秦祥林正在談著戀人絮語。

黃炳熙熟練地操作古董放映機

站在放映機旁、專注盯著銀幕的,是一位戴著老花眼鏡的69歲阿伯,襯衫紮進西裝褲、腰帶繫得很高。他叫黃炳熙,他除了是影癡,也是這間萬代福影城的老闆。

1952年出生於雲林西螺的黃炳熙,是個純樸的鄉下孩子,他就像義大利電影《新天堂樂園》裡的小男孩一樣,被電影裡的世界深深吸引,從此無法自拔;一迷上了,就是半世紀。

黃炳熙熟練地操作古董放映機

「早期住在鄉下,要看電影不是那麼簡單,是一個奢侈的開銷。有一次父母帶我們去看日本片《摩斯拉》,兩個小娃娃在手上蠶變,我目瞪口呆,心裡想著,科技怎麼那麼厲害!」驚奇的電影情節,讓八歲的小黃炳熙大開眼界。

「我叔叔在戲院當放映師,我鄉下小孩,不好意思常常去找他。剛好戲院後門開著,有其他阿伯要進去,就順便帶我進去。我就站在走道旁邊『撿戲尾』、看免費電影。」

黃炳熙熟練地操作古董放映機

在當時的年代,電影,畢竟是茶餘飯後的休閒娛樂,無法當飯吃,肚子生計還是得顧。家境不好的黃炳熙,沒有錢繼續升學,小學畢業就離開雲林偏鄉,到台北打拚。喜愛的電影,只能暫時擱在童年回憶裡。

「我一開始做汽車板金,當黑手。後來有個機緣,十七歲的時候,我姊夫在影片公司,剛好缺人手,問我有沒有興趣。我心裡想,當然好啊!就馬上投進去,沒想到一進去就到現在!」黃炳熙挑著濃濃的眉毛笑著說。

戲院救星的挑戰

一開始,年輕的黃炳熙騎著單車,穿梭在電影院間送影片。後來,台灣電影產業變遷,國片逐漸走下坡,許多老戲院經營不善、紛紛求售。黃炳熙一方面不捨、一方面也看到了機會,咬著牙,把那些幾乎要倒閉的戲院一間一間頂下來經營。

黃炳熙檢視著老電影膠捲

「早期最榮景就是,台北延平北路、景美、板橋、樹林、鶯歌,全台灣走透透。人家營運不了就來找我,我一投進去,都把它經營得很不錯。」憶起過去榮景,黃炳熙驕傲地說著。

全盛時期,黃炳熙同時擁有10多家電影院、累積經營過30多家。但時代巨輪依然不斷輾壓著台灣電影產業,隨著網路興盛、盜版影片猖獗,以及大型連鎖影城的進駐,黃炳熙手上的電影院也一間一間關門大吉。

黃炳熙收藏了許多珍貴電影文物,包括了兩萬多盒電影膠捲

但身為資深影癡,黃炳熙沒有氣餒,他沒有忘記對電影的熱愛。1996年,黃炳熙陸續關閉其他戲院,集中資源,毅然決然接手台中的萬代福影城。

千禧年之際,不幸地,天災人禍又接踵而來。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重創台灣、2003年SARS疫情蔓延,娛樂產業首當其衝。所有的難關,都在考驗著這位電影老闆的意志力。

黃炳熙收藏了許多珍貴電影文物,包括了兩萬多盒電影膠捲

「SARS期間,本來我想結束掉了,因為生意都不好啊,一天收入不到台幣一萬塊。你知道我電影院一天開銷多少嗎?要六萬塊。」黃炳熙感慨地說道:「我有五個廳,每個廳一天放七場,常常整場都只有一兩個觀眾而已,有時候甚至連一個觀眾都沒有。」

秉持著執著與信念,黃炳熙不願意低頭關門。撐過疫情的萬代福,逐漸成為台中人眾所皆知的娛樂去處。

《錢不夠用2》 十年不下檔

電影上院線,都有檔期壽命,不紅的電影,待沒幾天就銷聲匿跡;好萊塢大片,常常一播好幾個月。但,你聽說過一部電影播了十年還沒下檔的嗎?

黃炳熙最愛的電影《錢不夠用2》,一口氣播了十年

「我最喜歡的電影就是新加坡的《錢不夠用2》,你看了會掉眼淚,他拍得很好、很辛酸。」黃炳熙緩緩說道:「一個媽媽生了三個男孩子,她從小把孩子含辛茹苦養大,但當孩子長大之後,反而三個孩子養不起一個媽媽、推來推去。我想播的就是比較溫馨的東西,因為現在社會,生活倫理道德都沒有了嘛。」

自己深受劇情感動,黃老闆也想把這份感動傳遞給更多觀眾。於是,這部強調孝道親情的電影,從2009年上映到現在,超過十個年頭從未下片。「我希望用電影做社會教育,」黃炳熙說。

萬代福影城的主力為二輪電影,但其他小品電影、藝術電影,也都會在此播放,票價相當便宜。對這位老闆來說,賺錢與賣座從來就不是他選片的因素;這位影癡,單純地只是想用自己的場地,把喜愛的好片分享給更多朋友。

畢生收藏 打造電影文化走廊

一輩子都投身電影產業的黃炳熙,不只開戲院,還收藏了許多珍貴文物,成立電影文化走廊,希望能保存、傳承電影文化。無論是1932年的放映機、骨董字幕機、舊膠卷或電影海報,都可在此看見。

黃炳熙收藏許多珍貴的電影文物,圖為古董放映機

「陸續戲院收起來,我就把資源匯集在一起,打造文化走廊,不然這些東西丟掉之後要找回來,就很難了,我把它保存起來,還看得到,」黃炳熙說。為了打造這個文物館,黃炳熙前前後後花了兩三百萬台幣,憑藉著就是一股對電影的熱情。

愛請人看電影的老闆

在萬代福,黃炳熙除了播放「不賣座」的電影外,他還會邀請許多弱勢團體免費看片,或是舉辦公益活動,民眾只要捐發票給慈善機構,就能免費換電影票。這種幾乎不計成本的經營方式,讓一般人難以理解、摸不著頭緒。

電影文化走廊裡展出的膠捲剪接設備

「太多人笑我啦!連我員工都笑我。」黃炳熙微笑說著:「大家不懂,其實我是在創造觀眾族群,我要培養他們看電影的嗜好。觀眾他今天看免費,下次就可能會來買票啊。」

「你從來不走進電影院,我請你看,看了一次、兩次、三次,當你看到一部好電影時,你就會懷念我。」這位影癡老闆自信地說著。

「有電才有影」的人生

文化走廊裡,黃炳熙熟練地關起場燈,邊操作放映機邊解釋:「電影電影,有電才有影。我們要先把電送上去,這兩根正負碳棒接觸、產生火花,接著慢慢拉開距離,光線就會永遠亮著,從後射鏡反射出去。所以有電、才有影。」

黃炳熙收藏許多電影海報

「有影」用台語發音,代表著「真誠、實在」的意思。「有電才有影」這句話用在黃炳熙的人生,彷彿得到了最佳印證:「人,要有熱情,才能持久。」

2020年初,全球爆發武漢肺炎疫情,災難再次臨頭。民眾害怕群聚、不敢出門,自然也越來越少人踏入電影院。即便如此,播了十年的電影《錢不夠用2》,依然在萬代福每日的片單上。

懷舊復古的電影票根

挺過 SARS危機的黃炳熙,如今面對新的挑戰,他撐得過去嗎?如果「天公疼憨人」這句話是真的,那麼,相信這位老影癡及他的萬代福戲院,能夠化險為夷、有個「Wonderful」的結局。

編輯 / 王子眀

【巴西華人資訊網】

image_print列印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