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疫情影響,巴西工業在GDP中縮水,農業獲得突出地位

因疫情影響,巴西工業在GDP中縮水,農業獲得突出地位
2021/07/22

近年來,巴西工業的比重一直在逐漸萎縮,今年第一季度製造業在巴西國內生產總值中的比重為11.3%,是1947年以來的最低比例 

巴西經濟的去工業化進程因新冠疫情而加劇。巴西熱圖利奧·瓦加斯基金會經濟研究所(Ibre/FGV)的一項調查顯示,製造業在巴西國內生產總值中的份額已經達到歷史新低,工業在巴西經濟中繼續失去作用。

彙集了整個製造業的工業比重從2019年占GDP的11.79%下降到2020年的11.30%,2021年第一季度保持在這個水準。這是自1947年巴西國家地理統計局(IBGE)開始該項統計以來的最低百分比。

自2000年代初以來,巴西工業幾乎連續遭受挫折,這個事實既證明了它在競爭力方面承受的困難,也顯示了它欲從疫情造成的損失中恢復過來而將面臨的困難。在巴西工業最光輝的年代,即1985年,製造業的比重達到GDP的24.5%。也就是說,從那時到現在,工業占比縮減到歷史最高值的一半以下。

同時,整個工業行業(包括採掘業、建築業和能源及水處理在內)在國內生產總值中的份額,從2019年的21.4%下降到2020年和今年前三個月的20.4%,也是一個新低。

巴西農業在新冠疫情造成的危機中獲得主導地位

工業在國內生產總值中喪失其重要性是一個全球性、結構性的現象。近幾十年來,在世界一些國家,在製造業比重下降的同時,旨在滿足人們日益增長的對技術和資訊服務、個人服務、衛生和教育等方面需求的服務業得到了發展。

巴西的去工業化進程已被定義為“不成熟”的做法,因為去工業化發展的速度快於其它經濟體,而且在國家還未達到較高的發展水準和人均收入之前就開始了這個進程。經濟學家還指出,巴西增長最多的服務業通常雇用的是專業程度不高、工資較低的人士。

調查顯示,受新冠疫情影響最大的服務業在國內生產總值中的比重從2019年的73.5%下降到2021年第一季度的71.7%。而農業的占比在同一時期從5.1%躍升至7.9%,這是1996年以來的季度最高占比。

在研究員的評價中,因受到全世界對大豆、玉米和肉類等食品強勁的增長需求的影響,農業將繼續獲得青睞。但是,隨著疫苗接種的進展和限制性措施的逐步結束,服務業迅速恢復在國內生產總值中的占比將成為趨勢。

而工業面臨的挑戰更大,因為它不僅取決於經濟的全面重新開放和國內需求的恢復,而且還要面對已困擾多年的結構性問題以及因缺乏投入、高通貨膨脹和基本利率上升而造成的信貸成本增加等等一系列新的問題。

工業在挽回新冠疫情造成的損失方面面臨的挑戰

馬托斯研究員回顧說,在新冠疫情期間,雖然出現了一些有利於製造業發展的因素,但去工業化進程仍然持續。去年美元的超強貶值有利於出口,而巴西人疫情期間在消費上的變化,促進了例如建築材料、電器和傢俱等產品的銷售。

研究所的月度調查顯示,巴西工業生產在連續3個月的下降之後,在5月份恢復了增長。在巴西地理統計局監測的26個部門中,有13個部門,即一半,仍然低於疫情前的水準。

巴西工業生產力和競爭力低下

工業發展研究所(Iedi)最近發佈的一項研究表明,2020年製造業在巴西國內生產總值中的份額比全球平均水準低4.7個百分點,如果將中國從世界平均水準中排除,則為2.1個百分點。

“自21世紀初以來,巴西的工業化程度一直低於世界經濟的水準,而且這種差異一直在增加。”工業發展研究所(Iedi)表示:“總之,這是一種長期的退化,充分說明這是一個包括‘巴西成本’在內的涉及方方面面的結構性問題,並不限於一屆政府。”

恢復工業在經濟中的更大作用被認為是國家實現更高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和更高的發展水準所必需的,因為工業產品是與多個部門有最多影響和聯繫的產品,也因為它們在降低成本和為基礎產品增值方面的能力,以及它們在技術和創新方面的需求和促進作用。

然而,對馬托斯研究員來說,比提高工業在國內生產總值中的占比更重要的是尋求生產力的提高,以及提高巴西經濟整體的效率和競爭力。

“重要的是要提高效率,哪個行業並不重要。巴西所有行業的生產力都低於國外,工業受到的影響更大,因為它是一個資本密集型的行業,也是技術和勞動力密集型的行業,而這是巴西的一大缺陷。”這位經濟學家坦言。

葡語原文連結:
https://g1.globo.com/economia/noticia/2021/07/21/com-pandemia-industria-perde-ainda-mais-participacao-no-pib-e-agronegocio-ganha-protagonismo.ghtml

編輯 / 王子明

【巴西華人資訊網】

image_print列印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