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毒販,秘魯土著部落首領頻繁被殺,有人收到死亡威脅,求助政府無果

拒絕毒販,秘魯土著部落首領頻繁被殺,有人收到死亡威脅,求助政府無果
2021/04/12

秘魯亞馬孫雨林土著部落卡卡泰博的領導人埃倫·奧迪西奧。

廣袤無垠的亞馬孫雨林裡,暗藏兇險,除了有毒的植物,兇猛的野獸,在這片土地裡,還有一群可怕的人,他們不是當地原住民,他們是誰呢? 這群人是掠奪者,他們搶奪屬於土著部落的土地,砍伐樹木,種植經濟作物。這群人中還有毒販,生活在暗地裡的他們將魔爪伸向了這塊土地。 他們不僅掠奪土地,種植可卡因的原材料古柯,還企圖將這裡發展成他們的毒品基地,想要從這裡源源不斷地運送毒品到世界各地。土著居民們拒絕合作,當局的視而不見,毒販的心狠手辣,導致土著部落的首領們頻頻被殺。 在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下,為爭搶土地種植古柯引發的一系列殺戮事件頻發。

英國《衛報》6日報導,秘魯土著社區呼籲當局保護他們。 “我們已經失去了對警方的信任” “我們正在找你,不管你是死是活。”這是埃倫·奧迪西奧手機上每天收到的威脅消息之一。他是秘魯亞馬孫雨林土著部落卡卡泰博的領導人。奧迪西奧說:“我們已經多次報告我們的土地上有人在種植古柯,但沒有人理會。” 奧迪西奧說,毒販想給他50萬秘魯索爾(約合人民幣87萬元),目的是讓運毒品的飛機能夠從他的土地上秘密起飛。自從拒絕了他們之後,奧迪西奧每天受到死亡威脅,被迫躲藏起來。“他們在追殺我。”

奧迪西奧在秘魯的一個秘密地點接受《衛報》記者電話採訪時說,“我不能在社區裡自由行走,因為(毒販)在找我。” “我們已經失去了對檢察官和警方的信任。”奧迪西奧說,“去年有幾天,我得到了警方的保護,但現在沒有了。” 12天內,部落兩名首領先後被殺 今年2月,在秘魯烏卡亞利的帕德雷阿巴德,兩名卡卡泰博領導人——30歲的恩瑟·裡奧斯和28歲的赫拉斯莫·加西亞,兩人在12天內先後被殺害。帕德雷阿巴德到處都是古柯種植園,以及向玻利維亞運送可卡因的秘密飛機跑道。 秘魯警方刑事調查負責人維森特·蒂布林西奧表示,警方正在調查這兩名男子的死亡是否為古柯種植者的報復行為。

蒂布林西奧說:“裡奧斯負責巡邏他所在社區的土地,以及參與根除古柯行動。”烏卡亞利當地的一位元組織的領導人貝倫·迪克斯說:“對於國家來說,我們(似乎是)不存在的,我們經常受到騷擾和威脅。”

2020年4月,當時的卡卡泰博首領阿爾比多·梅倫德斯在一個村莊附近被槍殺。人們猜測這是因為他向當局報告了販毒團夥和秘密飛機跑道的存在,並請求美洲人權委員會要求秘魯政府保護他。殺害梅倫德斯的兇手已經被逮捕,在法官和檢察官接受他的認罪後,他以過失殺人罪獲得保釋,他說這是自己的槍意外走火。

在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秘魯有7名亞馬孫人被殺,其中包括上述3人。搶地者利用這場危機,攫取土地,砍伐樹木,種植古柯等經濟作物。“她被毆打,被拖出家門” 最近的一名土著部落受害者是埃斯特拉·卡桑托,享年55歲,她是阿薩寧卡部落的領導人,這個部落因為居住地異常偏僻,被稱為“最後的無名人類群體”。這些人直到2010年才被外界發現。今年3月12日,卡桑托的家人發現她死亡。 “卡桑托的家人在她的床上發現了血跡。”

秘魯亞馬孫雨林一個組織的主席泰迪·西納凱說,“她被毆打,被拖出家門。他們把她拖了大約40米,扔進了一個溝裡,然後他們繼續把她拖得更遠,還用一塊石頭打她的頭。” 警方仍在調查情況,有人猜測這可能是隔壁社區的人所為,隔壁社區的定居者5年多來一直在騷擾卡桑托,希望她給予部分土地,不過被卡桑托拒絕。卡桑托的死亡更表明土著地區的不穩定性。

可卡因讓很多土著居民付出了生命 如今,秘魯亞馬孫雨林的土著社區經歷著越來越多的暴力、威脅和騷擾,販毒團夥將目標鎖定在他們的土地上,想要用這些土地種植古柯。 新型冠狀病毒的大爆發讓秘魯當局減緩了對土地的保護行動,以及根除非法古柯種植的行動,這使這個偏遠地區變得更加脆弱。 據聯合國統計,秘魯是世界上僅次於哥倫比亞的第二大可卡因生產國,可卡因讓很多土著居民付出了生命。 亞馬孫土著人說,員警和檢察官都沒有遵守他們的諾言,允許殺手逍遙法外。自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開始以來,秘魯總共有9名環境運動人士被殺,但這些謀殺案中還沒有任何人被定罪。

編輯 / 羅志光

【巴西華人資訊網】

image_print列印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