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共同議程》

在第76屆聯合國大會高級別會議周開幕前夕,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接受了《聯合國新聞》獨家專訪,就新冠大流行、氣候變化、阿富汗局勢等一系列當前國際熱點問題深入闡釋了聯合國的立場。

讓我們以《我們的共同議程》開始這次採訪。在最近發佈這份報告中,您特別指出多邊主義是在新冠大流行病之後重建一個可持續世界的最佳工具。為什麼您堅信多邊主義是當今世界唯一正確的前進道路?

古特雷斯:首先,讓我們來看看世界發生了什麼:新冠病毒打敗了世界!在疫情開始蔓延一年半以後,我們仍然看到病毒在到處傳播。我們看到了疫情對人們生活產生的巨大影響,不平等的加劇以及經濟陷入極端困境。當然,最脆弱的國家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世界未能團結起來,確定全球疫苗接種計劃,並使生產或能夠生產疫苗的國家與世界衛生組織和國際金融機構一道努力,與制藥業協調,將產量增加一倍,並確保生產出的疫苗得到公平分配。單靠一個國家是做不到這一點的;所有人都需要加入。這中間存在的問題是:我們現在擁有的多邊機構,如世衛組織,甚至沒有權力獲得有關疫情的信息。

它沒有權力調查疾病的起源。因此,我的意思是,我們需要通過多邊方式將所有人聚集在一起來解決問題,我們需要擁有治理能力更強的多邊機構,以便能夠預防和解決我們面臨的挑戰。如果你談論氣候,也是一樣的。我們處在深淵的邊緣。事實是,科學界非常清楚地確定了我們的目標,即在本世紀末之前,升溫不應超過1.5攝氏度。我們現在面臨無法做到這一點的風險,因為各國之間沒有合作,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存在很大的不信任。南北之間的分歧難以使所有國家一道做出承諾,減少排放量,以便在未來十年或二十年大幅減排,並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

因此,我們需要加強多邊主義。很明顯,只有合作才能解決問題,但我們現有的機構沒有「牙齒」,有時候即使有「牙齒」,就像安理會,他們也沒什麼胃口去「咬」。現在一切都是相互聯繫的,因此我們需要一個具有更大權威、由機構網絡組成的多邊集團共同努力,以便能夠動員整個國際社會來解決我們面臨的問題。這正是《共同議程》的目標之一,即發現哪些是需要改善治理的全球公域和全球公共物品,並與成員國合作,找到解決問題的機制,使政府變得更加有效,使我們能夠預防未來的大流行病,使我們能夠戰勝氣候變化,使我們能夠解決當今世界的巨大不平等。

讓我們特別關注一下新冠疫情。您一直堅稱,在每個人都安全之前,沒有人是安全的,但在非洲,只有不到2%的人接種了疫苗,在世界許多地方,可用的疫苗沒有被使用。您認為必須做些什麼才能讓發達國家或富裕國家接受這樣一個事實並採取行動,即抗擊新冠的鬥爭只能作為一項共同的全球事業才能取得成功?

古特雷斯:正如我所說的,我們需要全球疫苗接種計劃,我們需要能夠將所有生產或能夠生產疫苗的方面聚集在一起,將產量增加一倍,並且公平分配,這是我們的呼籲。遺憾的是,我們的呼籲尚未得到響應。結果就是你所說的。我的祖國(葡萄牙)已經非常成功,現在已有80%的人口完全接種了疫苗。而在非洲,正如你提到的,有些國家接種率不到2%。

問題是新冠病毒在全球範圍內仍像野火一樣蔓延,而且還在變異。它正在發生變化,並且存在這樣的風險:在某個時刻,這些突變中的病毒會能夠抵抗現在疫苗。到那一天,南方和北方沒有人是安全的,甚至在每個人都接種了疫苗的國家,也沒有人是安全的。因此,不難理解,現在的優先事項必須是為世界各地的每一個人接種疫苗。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呼籲採取一切措施,以保證世界人口的70%在明年年中接種疫苗。70%的人口以公平的方式獲得並接種疫苗,而不是一個地方達到1%,另一個地方達到20%。

現在讓我們來關注阿富汗。那裡的情況非常令人擔憂,尤其是婦女。塔利班新政權中甚至連一名女性都沒有,而且大多數少數族裔都被排除在外。您認為聯合國及其合作夥伴應該採取什麼廣泛的戰略來最好地幫助阿富汗人民?

古特雷斯:情況不可預測。我們都希望阿富汗擁有一個包容的政權;我們都希望阿富汗尊重人權,尤其是婦女和女孩的人權;我們都希望阿富汗永遠不再成為恐怖分子的匯聚中心,成為其避風港;我們都希望阿富汗打擊販毒……但現在很難預測會發生什麼,還不清楚會發生什麼。但我認為,聯合國有責任,我們有責任參與,在我們能夠提供的基礎上參與,我們能夠提供的是必要的人道主義援助。目前,參與的目的是,向塔利班解釋擁有一個包容所有不同族裔的政府是多麼重要。當然還有婦女,讓婦女和女孩的權利得到尊重,婦女必須能夠工作,女孩必須能夠接受各級教育。

同時塔利班應以有效的方式與國際社會合作打擊恐怖主義。因此,我們需要與塔利班保持接觸,這正是聯合國目前所開展的行動。如你所知,我們已派遣緊急救濟協調員兼人道主義事務協調廳負責人馬丁·格里菲斯前往喀布爾,與塔利班領導人討論我們如何能夠提供人道主義援助,或者如何能夠在安全的環境中提供援助,或者如何能夠以不存在任何歧視的公平方式提供援助,同時與他們就我提到的人權和其他重要合作形式的其他方面進行接觸。所以,我們需要參與進去。我們不知道事情會如何發展,但如果我們不參與,他們很可能會向錯誤的方向發展。

然後我們需要動員國際社會提供人道援助。阿富汗人民正在遭受深重的苦難,必須向其提供食物、藥品和其他基本形式的支持,以避免該國出現災難性局勢。我們擔心的另一個問題是,由於存在各種不同的措施和制裁,阿富汗存在著經濟被完全扼殺的風險。因此,我認為國際社會必須想方設法向阿富汗經濟注入一些現金,以避免其崩潰,否則這將對阿富汗人的生活造成毀滅性後果,並引發大規模流離失所,這當然會成為整個地區的一個不穩定因素。

現在讓我們轉向性別平等問題。在世界上許多國家,婦女在許多方面仍然被拋在後面。在聯合國,您為推動性別平等問題做了很多工作;但許多批評者指責聯合國應該更有力地推動這一議程。您希望看到實施哪些行動來確保到2030年實現性別平等?

古特雷斯:婦女在聯合國不同機構中的代表性,以及在國家和國際一級的代表性,都存在許多層面,包括支持女企業家和賦予婦女經濟權能打擊基於性別的暴力問題;你知道,這在衝突地區仍然是一個可怕的情況。但在家庭層面,許多情況下,許多國家現在仍存在的歧視性立法有待廢除——在這些國家,法律沒有確定男女完全平等。所有這些事情對我們來說都是優先事項,但是有一個中心問題,這事關權力的問題:當今世界的權力本質上仍然集中在男性身上,可謂一種由男性主導的文化。而權利通常不被給予,而是遭到剝奪。因此,我們需要婦女充分爭取自己的權利,我們需要男性明白,只有充分實現性別平等,世界才會改善,需要解決的問題才會得到解決。

(新聞來源:聯合國新聞)

【巴西華人資訊網】

image_print列印文章

發表迴響