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進口商因稅務局罷工而遭受延誤

​巴西進口商因稅務局罷工而遭受延誤
2022/05/13

巴西各家公司正越來越多地感受到去年12月開始的聯邦稅務局稅務審計師標準化操作所帶來的影響。在163家外貿企業中,72%的企業4月份的生產受到影響。

在進口方面,上個月有23.9%的公司因向客戶交付貨物延誤而受到影響,1月份這個比例只有7%。由於難以獲得原材料,在此期間中斷生產的公司數量幾乎是原來的三倍,從7.8%躍升至21.2%。

這項調查是由全國工業聯合會(CNI)在3月29日至4月8日期間進行的。貨物清關緩慢是各公司指出的主要問題,這些公司還抱怨向客戶交貨的延誤問題。

在出口方面,參與調查的公司中有40.2%報告了延誤情況,與聯合會在1月份進行的調查相比,增加了16.8個百分點。

Samtronic公司是其中之一,該公司主要經營緊急治療新冠病症的醫療和醫用產品。

據公司行政和控制部主任佩德羅·西爾維拉(Pedro Silveira)表示,清關(在國內機場和港口放行貨物)需要20至40天才能完成,這樣的速度造成了一系列後果。

第一個影響落在客戶頭上,比如急等產品進行治療的醫院,“我們出現問題的主要國家是洪都拉斯和巴拉圭。”

對公司形象的損害和財務問題是西爾維拉提到的其他問題。

他指出:“第二個影響是機構性的,是我們的品牌。沒有人會理解稅務檢查員在罷工,他們只會說公司沒有交付貨物。”

面對這些障礙,Samtronic公司擔心失去合同,也擔心無法再進入這些國家的市場。根據聯合會的調查,今年1月至4月,出口商的合同取消率從1.8%上升到7.6%。

調查中發現的其他困難是:貨物檢查延誤,與貨物儲存、物流和處理有關的額外費用,貨物檢查更加嚴格以及核查管道的使用等等問題。

巴西聯邦審計師協會(Sindifisco)主席伊薩克·法爾康(Isac Falcão)表示,他理解巴西商人的擔憂,但強調這方面的困難。

他指出:“關於外貿管制方面,我們需要的是安全和敏捷,但當你把資源和人員拿走時,就不可能同時擁有安全和敏捷。在沒有人和設備的情況下,我們不可能以敏捷的方式對正在進口的東西進行控制。”

據工會稱,在標準操作中,我們會對貨物進行適當的嚴格檢查,而在通常情況下,由於缺乏人手,不會進行那麼嚴格的檢查。

法爾康補充說到:“工業行業的企業家們看到排著的長隊時感到擔憂,這我們理解,但如果巴西沒有海關控制,情況會更糟糕。一個國家如果不控制進出該國的貨物,就很難擁有一個民族工業,它很容易受到來自國外產品的不公平競爭。”

工業聯合會的外貿經理康斯坦撒·比亞蘇迪(Constanza Negri Biasutti)指出,稅收審計師運動的持續已經導致巴西公司的中長期損失,使已經面臨結構性障礙和競爭力障礙的巴西生產行業情況惡化。

他表示:“我們已經開始看到因此而帶來的第二撥影響,這些影響與生產過程本身有關,這給我們帶來更大的擔憂,也為找到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來解決這個停滯問題帶來更大的緊迫性。

全國稅務審計師聯盟(Sindifisco)主席提請注意:2022年聯邦稅務預算削減近50%,缺乏舉辦公開選拔以補充近年來出現的40%的人員減少,此外,尚未規範第13.464/2017號法律規定的績效獎金制度,以及其他一些職業結構化措施。

除了在各關口執行標準化操作外,聯邦稅務局中還出現了大量的辭職行為。截至5月3日,全國稅務審計師聯盟收到了稅務審計師們遞交的1498個辭職通知,其中479個職位已隨著解雇令的公佈而正式生效。

此外,約有五千名審計師表示,在沒有獲得更好的工作條件之前,他們不會在稅務局擔任任何委託職位。

據法爾康透露,在未來幾周內,聯邦稅務局的罷工運動應該不會降溫。他指出:“由於政府沒有發出增加預算的信號,沒有表示將進行公開選拔工作,也沒有將已頒佈的法律進行規範的想法,所以聯邦稅務機構的工作無法實現正常化。”

聯邦稅務局在被要求對此發表意見時表示,不對罷工進行評論。

聯邦稅務局是什麼機構?

聯邦稅務局負責聯邦稅收系統,也通過參與基金負責部分州和市的稅收,以支持社會保障和國家預算。它負責規範、檢查,並在納稅人對繳稅提出質疑時作出行政判決。以徵稅為目的,聯邦稅務局的管轄範圍如下:
機場
– 35個客運站
– 41個貨運站
港口
– 38個碼頭,分佈於44條河流和湖泊的港口以及165個海洋港口設施中
陸地邊境
– 27個邊境哨所
– 10個派出所。
內陸
– 66個陸港
– 7個工業海關物流中心
– 3個國際郵件分發中心
– 3個快遞處理站。

聯邦稅務局監測16種聯邦稅,其中包括各種稅賦和費用

– IRPF(個人所得稅)
– IRPJ(企業所得稅)
– IRRF(代扣所得稅)
– CSLL  (淨利潤社會貢獻費)
– IOF(信貸、匯率和保險業務的稅收,或與證券有關的業務)
– ITR(農村地區稅)
– IPI(工業化產品稅)
– II (進口稅)
– IE(出口稅)
– 個人繳納的社會保險費
– 法人實體的社會保險費
– 對PIS/Pasep和Cofins徵收的費用
– Cide-Fuels(對燃料交易徵收的經濟領域的干預費)
– Cide-remessas(對海外匯款徵收的經濟領域干預費)
– AFRMM(商船改造額外運費)
– Siscomex使用稅

編輯 / 王子明

【巴西華人資訊網】

image_print列印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