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GDP增長相反,高通脹、高失業率讓巴西人收入減少

與GDP增長相反,高通脹、高失業率讓巴西人收入減少
2021/06/11

在加速的通脹和創紀錄的失業率中,巴西人2021年的收入下降。GDP增長,但收入下滑

根據巴西瓦加斯基金會經濟研究所(Ibre-FGV)研究員杜克(Daniel Duque)的調查,今年第一季度,巴西每戶人均收入為1065黑奧,與2020年同期的1185黑奧相比減少了10%。

這是連續第四個季度收入同比下降。

該數值的同比降幅在2020年第二季度即巴西第一波新冠大流行之際達到最高,與2019年同比下降12%。去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同比降幅均為11%。

今年年初,即使GDP增長高於預期,並且正式工作崗位的開放情況良好,但收入的下降仍然在持續。

根據巴西國家地理統計局(IBGE)的資料,第一季度巴西經濟環比增長1.2%,高於分析師的預期。根據經濟部就業和失業登記處(Caged)的資料,這一時期全國開設了83.7萬個正式工作崗位。

Ibre-FGV的調查以IBGE的全國家庭連續抽樣調查(Pnad)為基礎,考慮了人們在從事所有工作中的實際收入。不過,這一調查沒有納入來自社會福利、養老金和租金的收入。

為什麼收入持續下降

“由於有很多人在找工作,這就減輕了企業的工資壓力。”杜克指出了勞動力供過於求對工資的影響。

IBGE的資料表明,儘管年初巴西創造了大量正式工作崗位,但第一季度的失業率達到了歷史最高水準的14.7%,共有1480萬人失業。

這種明顯的矛盾之所以發生,是因為正規和非正規勞動力市場之間的恢復存在差異,這也是新冠大流行帶來的影響之一。

“還有一個事實是,受到危機的影響,出於自身情況,公司沒能將工資上調至通脹以上的水準。”杜克強調。

根據聖保羅大學經研究所基金會(Fipe-USP)的薪資調查報告,今年1至4月,巴西有61.6%的集體薪資協定上調幅度低於通脹,25.4%持平,只有13%的談判結果是上調幅度高於全國消費物價指數(INPC),後者是薪資調整的參考指標。

“通貨膨脹的加速是另一個重要因素,”杜克說,”正因為如此,名義上的調整並沒有能夠抵消價格的變化。”

截至3月,INPC在12個月內的累計漲幅為6.94%。而在接下來的月份中情況進一步惡化,根據IBGE的資料,該指數在截至5月份的12個月內累計上漲了8.90%。

在全球經濟復蘇的推動下,隨著其他國家對新冠大流行的控制,由於大宗商品升值而使得食品和燃料價格上漲,這些造成了今年的通脹加速。在5月,巴西史無前例的乾旱導致電費和食品價格上漲,進一步加劇了通脹。

杜克認為,收入下降的結果部分因為樣本獲取的變化造成的,因為由於新冠疫情,資料採訪從面對面轉為了電話。但考慮到下降的幅度,這個因素肯定不能解釋所有的降幅。

不平等問題

杜克指出,儘管2021年初巴西人收入持續下降,但與去年二、三季度的最差時期相比,收入不平等的狀況略有改善。

用於衡量收入差距的基尼指數(最大為1,最小為0,越接近0表明收入分配越是趨向平等)在今年第一季度為0.670,低於2020年的0.677,略有好轉,不過仍遠高於新冠大流行之前的水準。

收入不平等狀況略有改善的一種解釋是正式和非正式勞工的收入變化。在第一季度,正式勞工的平均收入與2020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而非正式勞工的收入則增加了1%。

杜克說:“非正式勞工的比例開始回升,而且他們的工作時間也更長了。另一方面,由於正式勞工的收入高於非正式勞工,這樣就造成了整體平均收入的下降。”

對未來的預期

杜克認為,收入的不平等情況應該會在未來進一步減速。

他說:“儘管頂端勞動力市場的情況已經基本正常化,但最貧困者的勞動力市場仍有改善的空間。”

“但是,我們可能不會很快恢復到大流行前的水準。出現如此大的衝擊後,會出現非暫時性的損失,有的人可能永遠無法恢復到之前的收入,也有的人可能再也不會去找工作,或者再也找不到工作。”

“即使時間持續很短,但非常強烈的短暫衝擊也會產生永久性的影響,所以我們可能會面臨一個長期影響,即無法恢復或至少無法以預期的速度恢復受衝擊最嚴重的群體的勞動力市場,而通常這些人都是非正式勞工,也是最脆弱的群體。”

杜克說,如果收入不平等現象趨於改善,那麼就更成問題了。

這是因為仍然有很多人需要被勞動力市場重新吸收,而工作時間已經幾乎達到大流行前的水準。杜克預計,這應該會導致工資進一步降低,然後可能在一段時間內停滯不前。

杜克稱:“勞動力市場的競爭非常激烈,這導致巴西的勞動收入趨勢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可能對勞工相當不利。”他認為,這對第一季度GDP的宏觀影響已經表現得很明顯,當時家庭消費與前一季度環比下跌0.1%,與去年同比下跌1.7%。

杜克認為,由於緊急援助金的恢復,第二季度的家庭消費應該會有一些改善。但在這之後,巴西可能會回到消極的局面,家庭勞動收入減少,這可能會導致下半年增長放緩,通脹上升。

對於很多巴西人來說,他們並沒有感受到第一季度的GDP增長,反而認為事情變得更加糟糕了。

葡語原文連結:https://economia.uol.com.br/noticias/bbc/2021/06/10/na-contramao-do-pib-renda-do-brasileiro-cai-10-com-inflacao-em-alta-e-desemprego.htm

編輯 / 王子明

【巴西華人資訊網】

image_print列印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