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躍台星兩地商界的施至隆

《廖世秉專題報導》世界台灣商會總會第26屆總會長的施至隆,1982年到新加坡任職天銀化工董事總經理,2006年曾任新加坡台北工商協會會長,長期活躍於台星兩地商界,在新加坡的香料業闖出一片天。

《逆境求存 台灣精神長存心》

施至隆總會長在新加坡能有今天的成就,他對打拼兩個字有獨到的看法,他說「不同環境會塑造不同的人格特質,我覺得打拼這兩個字,可以代表台灣人的精神,也就是說怎麼在逆境中求存,這是很重要。」其實台灣曾經經歷過,蠻辛苦的一段日子,早期台灣人都有一種打拼的精神,在逆境中求存,那今天的台灣環境,從整個物質層面,很難去想像。但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挑戰,在這一代或是下一代生存是蠻重要的。人的發展,有不同的階段,所以他表示「這個時候,如果說對年輕人,我們應該給他們一個環境,不一定給他一個舒適的環境,應該創造一個環境,這一個環境可以讓他們實現自我,完成自我。」

每個人的傾向可能不一樣,在商業上不一定要怎麼樣,可是每一個人有想要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做為長輩,給他們一個環境,讓他們自己去完成,自己去實現,不管在任何的行業,任何地方,不要忘記一個台灣人身份的認同,這是蠻重要的。

《新南向政策 與鄰邦雙向互益》

如新加坡的台商,像他的公司,有70年代,80年代,90年代,是新南向之前就到新加坡,在東南亞國家也是一樣,當然在商業上的一些誘因,是主要的一個推動力。4年前,我們蔡總統剛上任以後,推動新南向政策。施至隆認為「這是很重要的方向,重新界定台灣跟鄰邦之間的一個關係,這樣的關係,不只是像過去台灣作為一個技術資金的輸出者,新南向應該是雙向,並且它擴大的範圍,不是說只有資金跟技術,還是有一些文化,觀光,教育。」

所以你可以看到台灣這段時間,台灣的年輕人比較有心的去認識我們東南亞國家,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改變。

《貿易協定新方向 促進多元化商業發展》

他對於貿易協定新方向應該從幾個層面上去看,第一:因為我們台灣比較特殊的這個國際關係,我們目前在所謂新南向國家,只有兩個國家跟我們有所謂FTA的一個簽訂,紐西蘭和新加坡,很多國家因為政治上的問題,沒辦法像紐西蘭或新加坡簽一個比較全面性的所謂自由貿易協定。那在他任上,一直有再提可以從一些局部,因為兩個國家的貿易協定,是大家認為可以簽定,就可以簽訂,要達到全面性,可能有一些比較有形無形的政治上的壓力,是不是我們可以從某些行業,簽訂一種雙邊合作關係。

第二:所謂的財務上,對台商的一些資源,當然這些年的情況,比我們30年前,40年前的情況,是改進很多。因為台灣銀行也在東南亞國家,設立很多分行,像在新加坡有超過10幾家台資銀行的分行,比以前改善很多。那僑委會也透過華僑信保基金,特別這次疫情,對台商來做一些疏困。整個新南向不只是在僑委會,在經濟部,教育部,文化部都應該大家做為行政一體,一起努力來積極推動。

《酒過三巡好逗陣 打造台味情感》

很多人對台灣人第一個印象,是很會喝酒,比較熱情,酒過三巡,大家都是朋友,這個是早期台灣商人,中小企業主,這些高階管理的人員,給當地社會一個印象。台灣在早期是流行文化的輸出者,如台灣的流行音樂,台灣電視劇,台灣電影,在當地受到歡迎,所以台灣人的印象就是一個熱情,比較開朗,比較沒有心機,好相處的一群人。

《台商回饋社會 海外不遺餘力》

我們做一個商會,我們當然不是專業的慈善機構,專業慈善機構會做得比我們好很多。在我們海外台商裡面,所謂回饋社會,不只是在當地,也是在台灣,比如說像高雄氣爆,風災地震的時候,海外台商在很短時間,就會募集了資金來回饋我們家鄉。

同時在我們這個地方,因為在我們整個商業基礎,是在這些國家,我們有一定的付出,特別像在印尼,在菲律賓有一些颱風,他們需要稻米的捐贈,我們不落人後。在印尼偏鄉,我們台商捐助一些醫療器材,特別這一次新冠肺炎,在東南亞10幾個國家裡面,把各地各個分會的贊助,給當地社會弱勢族群的捐助,幫助是相當大的。

《 肯定僑委會 台商用心相挺》

他覺得僑委會很辛苦,僑委會這個部會,相對其他部,其實資源不多,可是他的業務,涵蓋了很多的業務,有所謂傳統僑務之外,跟所謂國民外交是分不開。所以他跟外交又有一些關係,跟國際合作有一些關係,然後他有僑生,又跟教育又有關係。所以僑委會特別是新的童委員長上任後,他想帶進來一些新的觀念,特別這一次新冠肺炎,嚐試了很多努力,比如說委員長一上任都要周遊列國,他這方面受到很大的限制。那我們也很不方便,現在回台灣,也需要隔離。這方面跟傳統僑委會傳統業務不太一樣,童委員長跟他的工作團隊,一直克服這個事情。如每年召開一次的全球僑務會議,延了很多次,但是克服困難,舉行線上會議。像我們辦年會一樣,都是試著想去辦一個實體的,但後來認為這是不可能,所以才透過線上。

疫情對僑委會是一個蠻大的挑戰,委員長也做很多努力,他對僑委會沒有什麼怨言,他們做了很多,他想像不到的事情。在一個很有限的經費預算之下,做了很多以前很難想像可以這樣去進行,所以僑委會辦的事情,做為我們海外台商,通常會全力配合,是我們海外國民盡義務的一部份。

《阻礙或進步 放手交棒年輕一代》

這一波新冠疫情,有時候讓我們覺得也是一個改變的時候,在去年4月初,新加坡疫情相當嚴重,他的公司只有幾個人可以留下來上班,大部份人居家上班,所以碰到一個蠻有趣問題,年紀大的人喜歡到公司來,年紀輕無所謂,願意在家上班,比如說他兒子可以在家上班。事實上他們這一代掌握這些電腦,掌握這些電子產品的能力,遠遠超過我們。所以這段期間,他一直在回想,什麼才是促進進步的力量,什麼是阻礙進步的力量,可能某方面,他是阻礙進步的力量,但是他知道他的問題,在這個時候應該給年輕人更多的機會,這個新冠肺炎在很多層面改變了世界。

我們公司也做出一個調整,我們的行業比較特殊,提供在新加坡所謂基礎性服務,是屬於基礎化學,大概人的生活擺脫不了我們公司生產的產品,我們公司影響不是太大。可是必須思考未來是不是給年輕人更多一個機會,比如說網上的一個服務,我們公司比較弱,所以他希望他們公司年輕一代,能夠朝向這方面去發展,還有確切能夠掌握市場在這次新冠肺炎之後一個變化。

《歷經疫情困境 凝聚台灣向心力》

千萬口罩,千萬愛心,是北美洲台商總會發動的,那個時候,台灣疫情相當嚴重,要去台灣購買千萬口罩是相當困難,這個計畫也進行相當長的時間。他個人這邊,在疫情還沒有爆發特別嚴重,去年3月中旬,有回台灣一趟,那時候為了健保法,跟很多國會議員去溝通,希望在疫情這麼嚴重時候,這個健保法的修法,能夠暫時緩一緩,讓我們海外僑胞能夠心安。

那接著他也很積極配合國內的立法委員,國策顧問來爭取台灣口罩,配送到海外的這些台商和僑胞。去年4月歐洲疫情相當嚴重,其實新加坡的疫情也相當嚴重,那時候他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每天到公司來,其實當時的新加坡85%人力是不可以來公司上班的,辦公室剩下很少數幾個人,到公司最重要事情,就是安排這些口罩,不管是1000個,1500個寄到歐洲不同地方,因為歐洲那時候疫情相當嚴重,並且買不到口罩。所以這些零零總總這些事情,覺得我們是經歷過 一場苦難,不過這些苦難,讓我們台商總會更加團結。

在他任上一個很重要的事,就是凝聚所有台商的成員,對我們台商總會一個向心力,這份向心力,也是對中華民國台灣的向心力。

編輯 / 王子眀

【巴西華人資訊網】

  *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本網站版權所有,歡迎讀者轉載分享。相關媒體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image_print列印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